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子嗣

白秋露嗲嗲的声音未落却是被蓝峥生冷的打断了,“界主大人,听说小女在此,可否一见?” 水月眉心略蹙有些厌恶,他最是不喜欢女人靠自己这么近,但是月逍那里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男人随侍,这才选了八个干净利索的女侍,这些女侍多数知道自己的癖好,没有人敢靠自己近自己一米之内。 不过刚想对这个白秋露动手,又不知道光明殿有何目的,就在这个时候白秋露便被蓝峥周身满是戾气的气流撞到了一侧。 水月自是当什么都没发生,反倒是看向蓝峥,“蓝家主,什么女儿,你女儿怎么会在我这里?” 蓝峥白净的脸上带出一片恼怒,“你不必隐瞒我了,我都知道了,我只想问问秋思的下落。”蓝峥不相信凌月逍这般有能耐,还会让自己的母亲去轮回吗? 水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逍逍身体不舒服,没空见你。”却是一点都没给蓝峥面子。 蓝峥一滞,成仙的人怎么会身体不舒服呢?这明显的是骗人的。可心里又不放心,如果真像是北界主说的那样,莫非是与人交战受了伤。 蓝峥的心中顿时有两股气流交叉,一股是气凌月逍明知道自己上了那个元昭雪的当,却作壁上观,二股又是疼惜她是自己和凌秋思唯一的骨肉。 最要命的是,他蓝峥亲自跑了一趟地府,人家冥王根本不给面子,自己密探地府,谁知道竟然也翻不到关于凌秋思的卷宗,就好似凌秋思从未出现过一样,更要命的是在暗二那里自己已经得到了凌秋思确实是死于那个元昭雪之手,听说元昭雪在冥域,他本想去出出气。这下可好,连人家元昭雪的一个人影都没了。 连个让自己发作的地方都没有。 回到家,自己那个要命的嫡子蓝陵竟然像是傻了一般,对什么事情都不闻不问,更是封闭了五官。 后来抓来云孤意那小子,一打听,在加上暗二禀报的关于凌秋思的消息,自己又如何能猜不到。竟是从头到尾被人玩了一遍,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女儿,可是这会儿听到水月这般说。心中更是毛躁。 “逍儿,受了重伤?”蓝峥略思忖了一下问道,压根就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水月虽然不喜欢蓝峥,但是毕竟是凌月逍的生父,“有本君在自是无妨,但是她现在恐怕没有心情来见你了。” “你……”蓝峥气结。 却听水月道,“来人,将蓝大人送出我北界之境,三年之内。本君不想见到他!” 说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的结界罩在了蓝峥的身上,竟是令他动弹不得,要知道他已经是绝仙之境,这会儿。竟是傻了眼,这水月真人当真是深藏不露啊。 “什么狗屁北界主,藏了老夫的女儿,还敢这般对老夫……别以为老夫拿你没办法!走着瞧!”蓝峥气愤的吼道。但是不知道水月弄出这是个什么结界,自己空有一身的修为也施展不出来,那是境界上的绝对压制。 蓝峥觉得一张老脸都丢尽了。心中对凌月逍是又爱又恨,难免还有些怨气,心中琢磨着若是凌月逍向自己认个错,自己就什么都原谅她,可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瞅到。 蓝思思的事情,虽然有千般证据指向了凌月逍,但是蓝峥还想听凌月逍自己说一遍究竟是不是她。 毕竟蓝思思那个孩子也是个聪明机警的,在蓝家倍受蓝家老祖宗的喜爱,若是的话,那可真是不好办。 就这般蓝峥在透明的结界内被几个人抬着滚过整个北界,直至被抛到了北界之外,那个透明的结界才破裂,蓝峥有些狼狈的从结界内爬了出来,心中对蓝界之主的印象不由得一落千丈。 刚想再次进入北界,但是却被北界似乎被什么笼罩着,自己竟然被弹了出来,果然北界最是神秘之地。 却说水月真人交代完了这一切,又回到了凌月逍所在的房间内,手指细细的摩裟了一会儿凌月逍柔嫩的面颊,才从掏出一个蓝玉雕琢的小盒子,里面摆放着三颗金色的丹药,“但愿有用!” 说吧便自己含了一颗,然后俯身在凌月逍的身上,将那一颗丹药喂了进去,这一吻又是加深了他眼中的,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三枚丹药每日欢爱之前喂给她,便有可能会怀有身孕,这是水月和神手达成的协议,如今他已经把那群男人送到了神手的境域之中,不过神手乃为天父,除了培养他们,自是不会对他们不利的,有天父作为半个师父,这该是几世修来的福。 水月并不是凶残之人,也自是知道那些人对凌月逍的重要性,所以才同意了天父的要求。 自己说白了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她有那么多一起走过来的男人,自己实在是害怕她会无暇顾及自己,毕竟自己与她相处不过虚空船上短短的时日,而当时的自己还没有本领来救她。 孩子! 