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麻烦

闻言,姬无尘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可置信,一双眼盯着凌月逍,俊眉微皱,令人看不出想什么,半晌才道,“这……” 凌月逍冷哼一声,“莫不是让我将你的情况和盘托出?”凌月逍自诩自己不喜欢做逼迫别人的事情,但是这事有蹊跷,自己也不能白白让那个赵小白花捡个便宜,更何况还有赵金玲,总是对凌月逍的触动很大。 已经不能再牵扯到一个母亲了! 像赵小芙的娘亲,明明知道对方是有妇之夫,竟然还勾引,这种人对于深受合欢宫思想影响的凌月逍来说,简直是该死。 合欢宫的女子大多有一股傲气,不会随便的跟有妇之夫发生纠缠,当然没成婚就例外了,不过也是凭着自己的正当手段,耍阴谋谁不会,但是为了爱情耍阴谋,就有点玷污情这个词了。 姬无尘菱唇微微张合,他心中对凌月逍是有几分情谊的,只是……又听凌月逍这般说,难道她真的看破了自己的秘密,可是那又如何,姬无尘的嘴角泛出丝丝苦笑。 凌月逍突然想到凌梅说的关于情盅的事情,目光怪异的上下打量了姬无尘一番,如果这个人真的要是和十一岁的小白花发生点啥,估计是不是也得化为一滩血水了。 被凌月逍看的一恍惚,姬无尘脑中一片空白,刚想辩驳几句,却又听见云雾宗的警钟敲响了。 云海大惊,急忙站起了身子,这等警钟已经是近三百多年未曾响过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的长老和峰主们也急匆匆的赶了出去,云波峰的峰主沉懿临行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凌月逍一眼。 瞬间整个大殿便只剩下了凌月逍和姬无尘两个人。 毫无疑问姬无尘这个请求被搁浅了,等掌门们处理完这等大事,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凌月逍离姬无尘很近。身上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姬无尘周遭,姬无尘破天荒的脸红了,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张粉唇,她是要吻自己吗?心中竟有几分期待,可纯良的灵魂却又告诉他不能这样。谁知道那张粉唇微微碰到自己的时候,传出一句冰冷的话语,“你好自为之!” 等姬无尘在回头所有的暗香已经不在了,那火红的身影宛如凤凰一般的飞走了,他怎么抓都抓不住,为什么会失落呢。 离开了水云殿。凌月逍并没有在意云雾宗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在她眼里云雾宗这么大的宗派,难免会出一些难以解决的事情。又因为心中惦记着白浆果的事情。便急匆匆的去了执事堂,执事堂是专门负责门派任务发放和交接的,如果在历练中有什么收获可以去执事堂换取贡献,而执事堂则会因着宝物的贵重给予贡献,然后再上交宝库乃至藏宝阁。 当然藏宝阁只有异宝才能入阁。 赵青作为执事堂的负责人。十分热情的招待了凌月逍。 “你叫什么名字?”赵青拿着灵笔在册子上记录着,头微微抬起,眼前这个绝色的女人,居然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心中微微错愕,但是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且赵青自诩自己在云雾宗没有不认识的人。这张绝色容颜还当真是没有见过。又见对方竟然取得了白浆果,心中不可谓不震撼,要知道白浆果成熟的时候。云雾宗可是派了不少精英弟子,但是眼下既然人家将白浆果上缴,管她到底是不是云雾宗的人呢,反正自己又没逼着她上交。 不大的功夫,赵青的脑袋里已经千回百转。总之是以云雾宗的利益为重。 凌月逍笑笑,道。“赵师兄不认识我了?”见赵青睁大了眼睛,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才爽朗的道,“我是月逍啊!” “月!月逍?”赵青这下可不淡定,噌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围绕着凌月逍转了好几圈,“这,这才是你真正的容貌?”虽然修仙者不在乎容貌,到了元婴期更是可以根据自身条件重塑容颜,但是凌月逍这张脸,放在那儿都是让人一见难忘的,更何况她还不是元婴修士,那便是天生的。 凌月逍点了点头,手指敲了敲赵青的桌案,“赵师兄,还不快给我记上一功!” 知道凌月逍是云雾宗的弟子,赵青办起事来效率也高了几倍,这次云雾宗争夺白浆果之战,凌月逍虽然只得了一枚白浆果,也算是功不可没。 “我在这儿替所有的筑基期弟子谢谢你了!”赵青笑着将一块记有贡献的玉牌递给凌月逍,语气也比之刚才也诚恳了不少。其实这次白浆果,云海掌门是抱了势在必得之心的,不用想也是为他的小徒弟打算,所以赵青这可谓间接的立了大功。 这是凌月逍最闲的一日,凌月逍准备趁着难得的时光去坊市淘些有用的东西来,可刚走到山下便碰到两个人,赵金玲和赵小芙,两个人似乎是约好了一般。 