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闹事

拍卖会每月都有举行,这次的拍卖会不过是有个龙骨的噱头罢了,三大家族自是不会花重金在这等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上。 “闪开!让我进去!”玉姬怒气冲冲的盯着首席包间紧闭的门,竟然有人处处抢自己的风头,就连祥云拍卖行的也跟着自己作对,莫非真觉得自己找到了个大靠山,他们那大当家的可是很喜欢自家主子的。 王祥冷着脸瞪着玉姬,“玉姬姑娘不要太过分,这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才能呆的地方。”言外之意自是不必提,气的玉姬心中直冒火。 本来要散场的拍卖会因为这一吵闹,竟都停了下来,都想亲眼看看究竟是谁竟能坐在首席包间内,还让拍卖会的大管家如此的维护。 “少爷!”颜新顺着颜子轩的目光瞅了一眼那首席包间,以为自家公子是因为别人抢了风头而不高兴,不由得撇撇嘴,“要不我也去助助兴!”满脸的跃跃欲试。 颜子轩俊眉冷凝,“颜新不得无礼,闲事莫管!”心中却是极度的波澜,她究竟是谁,竟有如此大的能耐,在想想乾坤袋里被凌月逍支援而来的那根龙骨,唇角带出一抹苦笑,现下还是早早回去,省的给她添麻烦的好,毕竟杀人夺宝这样的事情在拍卖会后屡见不鲜。 颜新蔫蔫的跟着颜子轩乘着飞行器向蓬莱岛的方向飞去,不管怎么样反正龙骨是落在了自家主子的手里,真不知道那人为什么帮主子,莫非主子认识那人,想到这儿颜新后知后觉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颜子轩瞪了他一眼,“有时候出风头不一定是好事。” 颜新咽了咽吐沫,不敢在多插言。 拍卖行内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也跟着起哄。“快出来啊,莫非不让看?” 包厢里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被人如此忽视玉姬恼羞成怒,伸手将挡着自己的王祥推了开,“滚开!” 玉姬身后的小丫鬟也用力的推了王祥一把,王祥本就年迈顿时被推了一个跟头,众人见状对玉姬越发的不屑,却也没有消了看大拍卖行热闹的意思。 玉姬冲着空中一喊,“暗一给我把这门打开!” 暗一领命,他是主子派来保护二小姐的。欺负二小姐便是打自己主子的脸,还没有人敢这么大张旗鼓的打他家主子的脸,挺拔冷峻的身姿顿时在空中一现。手中发出一道雷击,竟是直接将那扇门击毁了。 “竟是雷霆之力!”人群顿时涌出一阵议论声。 “这可是千百年难出的天才啊,竟然去给人家当暗卫了。” “是呀,这隐匿的本事也不小。”有人附和道,但是心里却是隐隐的有些担忧。赤羽大陆什么时候竟接二连三的出现在这等大能。 “这件事还是快些禀告家族的好。”又有人小声嘀咕道,看着玉姬等人的眼里多了几份锐利。 …… 众人议论纷纷,不知道是谁又道,“那包间的人不会被劈死了吧。” 玉姬推开暗一,手指凝力,那扇门后的屏风便被直接掀翻了。哪里还有人。 “哼,胆小鬼,等王蔷回来。我定是要找他好好的查查。”玉姬冷哼一声,忽又想到什么,道,“龙骨到底给了谁?”“回,回二小姐。应该是凤字号包厢的人拿走了。”那跟着玉姬的小丫鬟结结巴巴的道。 玉姬冷睨了她一眼,“废物!”那龙骨可是等着回去救命的物。 王祥已经被人扶了起来。看着渐渐远去的三人不由得喟叹,“冤孽啊,大当家的聪明一世,怎么会……真是糊涂啊!”又转向那看热闹的人,语气之间满是严肃,“各位请安静,我王祥在这拍卖行呆了数十年,本是为自家主子守着这点家业,但是无奈家门不幸,我家大当家的竟将拍卖行的一半产权送给了琉璃界的人。但是碍于主子被那琉璃界的狐狸精迷得颠三倒四,也不晓得那外界的人究竟有何目的,我王祥今日就算是背主也提醒大家多多注意,谨慎那外鬼。我王祥也自会辞去拍卖行大管事的位置,用这条命给我家主子谢罪。” 王祥忠义,却又摸不透那琉璃界的人来这赤羽大陆做什么,只好出此下策提醒众人。自古便是忠义两难全,王祥的心中也有了自戕之心。 王祥的人品在云城十分的具有说服力,话音落地自是引起众人一番议论和劝慰,接着便如鱼般的穿梭而去,整个拍卖行除了几个小伙计顿时空空如也,但今日王祥的话无疑给各位修仙者心中埋下了一颗炸弹。 王祥很忠诚,但是他更忠诚于整个拍卖行,如今拍卖行莫名其妙的便没了一半的产权,那可是老爷留下的遗产啊,只可惜少爷整日只知道游玩,竟是没将这处祖业放在心上。 凌月逍和青梅凌空站着睨视这脚下的一切,身旁还多了一个人,便是刚刚的素因姑娘。 “主子,您说那些人真的是有阴谋的吗?”青梅突然开口问到,看样子他们在那个琉璃界十分有地位啊,如何又要跑到人生地不熟的赤羽大陆来? 凌月逍不由得想起云雾宗的那位老祖云天的话来,几个修仙界迟早是会合并为一的,这个时候恐怕是元昭雪已经得了先知,更或者权利在她心中已经越来越重要了。 