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 番外:元昭雪之自白 - 重生女配合欢仙

341 番外:元昭雪之自白

我叫赵元,亦或者叫元昭雪,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越,在穿越的前一日,我还在看一本关于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智斗美貌无双的女主,坐拥天下美男的小书。 我长的并不是很漂亮,顶多算是个清纯,可是心底却是有一个疯狂的愿望,便就是像书中的女子一样,凭着我智慧和头脑赢得天下和美男。 不知道上天是不是怜悯我,我竟然穿越了,我坚信所有的穿越都是不平凡的,我注定是有金手指的,即便没有金手指,凭借着我这么多年来深深沐浴在各种斗法的小说之中,我也相信凭着我的心智,绝对没有问题。 我穿越到了一个叫元昭雪的貌美女子身上,这张脸比我曾经的那张脸还要漂亮许多倍,名字里都有一个元字,我相信我们定是有缘分的,或者是前世有缘的,所以从今以后我便是元昭雪。 元昭雪虽然貌美如花,但是过于柔美了一些,可配上我的性格倒是显得有了几分青竹的味道。 我对着镜子看了好久,这张脸各方面美好的超出了我的想象,只是脑海之中那些残留的记忆,却是让深深的恨上了一个叫凌秋思的女人,是她,破坏了原主的家庭,害的原主家破人亡,亲人离散。 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要为元昭雪讨回一个公道来,尤其是元昭雪记忆之中母亲临终时候的那个绝望的样子,让我心中十分的恨。 恨?其实我也说不明白为何我会恨,起初也许是元昭雪残留的意念在作祟吧。我也自诩是一个学富五车的人,咳咳……虽然我的学问不见得比过这些古人,但是我可是从异世空来的,知道不少异世空的东西,就算是不精通,也模模糊糊的懂一些。 因为元家的倒塌。我便随着大部队开始到处流浪,意外的发现这竟然是一个修真的世界,阴错阳差的我竟进了桐城派,当了外门弟子。 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我仇人的女儿,凌月逍。该怎么样形容那样一个女子呢?她长的很美……就连我素来觉得自己很美的皮囊,也不如她的一根发丝,那种人似乎生来就是高高在上的,甫一交手,我便有些自惭形秽了。不过好在敌明我暗。 那合欢宫一听名字就是邪魔淫荡的教派,这个姓凌的竟然天天还在桐城派这样的正派晃荡,还有那么多桐城派的那么多长辈会喜欢她,就连那些传说中难得一见的贵公子们也都喜欢围绕着她。 我躲在暗处偷偷的看着她,一天,两天……凭什么,凭什么她生来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众人的追捧。 那日,我奉一个师兄之命。却流云峰去送一些东西,竟然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桐城派竟然想跟合欢宫结姻亲,对方还是桐城派的第一神仙公子。 而传说,这个凌月逍还没成亲。就十分的不检点,已经有了个叫半莲的贴身小侍从,从小在她屁股后面跟着,两个人更是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半莲还是凌月逍的母亲专门培养给她的小侍从。 我的眼里有几分的不屑,合欢宫果然是荒淫无道,男人都爱美好的事物。流云公子也不例外,我悄悄观察发现,他每次看到凌月逍的眼神都很复杂,可那个凌月逍偏偏,每次都是一副纯真无辜的眸子盯着司徒流云,好似十分的纯真善良。 我呸,老娘最是讨厌的这样的女人了,明明水性杨花,装什么装! 对于凌月逍我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过,但是我心中却是极其的厌恶她的,可我有时候静下来想,我是嫉妒她的,我想要拥有的一切,她几乎是不费一毫力气的就都拥有了,美貌、权势、美男……而且她的智慧也不低,只可惜那般雷厉风行的一个人,只要对上了司徒流云就有些犯傻。 