100 月家人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00 月家人

詹台云泽轻轻的推开朱红的木门,凌月逍已经在这里面呆了数日了,竟还没有出来,詹台云泽好奇的紧,也更是对这月府中的禁地好奇的紧,这月逍明明是云雾宗的人,可又怎么成了月府的主子,更令人感到奇怪的便是那个凌梅老祖说的那个合欢宫。 只听这名字,詹台兔子便会想起那日和月逍的翻云覆雨来,粉颊通红,但好在是灵魂体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想到这儿詹台云泽不由得撇撇嘴,那凌梅老祖可是每日教导自己要三从四德,自己可是堂堂男子汉。 不过对于强大的修仙者,无论男女在修仙者的心里均是可以娶多位妻子和夫侍的。 想到最近凌梅老祖训练那只色狐狸的趣事,詹台云泽的唇角带出一抹连自己都不知道笑意,也只是一瞬,詹台云泽感觉心中堵得有些厉害。 像是月逍这等女子早晚会一飞冲天,仰慕的人更是众多,别的不说,就是现在凌梅老祖竟妄想给凌月逍培养一只狐狸的夫侍,詹台云泽想想便觉得恶寒。 身子靠近那扇朱红色的木门,詹台兔子本想推开,没想到自己竟一个趔趄穿门而过,不禁苦笑,这久了,竟还差点忘记自己早已没了身体。 绿水潺潺,越发衬得这房间内幽静,詹台兔子揉揉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仰头便是金色大字落在朱红色的灵檀木上,刻着归心殿三个大字。 一株大树嵌在在这墙壁里,绿色的枝蔓占据了半个屋顶,而那匆匆绿水正是在大殿偏侧的假山处流淌了下来,顺着地下的浅浅水池最终汇聚在参天大树之下。 大树下有一块圆形的地竟是有极品晶石砌成,暗色的沉香桌,同色的梨花椅。桌上摆放着一些玉简和帖子,还有凡人用的墨笔。 她这是为了那个人才这般摆设的吗?詹台云泽一时之间有些吃味。身子飘过书桌,却见屏风后还摆着一张贵妃榻,凌月逍正一手支头,一手拿着一本书籍,许是累了,眼睛却是合着的。 詹台云泽想上前去碰碰她柔软的面颊,却看到她睫毛轻颤,急忙躲了起来。心中有些暗自庆幸自己是灵魂体,虽不知道为何凌月逍能看到自己。但是好在自己躲藏起来比较方便,还很难发现自己的隐匿。 那双寒如玉的眸子扫过,詹台云泽隐藏在墙壁之内的身子忍不住一颤。却是胆战心惊的恐惧,这样的凌月逍是她不曾见过的,就连唇角带着的淡笑都有些嗜血。 “出来!” 凌月逍寒冷的声线落下,詹台云泽的身子动了动,他知晓凌月逍是能看到自己的。但是又抱了一丝希望,毕竟自己躲在这墙壁当中,心中有些后怕撞见了如此的她,她会杀了自己吗,她不是和母亲说好了好还自己一个真正的身体。 詹台云泽甚至想到了凌梅老祖,她对自己很亲和。会帮助自己吗。可是他突然又有些惨笑,凌梅老祖做的什么事情无一不是对凌月逍有利的,詹台云泽暗暗的闭了闭眼。这一次无论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将来的詹台云泽都必须刻苦修炼,只有强者才配站到她的身侧。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敢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跟前,而不会像现在一般像是一个偷偷摸摸的贼。 詹台云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去,眼看便要从墙壁上出来了。却听一个嬉笑清冷的声音传来,“你竟躲在了这里。难道不怕我对你的小情郎不利吗?” 粉色的衣衫,粉色的眸子,粉色的不羁,詹台云泽一刹那间似乎知道这人是谁了,他有些佩服对方的肆无忌惮。 凌月逍扶额,“你是如何进来的。”这月府本属于鸿蒙珠内的一块境地,虽然外现于人,却也不是普通可以随意出入的,凌月逍手中有两枚牌子,准备交给月沧和将来的月家继承人,待到离去之时,在将这月府之地从鸿蒙珠内搬出即可。 桃灼眨了眨眼,“你我心有灵犀,这等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难道是……!”凌月逍冷笑,“你就不怕我一个念头将你灰飞烟灭。” 桃灼淡笑,“我虽瞒了你,你若现在想将我灰飞烟灭也不晚,况且爱上你这等花心女人,我这颗心早已千疮百孔,死了倒是解脱了。” 凌月逍凝眉,“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与常人一般的,你暂且忍耐,等我寻得了方法便解了你体内的情种。” “情种?”