凌月逍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赵金玲,她不是刚刚来找过自己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见凌月逍过来,赵金玲仰着一张天真靓丽的小脸,欢快的道,“月师叔也是要去坊市吗?我正想着去找月师叔,月师叔便来了!” 凌月逍突然感觉这个赵金玲对自己有几分说不清的依恋,又看看旁边的赵小芙,摸不清状况,便只好点了点头。 这厢赵金玲得了凌月逍的应允,十分的兴奋,那方赵小芙见两人如此眸光闪了闪,眼底滑过一抹血红,却还是凑上了前来,不过语气却是冷冰冰的,“月师叔,为何总是与我作对!?” “与你作对?”凌月逍这才看了一眼赵小芙,她比刚来的时候胖了不少,面色红润,却完全是个没长开的小萝莉,但是现在这般凶神恶煞的样子跟以往那乖巧的样子大相径庭,想到赵小芙那突如其来的天灵体,凌月逍薄唇微抿。“你可知道云雾宗丢了一件宝物!” 赵小芙奇怪的看着凌月逍,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据说是一颗千年的天灵丹,那灵丹已经生出了灵智,很可能会变成神丹。但是却没有了!”凌月逍的语气陡然转变,声音抬高几分,她原本就是诈诈赵小芙。 “这,这……怎么可能!”赵小芙今日之所以来敢找月逍,便是因着自己体质的变化,到时候进了内门,还怕一个月逍。但是听到凌月逍如此说。心中不由得警铃大作,“你怎么会知道内门的事情!” “这你就不必管了,倒是你。要是让长老们知道是你吞了天灵丹……”凌月逍声音变了变,虽然欺骗小朋友很不对,但是这对于凌月逍来说却也是个一举两得的办法,见赵小芙深信不疑,凌月逍也懒得再和赵小芙计较。便绕过了她,向山下行去了,赵金玲见状急忙跟上了凌月逍。 “师叔,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赵金玲抬着一双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眼底是莫名的崇拜之色。 凌月逍揉揉鼻子,“谁知道呢!”她压根就是胡编的。可是为什么心底却有几分不安呢。 坊市不是很大,因为仙人洞的开放,外界的人可以随意的进入。要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听说没有那个詹台家的嫡子竟然被人当成了鼎炉,前两天他们家找到了他的尸体,哎,甭提多可怜了,整个都给吸干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好像是在云雾宗的地盘遇害的,这事八成和云雾宗脱不了干系,没想到这个云雾宗竟然和邪修勾结。” “谁说不是呢,我可是听说现在詹台家已经闹上云雾宗了,三大家族可是破天荒的齐心,这个云雾宗不付出点代价,难!” “三大家族一向是各持己见,这次肯团结一心可是破天荒,莫非这云雾宗有什么宝物?” “我看是!我得到小道消息说,当时詹台少爷可还是抢了三颗白浆果呢,那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难免云雾宗不会嫣红。” …… 灵酒铺子里的人一边喝酒一边瞎嚷嚷道,声音虽小,但是对于修仙的人来说,却也是很清楚了。 凌月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更是万万没想到一个詹台兔子,就会给云雾宗惹来如此麻烦,但是要让她主动向詹台家认错,恐怕也不能解决问题,还可能将自己这条命倒搭进去。要知道她还有好多事情未完成,这条命可是金贵的很,再说了哪个修仙者身上没几条人命的。 赵金玲跟着凌月逍的身侧,感受到她周身气息的冷凝,心中猜测着杀死那詹台少爷的人会不会是月师叔,但是月师叔也是为了自己好,看来自己得赶紧用了那颗白浆果的好,省的夜长梦多。这般想着看向凌月逍的眼神里崇拜之色更甚,还带着隐隐的关心,长这么大,除了娘亲还未曾有人对自己这么好过的,不管月师叔是不是魔修,她都是自己最喜欢的人。 凌月逍却不知道一旁的小尾巴想了这么多,在一旁的路摊上挑挑拣拣的打算挖掘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也许是因为凌月逍的气场太过逼人,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基本上所有的男修都将视线定在凌月逍的身上。 凌月逍仿若丝毫没有感觉到,她本就是极美,因为修炼了合欢宫的焚情心经的缘故,身体对于异性产生了莫名的吸引力。 赵金玲下意识的拽住了凌月逍的袖口,凌月逍不慌不忙的从旁边的书摊上捡起一本破旧的书《薛红英修仙传》,翻看了几页,递给了身侧的赵金玲,“喏,你看看吧!” 赵金玲愣了一下,急忙将那本书接在了手里,不知道月师叔为何要给自己买这等话本,但是既然是月师叔给自己的,那是一定要看的。 不远处的阁楼上,凤庭锁眉静静的盯着凌月逍的身影和那双握着书本的细长而白皙的手,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去给我买一本刚才那个道友买的书!” 隐匿在半空中的黑衣暗卫身子一僵,今个主子这是怎么了,竟然要让自己堂堂的暗卫首领露面去买一本无用的修仙话本。

上一篇   074 再见姬无尘

下一篇   076 重塑灵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