这是初恋,我懂得,我未穿越之前也曾情窦初开过,只可惜这般纯真的美好,却是让我越发的嫉妒了,因为前世那些经历,我再也无法拥有一个少女般的心态。 我有时候躺在床上看一些经书,想我和她究竟差在了哪儿,我又想为何,她那么的讨厌。其实我本心还是有着现代人的思维的,不想伤害无辜,可是我一遇到她,我就情不自禁的……,我们许是天生就是敌人,怪就怪她太完美了,人,怎么可以完美呢。 经过我暗暗的一段时间观察,我发现司徒流云每日都会坐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呆呆的发愣,我便故意早早的到了那个溪边儿,装作受了欺负对着河水抹泪。 说起来,我也真受了不少的欺负,所有的人都看着我不顺眼……我不明白我明明比他们更努力,他们为何还是总是看我不顺眼。 “谁!” 我正装模作样的哭着,便听身后传来了一个冷酷的声音,这声音与他平日和凌月逍说话的声音很不相同,我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怕,害怕自己这步棋走错了。 我红肿了着眼睛,怯怯而无辜的看向司徒流云,我这副身子原本就长的柔美,十分的惹人怜爱,我看着他微微一愣,似是苦笑的坐在了旁边,“这里很少有人来,你既然来了,就陪我说说话吧!” 我‘战战兢兢’的坐了下来,心中却是窃喜。 原来司徒流云并不是特别在乎凌月逍的身世,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还是无法接受和别的男人分享同一个女人,他有他的尊严!当然最最犯了他的忌讳的便是,自己的叔父竟然逼迫自己,当年的司徒掌门竟然也曾经暗恋过合欢宫的凌秋思,也因为这个,才让最疼爱自己的小婶婶守活寡而死! 司徒流云很矛盾。 凌秋思,又是一个因为凌秋思也命苦的女子,我眼里闪过一抹狠厉。 我便开始听着,偶尔的插上几嘴……我懂得现代东西很多,渐渐的他便喜欢找我说话,甚至开始维护我。好多次,我都是我故意陷害凌月逍,只可惜就是再聪明的人一旦真心的扎入一段感情,也是个傻子。 想不到那个凌月逍竟然是个那么倔强,那么傻的一个女子。 我有些犹豫了,我在想究竟父母一辈的仇恨该不该报复在她的身上?可我渐渐的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了司徒流云,他似乎也对我有意思,现代的争取思想,告诉我不要后退。爱情是不能够懦弱的,我相信我和司徒流云是有真爱的。 可不知道司徒流云怎么想的,明明在与我靠近,可偏偏又不拒绝凌月逍。我知道他们一起长大,司徒流云对凌月逍也是有着不同的心思,能娶一个倍受别的男人争夺的女子该是多么的尊荣。 我开始装巧扮乖,开始和司徒流云的身边所有的人都交往的很好,在开始宣传凌月逍的流言。 这事情自然是没有隐瞒过凌月逍,她重重的给了我一个巴掌。可惜恰巧被误会她的司徒流云看到了……司徒流云的眸子带着沉重的痛色,我知道这痛色不是对我的,而是觉得他误看了凌月逍!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充满极大的希望的时候的却背道而驰的痛。 我的心很痛,我好恨。可是我知道我又进了一步,但是在修真界一切靠的还都是实力,也许天助我也,我竟然救了慧智和尚。慧智对我感激不尽,甚至要做我一辈子的奴隶,当然我还能感受到他对我丝丝情意。呵,一个和尚的一见钟情。 慧智会得一手好法术,若是放到现代那可是个盗墓能手。 起初我也觉得有些不道德,但是后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我还需要一些修炼的东西,再者这些死人的东西放着也是放着,倒是不如让我利用利用,还能够帮助我做些事情。 我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我成功的谋策了一切的一切,我看着凌月逍一点点在困局之中挣扎,心中就是莫名的畅快,她每受到一份折磨,我心里就畅快一分,我要将她引以为傲的一切都夺过来! 财富、地位、名誉……就连长辈们的对她的喜爱,我都统统都算计到了,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天才。 