水月用力的加重了身下的动作,凌月逍发出了细细而呢喃的声音,整个身子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前,水月用力的亲吻着属于他的每一寸肌肤。 手指滑过她的腹部,轻轻的驻留,他只是想让他们之间留下一道永远无法斩断的连接。 神仙受孕最是困难,自己让天父如今也只有三年的命数,这三年天父答应镇压着那个如意神君,并培养出新的杰出的神,否则这神界现在就属如意神君最大了。 要知道当年神魔大战,神界的君主多数是陨落或者灰飞烟灭了,即便残余的也不过一个巴掌,身受重伤压根不成气候,在者那些小神受规则之力的束缚无法来到下界,而神君就不同了,那可是几乎几界可以畅行。 她若是有所图谋,整个天道都有塌陷的可能。 水月不确定凌月逍什么时候才能够怀上自己的孩子,但是却知道只有自己多多努力,才能够成功。否则仅仅凭着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压制住她身体内的那些契约兽的,那青龙、饕餮可都不是一般的存在啊。 水月将凌月逍翻了个儿,又从后面狠狠的进入了她,他无法确定她将来会不会恨自己,但是眼下,这三年他要狠狠的拥有她,谁也不准来捣乱。 屋外的人听见里面羞人的声音俱是面红耳赤,说来水月真人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更没想过她们的感受和什么情窦初开之类的。 白秋露先前被水月施展结界时震晕了过去,自己一个人从北宫的大殿溜达了出来,发现这大殿之中外面看起来不起眼,到处都是华贵之极,心中不无感叹,越发的对这个北界主感兴趣了,脑海之中时不时的会涌现出水月那张绝色而带着几分邪气的脸来。 水月独具一种特色,虽然与陆湛同属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但是陆湛那个人却是红色妖娆我行我素,但是水月却是蓝色媚惑宁可我负天下也不可天下负我,同时带着邪气和慵懒,但是散发出来却是十分的不同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水月没事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跟凌月逍做人体合一运动,外面的侍婢不过是负责伺候凌月逍的衣着打扮和日常的运动,每日都要带她在设定的小院内单独走走。 “露儿姐姐,你说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福气,竟然得了界主大人的青眼。”一个年龄略小的侍女道,“我看她傻傻的,脑袋恐怕不好使吧!不如……” “霜儿!”那叫露儿的女子狠声打断了她,界主从来不让他们靠得太近,对女人更是厌恶至极,而这个女子能够和界主如此亲密,看来是深受界主喜爱的,自己能够有机会伺候界主喜欢的人沾上一点界主的气息就是够满足的了,若是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估计不仅自己就连自己家族的人都可能会受到牵连。 霜儿不悦的撇撇嘴,却是伸手在凌月逍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凭什么,我们可都是大家族出来的,她不过是一个无名无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人!” 露儿看到霜儿的动作心里不知道为何也浮现了几分的快感,刚想斥责那霜儿,却见凌月逍莫名的昏厥了过去,瞬间倒在了地上,他们无法探知凌月逍的修为,如今看来莫不是个凡人,心中是又惊又怕,这若是被霜儿这一下给弄死了,自己连带着家族都不好。 “姑娘!”露儿惊慌的喊了一声。 却见凌月逍纹丝不动的躺在了地上,“这可怎么办!”霜儿觉得后背一阵冷汗,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气势,“她,她怎么这么虚弱啊!难不成真的是凡人,区区一个凡人还想霸占界主大人。”不过心下又想凡人的寿命总是有限的,不由得又滑出了几分的欣喜。 露儿早已经吓傻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掐的她地方有没有红肿,你是个仙人,她是个凡人,肯定是经受不住的。” 这般一说,那霜儿急忙去撸开凌月逍的袖子,却见她肌肤娇嫩,被自己掐过的地方竟是红了一片,急忙施展法术想要去遮盖,但是也怪了,不论她怎么施展法术,那片嫣红的指甲印就在那不动,露儿也急忙去帮忙,亦是不管用,就在这时听到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狠厉的声音,“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上一篇   317 心机

下一篇   319 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