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吃了尹玉枫 - 重生女配合欢仙

322 吃了尹玉枫

佛修门派亦是有传承之说的,所以很多的佛修为了培养优秀的弟子则会选择同门内的弟子双修。 不过多数佛修大能秉持的却是不染尘埃一片,什么情情爱爱的最好是不要牵涉到。 尹玉枫一遇到凌月逍便是心下打乱,哪里还有空冰清玉洁的在乎形象,被凌月逍扯住了手指,便已经心下大乱了。 凌月逍身后握住了他的手,“玉郎跟我来!” 尹玉枫觉得自己好似受到蛊惑一般,走了几步,又觉得不对,见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双颊涨得通红,从凌月逍的手中挣脱了出来,“阿弥陀佛,施主有何话就在此地说吧。” “佛陀有舍生取义一说,小女子求圣佛大人带小女子脱离苦海。”那样子活生生的一个娇滴滴的手无寸铁的女子。 尹玉枫饶是见过不少女子,各式各样,哪里见过凌月逍这般的十八变,不由得怔了一下,“怎么救?” 凌月逍冲着众人飞了一个媚眼,却是媚术,手牵着懵懂的尹玉枫便出了普济寺,只在一个山洞之处停了下来。 乾坤戒内的玉床一闪二现,便将尹玉枫扑倒在了身下,“这般救救我!” 尹玉枫大惊,肌肤相贴的身子传来阵阵的馨香和暖意,尹玉枫急忙闭了眼睛,“阿弥陀佛。”理智上想要推开凌月逍,可心底却不知道为何泛着丝丝的欣喜,就是不想离开。 “罪过啊,罪过!……” “真是唠叨!”话音未完,凌月逍的唇边覆上了尹玉枫的薄唇上,手利索的剥掉了他身上的佛衣,“小和尚,不若送佛送到西……”舌头在尹玉枫的耳垂上又舔舐了一下,“这是你欠我的!你要还!” 尹玉枫早已经被那个冰凉的带点甜的吻给搞晕了。他这一世可是纯粹的纯洁无暇,上一世虽然有些印象,却也不过像是一场梦,短暂而不合心意。 柔软的娇躯覆盖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月逍竟也扒光了自己,尹玉枫手颤了一下,却是用力的回抱住了她,心里更是莫名的颤抖,似是在做梦,如果她真的要给自己这样的惩罚。自己接着便是,只要能离她这么近。 下身膨胀的厉害,尹玉枫吃力的想想要将这自己放入凌月逍的体内,却是被凌月逍按住了,似是折磨一般的细细的摩裟。 圣佛的元阳可遇而不可求。 凌月逍有取尹玉枫元阳的意思,却也有想在他身上发泄这些日子来水月给自己带来的屈辱的想法。 她不是讨厌水月,她只是恨他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木偶般的对待,尽管对待的如履薄冰。 “想要?”凌月逍纤细的手指勾勒着尹玉枫的面颊,当真是一尘不染啊。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把圣佛拖入红尘更加有趣的了。 尹玉枫被她挑逗的有些不成样子,眼里浓浓的,本来他是不想碰触她的,但是老天偏偏又将他们送到了一起来。 尹玉枫的手也没闲着。凌月逍虽然这般故作无谓,但是下身早已经敏感的不行了,加上她原本就是冰肌玉骨之身。 “还说大话,都已经湿的要不得了!”尹玉枫凑近凌月逍的耳边突然道。凌月逍一愣,竟是被反调戏了,便感觉到那处被尹玉枫的手指拨弄着。忍不住娇嗔了一句。 尹玉枫眸子一暗,却是翻身将凌月逍压在了身下,狠狠的进入了,“嗯……嘶……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既然这般将我从那位置上拉了下来,就一起沉沦吧!” 忽而猛烈,忽而又温柔极致,凌月逍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被他吻了一个遍,但是每一下又似是想将他自己狠狠的钉入自己的身子,合二为一。 炙热而缠绵,他们就像是两株藤蔓丝丝络络的缠绕在一起,一个是心中阴暗恨不得毁了对方,一个又是求之不得。 凌月逍几乎是毫不客气的占有了对方的元阳,又吸收了对方的修为,圣佛的力量果然纯净,尤其是这般临近神界的圣佛,凌月逍这一吸收,修为竟是增了一大截,竟是从绝仙初期愣是跳到了绝仙的中后期。 尹玉枫的修为自然是有损,而且有严重被采补过的痕迹,可见对方是多么的不喜欢自己。 尹玉枫苦笑,看来凌月逍果然是记恨着自己的,就算是还她吧。 三日的极致缠绵,尹玉枫本来觉得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是有了很大的进步,最起码,她不在怨恨自己了。 自己就算是修为进阶缓慢,那也是无妨。 可第三日的时候,便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这时候的凌月逍早已过了织梦带来的后患之中,手扶着额头有些暗恨自己竟然这般放纵的,将尹玉枫给睡了。 