那些男人也是蠢,明明喜欢一个女人,却又偏偏的不想低头,这就是古代男人所谓的悲哀和尊严吧。 不过我也不像是那些贵族女人,明明一句服软就可以办到的事情,偏偏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臭脸来,低个头能死呀。 虽然我对付的人是凌月逍,可是随着我身边的男人越来越多,那些不张眼的女人也越来越多,不过这些人,我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我的敌人只有一个凌月逍。 我那个聪明却有愚蠢至极的敌人终于死了,我不仅独自飞升了,还享受了本该属于她的仙界生活,她还有一个爱他至深的父亲,可怜那个老男人为了保护我,对自己的骨血不闻不问,这会不会是最狠的报复呢? 就连他们家的老祖宗也都十分的喜欢我,认为我有他们家的风范,我不由的冷冷一笑,我勾引了蓝陵,和他进行苟且,我让界主大人为我着迷,一脚踢飞了碍事的蓝思思。 可正当我春风得意的时候,这一切都消失了。 当我再次想起我的前世,我却发现许多东西都已经变化了,原本处于弱势的凌月逍,竟然不屑看司徒流云一眼,曾经我以前她最在乎的东西,今世她竟然全然都不在乎了,这怎么可以……我疯狂着,我的执念逼着我做了好多事,这些事情直接导致了我处于被动的地步,还有我那些愚蠢的属下们。 后来的记忆开始渐渐复苏,可我前世那些忠诚而得利的属下竟然已经被凌月逍给处理掉了。 就连前世原本该属于我的昭宸弟弟竟然也对那个妖女眷念不忘,这是怎么了,这个天道是怎么了,明明这些都是该属于我的啊! 不过最好还是我赢了,哈哈……我再一次的飞升,就算是她凌月逍重生过,甚至好像去过我的家乡,都不是我的对手,哈哈!这是天道。想要改变天道逆天,哼,真是不自量力。 可尽管如此,我却也发现了,凌月逍逆天带来的变化,虽然没有脱离正常的大致轨道,可是一些事情却也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譬如前世对我十分喜欢的蓝陵,云孤意……见到我的美貌竟然不为所动。 是了,前世没有凌月逍,我便是第一美人儿。他们也不可能有机会见到凌月逍,可这一世,他们似乎早就相识了。 还有司徒流云……他竟然也开始脱离了我的掌控,曾经他是我多么得意的作品,一个为了尊严不肯屈服的美男子,却是为了我甘居众多美男之一。 当然倒是有一个没有变化,便是墨轩,那个人还是那般的高傲,可般的招蜂引蝶。走到哪儿都是美女成群,可他竟为了一个凌月逍改变了。 这可以,不仅如此,他还休掉了他最得意的美人儿。别人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墨轩修炼的功法离不开女人的,如果离开了这些女人,他便会停滞不前。 哼哼! 最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凌月逍被我的九天簪子重伤还能活过来。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是传说中的神殿的内门弟子,原来,那个神殿的内门太上长老竟然是凌月逍的师父。 当真是好命啊。她什么都靠运气,我都要靠自己努力和争取,还有个貌似重生了的蓝思思在跟我作对,只可惜重生了一世,还是个浆糊脑袋,比起合欢宫里纳西邪恶的女人,可真是差远了。 我努力的挣扎着,可凌月逍还是打破了我的计划,我不得已想起了自己能够利用的势力,合欢宫,是了,我怎么差点忘记了,我也练了合欢宫的功法。我得意的一笑,却又有些自卑,我虽然很向往美男,可也很注重名誉,进入合欢宫那等地方,无疑是拿我自己的尊严在开路,我脸色阴沉,“凌月逍,这都是你逼得,你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合欢宫,我就要抢了这原本属于你的位置!” 不错,我的计划很顺利,只可惜凌雪那个老巫婆,却也不是吃素的,对我也不过是百般利用,我没有空去管他们合欢宫的闲事,我要的是权力,权力! 然而这一次浩劫,我却是没有躲过去,我被凌月逍制住了,我的九天簪子第一次不听我的命令,竟然自己逃跑了,我感觉到自己要死了,我想我能有这番作为,又是穿越者,还重生过,我想肯定会化险为夷的,因为每一次都这样。 