桃灼不由得冷笑,“那是什么东西?看来大家都是互有隐瞒啊。我竟不知道凌宫主给我种了什么情种,才让我这等死心塌地。”心中却又默念,难道对她如此都是情种之过? 那日凌梅老祖早有言,那情种哪里真的能种出情谊来,如果真如此恐怕世间也不会又那么多的痴缠之事。 见桃灼误会,凌月逍不语,过了半晌却又模棱两可的道,“此乃我合欢宫的独门功法,一旦交合过的男子和别人恩爱,那男子便会和交合之女子,百蚁噬骨,化为一滩脓水。”又见桃灼失色,不由笑道,“怎样,怕了?” “竟,竟有这等……”邪恶的功法,桃灼虽然对合欢宫不陌生,却没想到那个传说竟是真的,身子一僵,便飞身出去。 这等秘密凌月逍竟不告诉任何人,她也是有私心的吧,想来一宫之主怎么会容忍自己的男人和自己以外的女人合欢,桃灼苦笑之余,暗自庆幸自己素来洁身自好,就算曾贪恋红尘,却也没有真如何过,她定是在嘲笑自己自不量力吧,桃灼感觉整颗心都闷闷的,有什么东西想要挣扎着从里面蹦出来。 见桃灼不见了踪影,凌月逍也没了心思,缓步向殿外迈去。 躲在墙壁内的詹台兔子吓了一大跳,他竟竟……听到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凌宫主和情种,为什么桃灼会叫她凌宫主,她究竟是谁。 这这……詹台兔子虽是灵魂体却也感到四肢发颤。幸亏他只是爱慕着她而已。 詹台兔子心魂未定,凌月逍刚刚迈出殿门的步子一滞,眼睛锐利的扫过詹台兔子所在的地上,却是没有过多的纠缠,转身不见了。 詹台兔子心中冷飕飕的,四肢并用的从那墙壁当中爬了出来,她,她……竟是那样邪恶的一个人,自己,自己以后还要喜欢她吗? 这一日。詹台兔子将自己关在云泽楼,再是没有踏出过一步。 凌月逍苦笑,反正迟早是要面对的。况且她从未说过自己就是好人,想跟随便跟随吧。 凌月逍坐在沁雪园内,苍雪衣纤指抚琴,空旷而清幽竟是让凌月逍将这几日的烦恼都忘掉了,但她又有一种预感。她生命中最强大的敌人很快就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容不得她半日的懈怠,否则丢的可就是命,甚至还会连累大批的人。 即是如此,便不能是她琉璃界抢占赤羽大陆的地盘,而是要他们臣服在赤羽大陆。 赤羽大陆虽不若从前。而琉璃界因缘际会却又偏偏能人辈出,修仙物资更是丰沛,就由不得凌月逍不计较一番了。 月沧带了四个人恭敬的站在沁雪园外求见。凌月逍挥挥手,青梅便主动上前引了他们上前。雪衣起身想要回避,却被凌月逍捉住了手腕,“不许走。” 看着她孩子气,雪衣又只好坐在了她身侧。轻轻的给她斟了一杯茶。 这鸿蒙珠内的天气本就是随着凌月逍的心情变幻的,这沁雪园正好有一株大梨树。凌月逍和苍雪衣的白玉桌便摆在这梨树下。 月沧带着那四人入内时,入眼的便是梨花点点,白衣的公子温润如玉,病弱的容颜竟是不比那西子捧心差,一言一颦之间全是风情,只是那眉眼含笑,静静的望着身侧着红衣的女子,全然只有她一人。 那四人心中一怔,月沧未曾对他们提起过月府的主子,本以为是那白衣男子,如今看来却是这红衣女子了,在看那女子的容颜,竟是全都震在了当场,那是何等的神仙容颜,风华绝代,意气风发,额间的火焰似乎一簇便能燃烧起来,灼的人睁不开双目。 绝颜啊! 就连月沧也有些呆愣,从来知道自家的主子很美,却没想到竟到了这等人神共嫉的地步,不由得哑然失笑,好在他定力还好些,清了清嗓子,“还不快拜见家主。” 那年老的首先回神,扯了扯身侧的两个年轻的少年,那靠边的稍大些的女子也渐渐回悟过来,“老奴月辰”、“月风”、“月霁”、“月花”、“参见家主!” 心中的感慨和激荡之情溢于面上,他们是月家为数不多的旁支,平日里便见不得人更何况是月家的嫡系,如今又有月逍花容月貌、气势非凡已将他们心中的疑虑打消了大半。那月伯对月家算是有些了解,心中暗自猜测这位不知道是程越老祖还是陆湛老祖的后人,竟生出了这等奇女子。只是这两位月家人全都改了姓氏,驰骋修仙界,要的是逍遥自在,哪里还记得祖宗依循,当年他便看出这两个小子是不不拘小节,不受束缚的性子,但还算他们有良心给月家嫡系留了个后人。但是至于月逍归于谁下,月伯却是不敢明着问月逍的。 “都是一家人,月伯和弟弟、妹妹们不用拘谨。”月逍淡笑,这一笑竟是万物失色,“这家主是叫给外人听的,月伯若是不嫌弃可以直接称呼我月逍,弟弟妹妹们便唤姐姐的好。” “这如何使得。”月伯躬身,心中却是感慨万千,月逍,当真是好名字。

上一篇   099 通缉令

下一篇   101 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