素因的修为虽然比不上凌月逍和青梅,却也是有几分本事的,她的红烛之地专门培养的便是烟视媚行,暗杀者,她本是有事想找凌月逍,央了这拍卖行的人走了内门,谁知道刚一进去便是一阵天昏地暗,在恍过神来已经站在这空中了,要不是刚才不清醒的时候青梅用一只手架着自己,自己就算是有修为也早就跌下去了。 “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凌月逍忽然转向素因,声音冰冷,素因一愣,自己都跟在她后面许久了。这位大能才想起自己,虽然被藐视,但是素因的心情确实十分的激动的。不知道为何从她第一眼看到凌月逍起便被她的周身的气势所折服,产生了膜拜之心,眼下凌月逍只跟她说了一句话,周身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她已经是心潮起伏了。 素因本是孤儿,有点仙根,也因此被花纤楼的鸨母看重,只是因不堪那妈妈逼迫。她才设计杀害了她,更是李代桃僵的偷偷将花纤楼转到了自己名下,又因着和拍卖行的大当家的有几分交情。加之能言善辩,便主持了几次拍卖会,也小有名气,近日才敢以真面目示人。 花纤楼凭她一个孤女支撑着实的不易,又舍不得那些姐妹们。素因想给花纤楼找个仁义的主子,在不被人欺凌,素因原本看上的是拍卖行的大当家的王蔷,那王蔷长得甚是妖艳,修为也极高,偏偏是个不着调的。 这次更是因为什么虚空符去了琉璃界。便留在了琉璃界,就连那拍卖行也给了对方一半,不仅王大管事气愤。就连素因也觉得自己有眼无珠,只是她天生神识强大,从凌月逍和那玉姬一入场便注意到了从未有人的龙字包厢竟也有了人,便十分的留意。 “那枚簪子是我做的!”素因不知如何开头,又怕唐突。自己神游之间竟蹦出这么一句话。 凌月逍挑挑眉,她早就有所怀疑。那不值钱的簪子是这个女人自作主张的放上来的,只是因为那设计精巧才注意了一下,只是没想到这也被对方知道了,不由得挑挑眉,这个素因虽是这么说,但是凌月逍却不认为她会谈这支簪子的事情。 见凌月逍和青梅都古怪的看着自己,素因折身匍匐在凌月逍的脚下,“求主子收留素因和花纤楼。” 花纤楼,凌月逍虽然没有去过,但是那在云城可是极其有名的,不仅姑娘出名,就连那男倌们也极其的貌美,更有暗杀者之称,花纤楼所依仗的都是姑娘和小子们的恩客,却也没人敢打花纤楼的主意。 不过恩客的恩情素来淡薄,这也难为素因想找个大背景。 凌月逍神色淡然若有所思,红色的长袍下,右手扣着左手,轻轻的点了几下,唇角带着一抹笑意,但是那笑意令素因头皮有些发麻,心里直打咕咚。不过却是更加的信服凌月逍了。 凌月逍对于花纤楼却是有别的想法,那可是最好的收集消息之地,如果花纤楼真要归顺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青梅虽早知主子有要找到那簪子的主人之说,但是眼下却突然换了一副情景,又见凌月逍有所思虑,便安静的站在一旁。 “如此,你便帮我做一件事,事成了,我便收你花纤楼。”凌月逍淡笑着看着素因。 明明是好事,却反倒成了自己求着别人,闻言,素因嘴角抽了抽,身子却是不由得绷直了,“请主子吩咐。” 改口倒是快,青楼呆久的人惯是会看人眼色,凌月逍既没应声也没反驳,“你先做好了这件事再说。今日那三人,你可看见了?” “莫非主子想要素因杀了那三人?”素因大惊,那三人明显的便是修为极高,花纤楼虽有这等生意,却大都是修为不高,靠着魅惑别人才得以成功的,如此还得在布个局。可是要引那三人入瓮却是不容易的。 凌月逍摇了摇头,“非也,本宫是想要你们废除他们的修为便可,我可不喜欢那群人在出现在修仙者的行列。” 素因头大,在修仙界废除别人的修为,还得毁人家的丹田,这比杀了对方更加的后患无穷,更明显的是对方背景深厚,自己便只能死死的依靠着她,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位主子是不给自己后路啊,想到这儿素因不得不佩服凌月逍的思虑,“敢问主子名号!” “若是你完成了这件事,自会告诉你。”凌月逍临走意味深长的看了素因一眼,却是看的素因一个哆嗦。 素因拍了自己的脸颊一巴掌,“呸,这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早该查清楚的。”揉了揉额头,也怪了,自己素来谨慎,但是一见那人却是生生对方的气势所折服,就连脑子似乎也不怎么好用了。罢了,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素因念念叨叨的走了,王祥瘫坐在拍卖行里,看着人来往的人,有那么几分的不舍。 终是闭上了老眼,“也罢,我在帮公子守一段时日,等公子归来时,便是我王祥谢命之时。”哎,在自己临死之前,不给这拍卖行找一个保障,恐怕自己就是死也死不瞑目啊。 却说颜子轩一行,这一路行的极快,却还是在蓬莱岛不远处被玉姬三人给拦了下来。 “公子,这么急是干什么”玉姬带着暗一和那小丫鬟落地,抬起娇媚的脸笑嘻嘻的道,在抬头看见对方一张温润的俊脸,竟是不比自家的男主子差,不由得一愣,心也跟着莫名的加速了起来。

上一篇   097 走狗

下一篇   099 通缉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