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归元

元昭雪走后,凌月逍本着能将来被元昭雪少洗劫一点是一点的原则,将传承殿搬了个底朝天,但是害怕被凌秋思责骂,就没敢动自家的老祖们的坟墓。 凌月逍缓缓的运行着凌梅老祖的传承的心法,这也是她第一次修炼合欢宫的内功心法,以往因为一心想着为司徒流云守身如玉,一直对合欢宫的双修之法甚为不齿。但眼下她竟对自家的独传心法有几分的自豪。 如果没有猜错元昭雪走的时候体内的合欢宫心经就已经开始运转了,恐怕元昭雪未来的日子里是离不开男人了,凌月逍邪恶的想着,许是因为修为不够,凌月逍缓缓的将体内运行了一周期,发现凌梅老祖传给自己的功法根本无法运用。 难道合欢宫的功法只能通过一个桐城派的外人遗传吗? 凌月逍又试了一遍,还是不行。根本无法吸收灵气,可惜凌梅老祖留给自己的都是一些皇级功法,若要修炼了得益不少。只是不知那凌梅老祖和那凌雪老祖之间的功法到底有什么不同,居然连功法的名字也不同,还好自己对合欢宫顶层的一些修炼功法倒是不陌生。 莫名的心里又有几分的担忧娘亲凌秋思,凌月逍苦恼的站起身,一连好几天了,都心神不定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慌忙之中竟把储物袋掉在了地上,凌月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神念一动将储物袋中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 好家伙,整整占了几平的地方,好在凌月逍的卧室够大。 望着将自己淹没在其中的一片乱七八糟的修炼用品,凌月逍自己都长吸了一口气。里面除了母亲给她准备的一些法宝便是她自己从传承殿得来的。 不管了先分分类,凌月逍想着,抖了抖手里的储物袋,看来是级别太低了。若是有个乾坤袋或者能将乾坤镯在升一级,便可以自动分类了。 凌月逍捡起自己脚边的那株小桃花树,“奇怪,刚刚明明没有在这儿的。”随手便放在了窗台上,“倒是个应景的。” 除了这株桃花树,还有一把混沌剑,目前凌月逍还看不出它的真正材料,但是心里对它有好感,便将它放在了乾坤镯之中。剩下便是一堆黑白棋,听说这些棋子都是灵力充沛的灵石,她才弄来的。在接着就是一堆丹药还有就是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一群傀儡石像,最后便是那张令凌月逍看着舒服的黑玉宝座,黑玉可是最有名的安定神魂的作用,只要睡在上面便可以锻炼人的神魂,凌月逍喜欢它,还是黑玉宝座有一个隐秘的功能便是可以凝结魂魄碎片,只要配合着合欢宫的独门心法将神魂固定在黑玉宝座上,时间久了,便有可以将残魂收集起来。 因为还未研究透那几具傀儡怎么用,加之这几具傀儡似乎有了灵智,对凌月逍分外的抵抗,凌月逍不客气的将它们也丢进了乾坤镯,跟老祖们的神像做伴去了。 至于黑白棋,凌月逍想留给凌秋思和两大长老。收拾完毕,凌月逍发现地上还有一块玉简,便将神识探了进去,谁知道刚将神识进入便有一股力将自己的神识反弹了回来,凌月逍吓了一跳,偏偏又不服输的再次将神魂探了进去。 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凌月逍整个神识几乎被人击垮的时候,那玉简竟又将她的神识引了进去,“万物始于混沌,后有盘古开天辟地,上华为天,下浊为地混,然万物皆诞于混沌,终归于混沌,始即是终,终即是始,正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浑然归一,肇始之初,此乃生死盛衰之道。吾之终,悟此道,将余生之法汇集于此,名曰大道归元法。”声音飘渺而浩瀚,凌月逍只觉心境顿时开阔,有所领悟。 原来大道归元法,乃是一个大寿将至之修仙者所领悟,终因其生命将逝,加之此功法要求人归于初,重塑身心,终无暇练习,逝去。乃因此法不出名,而其玉简又有神识攻击大阵,闯入者甚少。 凌月逍便是幸运者之一,完全具备了大道归元法的条件。碎丹,对修士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代表着生命将逝去,容颜衰老,但好在凌月逍年龄刚满十六,比起刚刚元昭雪还要小上三岁,容颜倒没有苍老之相。如若不能再次在年轻的时结丹,凌月逍便面临着容颜的衰竭。 