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妖妇

那冷美人儿也不恍让,眸色间看不出表情,“大师兄,师父,还是希望你早些回岛的好。” 颜子轩自是冷冷不做声,眼睛却盯着凌月逍的方向。 凌月逍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现在这等情况不是她一个外人能窥测的,更不是她凌月逍关心,她要的是一击即中的逃出这个牢笼。 果然,顺着颜子轩的视线,凤庭看见了一身白衣的凌月逍,裙摆绣着大朵的梨花瓣,怎么看怎么和颜子轩像是穿了一套情侣装,令人不得不琢磨两人的关系。细眼微眯,这女子乍看倒是和凤卿有几分相似,只是那满不在乎的态度和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令凤庭也没有小瞧她。 如此,师父也许会满意,虽然大师兄如今修为尽毁,可若是能从阴影中走出,不在去找凤卿和凤家的麻烦倒也是件好事儿。但细细一感悟,脸上又带了几分凝重,此女子看似不凡,竟也是个凡人? 对上凤庭迟疑的目光,凌月逍唇角绽出一抹笑意,只这一笑竟将天地万物都比了下去,所有的一切都不如她有灵性,在观察她的气度和举止,倒不像是平凡人家的女子,凤庭一时竟有些痴了。 颜子轩冷哼一声,终是打断了凤庭的沉思,对着凌月逍摆摆手道,“月娘,到为夫这边来!”气定神闲的招招手,似乎吃定了凌月逍一般。 凌月逍身子未动,身后却是被顶上一件法器,不回头也知道是颜新,低闷而冷冰冰的声音,“夫人,少爷叫您过去呢!” 凌月逍好笑,当真是个会做戏的,竟拿自己当成了挡箭牌,但是她凌月逍的挡箭牌可不是好当的,唇角勾着微微的笑意,缓缓的一步步走向颜子轩,身子自然而然的坐在他的腿上,这令颜子轩身子不由得一僵,要知道他和凤卿也仅仅是发乎情止于礼,虽然和眼前的这个女人有过几次亲密的接触,但是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他的面上有些发烫。 凌月逍也不顾他害羞,伸出粉舌在他薄唇上舔舐了一遭,淡淡的体香从凌月逍的身上散发出,让颜子轩心神恍惚,身子不由得紧绷了起来,就连那个地方也勃发起来。 凤庭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眼前这个女子过于风尘,着实配不上自己的师兄,可不知道为何看着那丁香粉舌,他的身体竟也莫名的燥热,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师兄,我还有要事,就不多打扰了。”凤庭说的很客气,顿了顿又道,“这次能找到凤溪镇的凶手,多亏了你!我也只能在帮你隐瞒一次了,师父他老人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是啊,蓬莱岛堂堂小丹王就算是修为尽毁,凭借着丹药在重新修炼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凌月逍脸色微变,凤庭的话不得不让她多思,凤溪镇的事情莫不是自己和桃灼那次,神识一动,一把锋利的匕首便出现在了她手里,死死的抵住了颜子轩的后胸,声音也陡然拔高了几分,“颜公子,还不放我出去?!” 凤庭本就是要走,感受到身后的异样才回过身,便听到刚才美人儿的怒吼,眉毛几不可见的挑了挑。 凌月逍看了凤庭一眼,“我知道你们是师兄弟,修为也在我之上,但是今天本……本姑娘要出去,谁也拦不了。” 颜子轩脸色弥漫了几分愁色,“月娘,你真的是不喜欢我吗?”声音透着丝丝失望之色,凌月逍眉梢微拧,这又是唱的哪一出,遂冷声道,“颜公子,虽然月某很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但是月某身上背负着使命,束难从命了!” “公子——”颜新叫了一声,刚想走进,却今年凌月逍手一动,匕首已经移到了颜子轩的细嫩的脖颈处,嫩白的肌肤瞬间出现了一道血痕。 “你们不要以为修为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们的动作快,还是我手里的刀快!”凌月逍冷着脸色,“今日如若我走不出这里,不介意将你这破院子一起毁了。” 剧情转变的如此之快,饶是聪明绝顶的凤庭也不由得多看了凌月逍一眼,心中更是疑惑,这个凡女竟然有修为,口气又是极大,看样子倒是有点本事。但是心底到底是对她存了几分的轻视,敢在蓬莱岛的弟子面前如此,看来是不知道蓬莱岛的厉害。 倒是颜子轩笑的无谓,似乎很享受这般待遇,语气也变了,“月姑娘,贱命不值钱,倒是三江那老道知道你杀了本公子,可是要找你拼命的!” 月姑娘,再次听到这个称呼,凤庭很快的补脑,莫非她是千年前消亡的月家人,当年月家在赤羽大陆那可是神话般的存在,想到此也对凌月逍多了几分兴趣,大师兄看上的人素来都不凡,可是这般留住一个女子倒不像是他的风格。 凌月逍自是微微了解了一下颜子轩的背景,心中自是有杆称,但是看着对方这么僵持着似乎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有些恼怒,腾出一只手,瞬间一个爆破符丢了出去,极品爆破符瞬间将一片房屋炸的狼藉,只留下院中的四个人在三个方向对立着。 极品爆破符虽然及不上紫光雷十分之一,却也威力非凡。 凤庭果然对凌月逍有些另眼相看,眼中闪着嗜血的斗意。 阵阵狂风打着旋儿在凤庭的身上吹起,翠绿的叶子被这狂风扯的到处飘落,凌月逍看了看手下的镇定若斯的颜子轩,对那三江道长有些好奇,这该是怎样的一位师傅能够教出这样的弟子。 “放开他!”凤庭的话简洁明了,却是掷地有声。令人很能相信眼前的人肯定能有着把死人也折磨上几重的本事。 凌月逍是谁,久居高位,生死场上过,嘴角也闪过一抹嗜血弧度,“黄泉路上,有如此翩翩美男陪伴,倒也不寂寞了。”说着丁香舌还在颜子轩如玉的面颊舔了一下。 “妖妇!”见颜子轩一动不动的任凭凌月逍调戏,凤庭素来大男子主义的面色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崩裂,“今日,我定要替大师兄好好收拾你。”血色的光芒在眼底闪过,如果刚刚因为她姓月,对她有几分兴趣,眼下已经却是不得不杀了,蓬莱岛的颜面,没人可以挑战。 凤庭却不知这一番行径,为他日后追妻之路埋下了隐患。

上一篇   047 囚禁

下一篇   049 道魔合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