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萌男

凌月逍忖眉,这个千佛手真是够聪明的,竟然想到了从白浆果树的后面突袭,谁能想到云峡谷高阶妖兽横行的地方会有人敢从它后面的峭壁上突袭。 慧智虽然早有对付高阶妖兽的准备,毕竟他们打的算盘是从这儿经过而不是打草惊蛇和这些妖兽魔兽们决一死战。 “慧智老弟,你这驱兽香果然管用,咱们这一路上竟未碰到一个兽兽。”一人笑嘻嘻的道,水晶一样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之色,他是詹台家的嫡系子孙,詹台云泽,也是詹台家这一代最受宠爱的唯一的嫡子,安家安柔的未婚夫,凤家凤卿的嫡亲表弟。 三大家族虽不对付却也是盘根错节,互相制衡。 慧智眉头微拧,显然他不认为这都是驱兽香气的功效,这驱兽香只对一些低等的魔兽管用,若是遇上妖修少不得要大战一场的。 凌月逍跟在他们的身后,有鸿蒙珠隐匿气息,见慧智仍向这方张望,心中也是暗暗捏了一把汗,毕竟自己现在的修为对付五六个筑基期修士是十分没有把握的,又听那詹台云泽的话不由得好笑,要不是姑奶奶在,你们哪有这么顺利,咳咳!应该说要不是有赤焰在。 詹台云泽笑嘻嘻的拍了拍慧智的肩膀,一副老大哥的样子,“怎么,有什么好怕的,谁还敢打我詹台家的主意。” 慧智无语,这个詹台云泽实在是被詹台家保护的太好了,十六七岁了,虽是筑基期的修为却是不谙世事,十分的单纯,再配上他那一副天然呆萌的美少年样,果真是令人浮想联翩,只得默念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被这詹台云泽一打岔,慧智刚刚不适的念头也被打断了,只好带着一群人顺着事先打好地道往前行。 凌月逍心有余悸的落后了一截,这个慧智果真是有几分真本领的,心中暗自对那个穿着花里胡哨的美少年多了一份好感,好样的! 凌月逍跟着慧智他们不近不远地钻出了隧道,趁着夜色埋伏在附近的杂草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顶头上的圆月越来越远,到了晚时正午,圆月中的一抹白光,与白浆果树瞬间连在了一起,借着月光凌月逍才发现这株白浆果是从悬崖峭壁上生长出来,然后顺着崖壁长上了崖顶,众人皆知此峰崖顶有一颗白浆果树,却无人探索过它是从哪儿生长起来的,凌月逍不得不佩服慧智的敬业精神。 随着吸收月光的光柱变暗,白浆果树上的三颗白浆果在一颗一颗的发出耀眼的白光。 也就在刹那的时间,从四面八方飞起了各路人马。 “什么人?”云雾宗的一名元婴修士怒吼一声,很快云雾宗的几个金丹期的弟子便列出了队形,与来人混战在了一起,慧智这一行也分出几个人与另一波人马混战在一起。 几方人马牵扯着,云雾宗的修士修为在是高却也是无可奈何。 凤庭略带嘲讽的看着底下混战的人群,在夜空中长身玉立,手拿着早就准备好的专门盛放珍贵灵果的玉盒,便向着白浆果树飞去,慧智看了一眼身侧的詹台云泽道,“我上去缠住他,你速去摘了白浆果。” 这白浆果算是慧智投诚詹台家的一道筹码,所以他看的甚是重,心中暗忖若若是没有詹台家派来的这群碍事的家伙,自己便可以将隧道直接打到崖壁上的,只是时间仓促,一来怕损害了白浆果根部,二来还有这么一群拖后腿的,令他不得不从云峡谷这方着手。 “找死!”凤庭眉头微拧,虽然在如此人多的地方自己不便释放魔性,却也没有把慧智放在眼里。 强敌交战,慧智也不怯场,仗着手中法宝众多,对战经丰富,更是和比自己略高一层同是金丹修为的凤庭拼了个不相上下,更何况慧智心中还存了个念头,只要拖住眼前的这个人,等詹台云泽拿到白浆果逃回隧道,自己便是大功臣一个。 凌月逍守在隧道口附近,如一只埋伏的豹子,一方静静的等待着猎物上门,一方又盯着不让别人抢走自己的猎物。 詹台云泽虽然年轻稚嫩,但还是十分勇敢的御剑向白浆果树飞去。 眼看就要到手了,横冲直撞从悬崖上也飞下几个人来,凌月逍眼睛微眯,竟敢有人动她的小白兔,轻碰手上的戒指,手操控着从接着里飞窜出来的七条彩天蚕丝,迅速的点了后面两个人的穴位。 这方詹台云泽摘了三枚白浆果,迅速的后退,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两个人,却不知为何这两个人竟凌空跌落了下去,詹台云泽顾不得那么多便御剑向着隧道口飞去。 “小贼哪里逃!”众人一见三枚白浆果都被詹台云泽摘了,便急忙停止了与对方的拼搏向着詹台云泽这方飞来。 凌月逍暗骂一声蠢货,不会留一枚让他们在那拼命啊。 只得施展飘渺步,携起詹台云泽从隧道一溜烟的掠去,飘渺步只得在平地上施展,比不过修士的御剑飞行。然而这些修道之人,虽御剑飞行很快,但在这低矮的洞穴里却是不得不受些牵制。尽管如此,他们脚下的步伐却也是一点不慢。 詹台云泽死死的抱着盛放着白浆果的盒子,心里不明白为何自己突然被人提了起来,但是感觉到来人没有恶意,后又有追兵,竟顺从让凌月逍提着自己,心中还思忖是不是父亲大人派来暗中保护自己的。 这云峡谷的深处洞府多得数不胜数,凌月逍提着詹台云泽一溜烟的窜入了云峡谷中间的一处洞府,许是感受到了凌月逍身上赤焰的威压,那洞府里的黄斑虎虽有怒气,却也只得灰溜溜的溜出了洞府。 后面来的人追出隧道口,只见各式奇珍灵草杂生,心中不由得被这奇异之景吸引,又心中存着侥幸能逮到那偷窃了白浆果的小贼,即便是自己不能用,也能卖不少晶石。 许是感受到外人的入侵,云峡谷的各处发出一阵鸣声,来自高阶妖兽和魔兽的威压向着隧道口处袭来,众人这才恋恋不舍的退出了云峡谷,但心中却深深的记住了这个地方。 却说凌月逍提着詹台云泽进了洞府,先是一把夺了他手中的玉盒子,紧接着是漫不经心的将手里的詹台云泽一丢,心道提着这厮可是费了本宫不少力气,便一屁股坐在白虎毛的垫子上,暗忖这洞主人倒是会享受,这白虎皮的垫子真是舒服。 詹台云泽被凌月逍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抛,险些摔出眼泪儿来,他本就是家里的娇娇儿,更是凭借着家里的丹药才勉强在十六七的年纪冲突了筑基期。这凌月逍的力道不可谓不大,从未受过这般待遇的詹台云泽顿感委屈,想到自己刚刚还庆幸这个人救了自己,以为是父亲派来保护自己的好人,没想到她竟然这般……粗鲁的对待自己,不由的双眼通红,颤巍巍的站起身,伸出纤纤细指颤颤的指着凌月逍,“你,你,怎可,怎可……”

上一篇   067 幽冥之火

下一篇   069 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