我想着,这便是一个劫难,等我化险为夷了,我就可以重新飞上了九重天,我该是某个转世的大神。 然而我却真正的死了,凌月逍还将我交给了我前世喜欢过的男子之一的冥夜,此时的冥夜竟然为了狗屁的冥域百姓而放弃了我,还臣服了凌月逍,这怎么可以。 我每日每夜的遭受着鞭魂之刑,那等抽打在魂魄上的刑法,可比打在皮肉上疼多了,死……已经不是最可怕的了,我还知道了,传说中的地狱十八般酷刑,原来真的有,因为我都尝过,每一次我都魂魄都被弄得一团糟,但是好在冥域还有法术可以让我勉强的恢复被打之前的样子,只是那疼痛还是如影随形。 我曾**着魂体趴在过冰山之上,我没有丁点的法力,那种寒冷刺骨顺着皮肤渗入体内,该有那么多的刺骨。 但是我终是坚信,我的来历是不凡的,这是我活下去的念头,尽管我此时此刻已经死了,我知道修真界总是会有奇迹的。 在我看来带着遗憾消失在这个世界才是最痛苦的,明明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一件没有完成,却死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敌人活的很痛苦,自己却连感受都感受不到,更别提有能力去解决了。 我熬过了一切,还等来了,逃脱的机会,我想凭着我的意志就算是夺舍重新再来不成,还能修炼个鬼修,只可惜,这一切我还没来得及做,我竟然等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模样的疯子,不,应该说她比我还要漂亮,她长的和那副元昭雪的皮囊很像,比我的灵魂也漂亮的许多。 这个可恶的疯子竟然打破我所有的幻想,她告诉我,我不是什么上天转世的神。我是可以灰飞烟灭的,她告诉我,我不过是咒帝天为了温养魂体弄来的肮脏的东西,她也不过是将计就计。 而我最最看不上眼的凌月逍,竟然是这个世界上,传说中的大祭司的转世。而我,无论对凌月逍,还是对这个疯子来说,不过是他们相互较量的一粒沙子而已。 或许连一粒沙子也算不上,不。我不接受这样的说法。 可那个女人阴冷的一笑,“我最讨厌别人和我长的相似了,这天地之间,只有一个如意神君。” 看着身上冒出来的灰色的烟雾,和灼疼,我傻了! 我知道她也许说的是真的,我对他们来说太渺小了,可是为什么要把我卷进他们的征战之中。 我这般想,可如意神君却告诉我。是我自己不自量力,不知羞耻……是我主动要卷入的!不,不是这样的,我想要反驳。可喉咙一点都发不出声音来,我用眼神求饶,我不要死,我也不要报仇了。我害怕没有我的一点痕迹出现在着苍空之中,我害怕自己灰飞烟灭,再也不能转世。我还有心愿未了,不能这么对待我。 可耳边只有如意神君,也就是九天簪的声音,“我是这天上独一无二的!” 如意神君确实不怎么爱美男,她爱的更是权力和地位,我也以为我死了,可是,如意神君不知道我竟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细微到不成察觉,似乎呼吸出一口气就能喷散的魂魄,而这个魂魄便覆在了如意神君的身上。 只可惜我知道她的存在,她却不知道我,因为我们本就是同一个人,据说千万年大祭司曾经将一只碧玉簪加工过,而我就是当时被抽出来的那一小部分,许是在神界呆久了,我这飘渺的对于如意神君来说的杂质竟然也有了神识,偶然的一次意外竟然还投胎转世了。 是了,没有我这片杂质,她确实很美。 相比与如意神君来说,她太强大,我太弱小了,搞不好,她就会把我立刻消灭掉,我不敢在她的身体乱动,我高兴的看着她和凌月逍斗来斗去,我想总有一日,我会取代他们。 只可惜好景不长,第九重天竟然脱离了第八重天飞了起来,无上神殿被启动了,而如意神君在和一次和凌月逍的男人们斗法的时候,竟然被一道五彩光卷过,而带入了无上神殿之中。 自此如意神君的容貌也大变,簪子内原本去除的杂质又回到了九天簪子之中,这对如意神君或许是极大的灾难,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契机,我终于有了实体,我可以和她一较高下了,恢复成无上神殿小丫鬟的如意神君,脑海里的那些功法似乎被什么都抽了出去,而且就她现在的自身条件也不能修炼。 