心中对于尹玉枫却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他们是从小的玩伴,但是前世尹玉枫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却是再也清楚不过。 而尹玉枫那双眸子里,明显的是对自己有情,凌月逍冷哼一声,却是做了一个决定,始乱终弃,让他也尝尝这等滋味。 所以第三日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将尹玉枫的僧袍丢给了他,准备去寻找饕餮,心中有些埋怨这个该死的饕餮,竟然敢拿自己的主子开涮。 当然凌月逍到此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寻找苍雪衣,这里似乎有个什么仙山,山上倒是有个隐世宗派:隐宗。 隐宗很少招收弟子,更是与世隔绝,但是凌月逍来得巧,却是隐宗十年一度的出世之日,这一日会招收不少弟子,也会有门内的优秀弟子出来见识一番。 尹玉枫没想到凌月逍这般翻脸无情,不由得苦笑连连,他一代圣佛已经这般了,回到门派自然不会在是圣洁无暇的圣佛了,那个位置需要元阳未失的人才行。 心中却也有了一个主意,“凌月逍我虽心悦你,但是本不想与你纠缠的,但是既然你找上门来,我便顺应了心中所想,与你纠缠到底。” 所以凌月逍一走,尹玉枫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跟在了凌月逍的身后,他的修为比上凌月逍是极强的。 凌月逍和饕餮二人住在仙人居客栈,尹玉枫也便在客栈内包了一间贵宾房,这么多年下来,他的收藏不少,可以算的上是富裕至极。 对于尹玉枫凌月逍不是没发觉,但是觉得自己采了他的元阳,坏了他的修行,他这般速度很是难在长进了,也算是报了今世前世之仇了,毕竟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修为的缓慢和停滞了。 谁知道人家尹玉枫竟然跟了上来。 凌月逍隐隐的有所察觉,觉得他大约是不服气,估计过一阵子也便没什么了。 但是这位圣佛大人却是稳稳的住在了自己的隔壁,自己走到哪儿偏偏对方也跟在哪儿,人家不和自己说话,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这也没规定人家就不能走这条路。 凌月逍气的够呛,而且自己身边又有个惟恐天不乱的饕餮。 凌月逍觉得脑门子得冒冷汗,自己当初怎么就收了饕餮这么个妖孽。 隐宗的吉日越来越近,凌月逍细细的回忆着雪弋说的场景,此情此处绝对是没错的。 而且隐宗被传的神乎其神,据说隐藏着许多仙君以上级别的人,这让凌月逍倍感压力,要她说直接将人抢过来便算了,但是闹这么一出,又不知道现世这个苍雪衣还会认自己不,更何况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转世的龙族公主。 为了顺利的进入隐宗,凌月逍在饕餮的指引下,顺利的进入了一处秘境,这秘境之中多是一些修为较高的凶残的猛兽,不知道是被何人禁制在这秘境之中的。 凌月逍的任务便是每天找几个猛兽练手,至于寻宝什么的,凌月逍倒是捡了几个误入的弟子的乾坤袋,但是袋子里都是一些低阶的丹药或者功法,没什么大用。 几天宰掉一只猛兽,便将其妖丹炼化出来,将其转化为鸿蒙之气,倒是比自己单纯的闭关修炼倒是快了不少。 前两次凌月逍去那兽林之中,还有个恶兽出没的,但是到了第三日的时候,整个林中的恶兽便都躲了起来。 这让凌月逍纳闷了好一阵子,莫非当真是自己的仙法前进的原因,心中也有些欣喜。 只是这欣喜没多久,便被一个现实给打破了。 该死的尹玉枫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此处,他的修为本来已经接近了神,如今全身的修为一散发出来,那些恶兽虽然凶恶,却也狡猾的很,任谁都不敢再出来了。 凌月逍长吸了一口气,眼里闪过几分戏谑,却是毫不留情的将尹玉枫压在了身下,又大肆的吸收了一番他的修为。 尹玉枫身体内的修为明显的在下降,但是却又十分的高兴,不论如何凌月逍能够看到自己了。 “圣佛大人,你我有缘,需再续恩情……” “我不记得和你有什么关联……” “圣佛大人,我心中还是有你的!” “难道圣佛大人就这么的不知廉耻吗?” 不过几日的时光,不染一丝尘埃的圣佛大人便被凌月逍折磨的有些颓废了,那般忽冷忽热,令尹玉枫心疼的难受。 起初饕餮还觉得好玩,但是后来便也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了,凌月逍虽然有些时候做事有些不按理出牌,但是这般还是第一次。

上一篇   321 织梦

下一篇   323 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