大道归元之法,虽好,但是凌月逍却也有自己的顾忌。一来此法不全,还待修仙者自己探索,再者无人练习过。最令凌月逍担忧的是此法还有一大特点,或者也该叫九九归一法。每修炼至巅峰修为便会跌到低谷,反复修炼九次才得成。而这其中最大的优点便是经脉灵气不会倒退,灵脉将是别人的九倍多,练气一层的便相当于别人的练气九层。但是修炼起来却是困难重重,因为大道归元法,还涉及炼器、制傀、丹药……种种。 凌月逍将此中心法命名曰归元心法,功法为九九归一。 凌月逍按照归元心法缓缓运行,体内逐渐形成了一个循环系统,凌月逍一喜,但是没多久面色便沉寂了下来,自己仅剩的凝神期修为也不知道哪儿去了,竟成了一个凡人。 心法骤然停了下来,凌月逍身上出了一层冷汗,本以为找了一个突破口,没想到竟变成这般境地,全身的灵气也在渐渐流逝。 骤然从一个修仙者变成一个凡人,凌月逍经历的打击很大,身心俱疲,起身也颇为吃力。心中却担忧此事若是让合欢宫其他有心知道,将大大不利于整个合欢宫的稳定和在祁蒙大陆的立足。 走一步说一步吧,其实凌月逍不知道的是,归元心法虽然将她的灵气殆尽,但是却无意的启动了她的另一个心法,亦是合欢宫真正的掌门才得修炼的焚印心经。两种经法相互抵制之间,恰逢凌月逍再次试着将外界灵气纳入体内,但是却因为两种功法等级颇高,已经达到了皇级,根本不允许祁蒙大陆的灵气来进入凌月逍的体内,竟思想统一的将它们认为的杂乱之气排了出去。 如果这个时候凌月逍修为稍高点就会惊奇的发现此两种心法竟然在相互抵制之中,合为一体。一半如水,一半如火。 窗外的艳阳照射进来,凌月逍经历了大起大落,望着眼前雨后的景色竟十分的舒畅,凡人般的躯体上竟迸发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令在翠苑不远处忙碌的侍从们都感到颇为震惊,此前合欢宫的小公主是飞扬跋扈的令人难以忘记,现在确是如一股幽兰,凭空而立,明明十分的安静,却令人不敢忽视。 “没想到小主子这么美,就跟天仙似的。”一个小丫鬟悄声嘀咕道。 另一个瞪了她一眼,“你不要命了,竟敢妄议主子。小心小主子剥了你的皮。”狡猾的目光朝着凌月逍的地方望了一眼,见她似乎没有生气,又悄悄的补充道,“小主子本来就是祁蒙第一大美人儿,只是可恶的是听说这两日新出了美人榜,竟让桐城派的一个外门小弟子给占了。” “哦?那小弟子叫什么名字。一个外门弟子能上美人榜,看来应该有几分本领的。”又有一人插嘴道。 还是原先那狡猾的小丫鬟撇撇嘴,又低声道,“呸,那个女人最近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功法,听说凭着练气层的修为竟然杀死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最要命的是仗着有几分姿色竟然勾搭上了咱们祁蒙的神仙哥哥司徒流云。” 司徒流云长得的确很美,风轻云淡之间,却翩翩若仙,绝美而清冷的俊脸更是令祁蒙万千少女迷恋。所那小丫鬟话一出,元昭雪便招了一顿诋毁。 这方几个小丫鬟议论的十分火热,那方却冷不丁的被人呵斥道,“都站在这儿做什么呢?等下拨了你们这个几个小冤家的舌头。”转而又对那狡猾的小丫头道,“紫宁,还不快带着她们速速离开此地!”说着余光瞥了一眼凌月逍的方向。 “多谢凌秋姑姑提醒。”那叫紫宁的小丫鬟吐吐舌头带着其他的小丫头们,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凌秋这才舒了一口气,眼睛望凌月逍的方向望了望见似乎没有惊动小主子,心中才十分的踏实了下来,也真是奇怪了,近日小主子自从上次桐城派回来之后便十分的安静,就连自己经常去的桐城派也没有去。 这方想着便向凌月逍的方向缓缓移了过去,她是带着任务来的。 凌月逍自是不知道凌秋的想法,但是这次着实冤枉了她,她现在一个凡人根本无法挺清楚那群小丫鬟议论什么,但是依着她此刻的心境,就算真听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还是敏锐的感觉到有人靠近,便向凌秋的方向望去,竟是母亲的四大丫鬟之一,莫非母亲有什么事情,凌月逍脑海中飞快的旋转着,眼下自己是个凡人,鸿蒙珠也无法掩饰自己的修为了,当真是令人费脑筋的一件事。

上一篇   007 阴谋

下一篇   009 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