也可以说是我们的自身条件,竟然许多的功法都不能修炼,是了,我们不过是个饰品,是枚算不上好的玉簪子。 九天簪……我曾向着其他的无上神殿的小伙伴炫耀我的这个名字,可是招来的都是他们的嗤笑,我想要教训他们,却反而被他们暴揍了一顿。 我在无上神殿过得生不如死,我想过了各种办法想要去接近他们。 可惜好不容易有一次,让我成功了,却被那个可恶的大长老给一脚踢飞了。 他虽然没杀我,可这一下,足足让我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天上的好几个月,对于凡人界都该是几百年了。 我不甘心,我想了好久,才想明白,我不过是当初大祭司弄出来的玩物,是如今的神主大人登上高位的踏脚石,我拼命的找几乎想要找神主大人评评理,凭着我对凌月逍的了解,她还算是个讲理的人。 尽管她还是那么的讨厌,我有时候在想,我每天做的活,全都是在为这个女人做,我是她的奴隶,苦力,这是不公平的,凭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被她占有了。 我再一次尝试着从盛典上溜进去,这一日对于侍婢们来说是十分欢愉的一日,虽然我们还是做了许多的工作,但是长老却是准许我们做完手头的事情,来游览大殿的。 只可惜,我早早的做完了事情,本想去找神主评评理,此时的我也知道没有办法在和她相争了,虽然不确信她会不会同意我的想法,但是对于她的人品,这期的打交道,倒是还可以让人信得过的。 然而,我做梦都没想,我竟然遇上了一个恶魔!那个已经惨死了的沈半莲,他……他竟然吃掉了滕镜,让自己恢复了,他的身体可以和魔气相互的转换,望着那张邪邪的脸,我不仅打了寒颤。 接下来,我一路狂奔出了内殿,再也没有敢进去过,我突然想如果当初我不做那么多的事情,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我的处境会不会好一些呢。 可是老天爷终究没有遂我的愿,于凌月逍,我是见不到了,她高高在上,我却是如脚底的蚂蚁,压根人家就看不到,更不用想把什么事情闹到跟前,想见到她,早就有各种危险在等候着自己了。 沈半莲还是找来了,一连几日,他都那我做各种实验,残忍而严酷,就连我的本体玉簪子也被他碎裂成了渣渣,可惜又不知道他施展的什么法术,这些碎末竟然还能够维持出簪子的样子。 可只要我一乱动,身子就会七零八落,疼的不可言。 我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侍婢的地位也下降了不少,可是没有大长老的允许和神主大人、或者她的夫君们的允许,我这个小丫鬟只能够呆在这无上神殿之中,永远的活在最低层。 我离不开这里,我试了好几次,终于死心了。 沈半莲当真是个魔,每次他一个人被那十几个家伙对付了,他就会把气洒在我身上,我知道他这是报复我当年让他毁掉肉身的罪恶,但是那多次的折磨,我觉得自己就算是欠他的也应该早还了。 许是因为沈半莲的注意,我的处境越来越不妙了,大家都说无上神殿是个好地方,可这地方与那人间的皇宫没有什么区别,踩低捧高,我想要冷嘲,可是我的脸都是一堆粉末的堆砌,一笑就会变得斑驳不堪。 我不敢乱动,我越来越小心翼翼,终于盼到了沈半莲和那群男人们出了无上神殿,追他们的妻子凌月逍去了。 可是我的生活,却是照样的难受,沈半莲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咒语,我的脸上开始长出黑斑,怎么洗也洗不掉,我唯一能看的一张脸也被毁掉了。 那些原本踩在我身上的侍婢越来越多,她们几乎是以欺负我为乐,每天还要遭受诡异的痛苦,这般活着,当真是生不如死,我想到了死,可死过一次,却发现,自己竟然连自己的生死都做不得主。 他们这是故意的! 我闭上眼,我绝望了,这样的日子是没有出头之日了,曾经的种种,都不过是我的奢念和幻想罢了! ps:亲们,还想看谁的番外,尽快到评论区番外征集帖填写哟,不是太冷门的人,缇缇都会满足。不过一旦标志完结,缇缇就不会在写番外了哟~另外有喜欢新书《御色成仙》的请移步,这是一个废柴萝莉长歪了,采补天下美男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