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最幸福的人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80 最幸福的人

“竟然敢打我儿子的主意,先毁了你这双狗眼!”月逍真的有些怒了,一个骷髅架子竟然还敢打自己的人的主意。 “啊……救命啊!”那红粉骷髅突然哀嚎道,月逍有些招架不住刺耳的声音,心道都已经成了骷髅,还叫的这么惨做什么。 “我的脸!”那红粉骷髅捂住了脸,发出嘤嘤的声音,月逍眼睛眯了眯,神色有些莫名。 只见瞬间数十条阴鬼和三个骷髅出现在了月逍和月无邪站的地方,月逍看了月无邪的方向一眼,这个孩子还沉浸在莫名的领悟之中,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忧,这些阴鬼和骷髅身上所散发的气息都十分的强烈,估计与生前是比不上的但是却是在普通的散仙之上。 月逍所有的感官几乎是八面放开,眉心火苗跳跃了几下,只见那红粉骷髅已经扑入了一个黑色的骷髅怀里,“冤家,人家被这两个小鬼欺负,你也不来救人家!” “宝贝,我这不是来了吗?”那黑色的骷髅用力的抱了抱那红粉骷髅,“宝贝谁把你的眼睛毁了?” “他们!呜呜……” 月逍觉得全身的汗毛都要倒刺起来了,心中不由得暗暗责怪那个冥夜。 却听那黑色的骷髅哎呀了一声,“你身上居然有聚魂灯!” 那红粉骷髅一听也停下了哭声,虽然她重新修炼出的来的眼睛又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给毁了,刚刚自己畏惧她,但是现在自己的姘头来,这么多人总是不能够让她一个小辈占了光去。 只是耳朵一听到聚魂灯三个字不由得也是眼睛一亮,声音也有阴厉和粗噶,“小辈,快快把聚魂灯给你爷爷和奶奶交出来。我们就饶你一回!” “哼!”月逍冷哼了一声,眼前算着这个红粉骷髅,一共四个骷髅,月逍是用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来分辨的,刚刚搂着红粉骷髅的是那个黑色骷髅似乎是这群人中的头头儿,“正好,想要送死,一起成全了你们!真是难以想象你们都死的不能够在死了,竟然还能在此兴风作浪!” “小丫头,别激怒爷爷。对你没好处,你可知道,爷爷我全胜的时候是谁?”那黑色的骷髅洋洋得意。“爷爷的修为可在神以上!” “哦?也在冥神之上?”月逍冷笑道。 冥神,说实话月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杀了他的,只是那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附体了一般。 月逍抿了抿唇,她有些不确定自己对上这么多人有多少胜算。 阴煞幡在月逍的手里一翻,那几个人俱是眼睛一亮。“阴回,杀了他们!”月逍吩咐道,却是将那十几个厉鬼交给了阴回,又道无情无意给无邪护法,“饕餮和兰姬!” 只见四道身影闪出,那黑色的骷髅见到饕餮身子微微一僵。却是后退了几步,那红粉骷髅有些不满,“冤家。你这是怎么了?” “快跑!”那黑色骷髅推了她一下。 “聚魂灯不要了?那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那红粉骷髅的声音里留露出一种莫名的贪欲。 话音刚落,便飞身向着月逍飞来,却是被饕餮飞身而上一个回旋踢给踢的远远的了,见月逍冷眸看向她,饕餮撇了撇嘴。啐了一口,对着远方道。“倒是便宜这个贱货了,白捡了一条命。话说这儿当真是阴沉啊!”又复笑嘻嘻的看向月逍道,“主子,我虽然用力大了一点,踢得远了一点,但是保证绝不是想要留那个女人一条命,那个女人就算是想要活着,也绝不是那么好活着的。” 月逍抿了抿唇,这个饕餮最是擅长随性而为,能够治得了她的只有青龙,只是此刻青龙似乎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沉睡之中,月逍也不由得有些哀怨。 其实这也怪不得青龙,对于青龙来说,他还处于他当年挣脱束缚,可是拼了一身的伤害,这沉沦睡眠可以帮助他更快的恢复修为。 “闭嘴!”月逍冷哼一声,手也没有闲着,却是飞出一抹绿色的火焰,瞬间将一个险些将阴回吃掉的厉鬼身上,那厉鬼遭受到了克星,立刻的发出一阵鬼叫,更别提吃掉阴回了。 阴回如今学的也是聪明至极,专捡着弱的下手,一旦自己修为提升便会寻找下一个实力相对较弱的,而兰姬这一阵子虽不见,但是因为凌月逍的关系,修为似乎也有了大大的进步,如今却是已经对上了一个骷髅。 无情和无意也与一个阴鬼缠斗上了,好不火烈。 月逍看了一眼身侧悠闲悠哉的饕餮,“还不快去帮忙!”要知道自己虽然想让阴回修为大增,却也不想着自己培养的如此忠心的鬼王就这么的没了,而且还有一个似乎是坐镇的黑色骷髅。 “简直是欺人太甚!”那黑色的骷髅突然发出一股黑气,无数个骷髅瞬间在空中散开。 “我的天呀,好怕怕!”饕餮妖娆的身子靠在月逍身上哀怨的道! “滚!”月逍一脚将她踢飞,伸手迎上了那个黑色的骷髅,这些家伙对上神兽饕餮那可是极其不容易逃生的,但是饕餮这个家伙偏偏不按理出牌若是等着它出分份力气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那巨大的骷髅带着无数的小骷髅向着月逍冲了来。 “小冥!出战!” 这是月逍第一次将小冥叫出来出战,而不是合体,对于小冥,月逍一直是舍不得他,将他当做了娃娃一般,但是若是不历练历练,总归是不好的。 小冥顿时活跃了起来,跃跃欲试。 月逍其实也很催悲因为她现在的身子还保留着刚刚赤焰捣鬼的后遗症,若不是那个红粉骷髅瞎闹哄,自己又装的无所谓,恐怕自己这一会儿准是漏了馅,虽然自己与常人无异,但是一旦用了仙法,那种速度上的缓慢将会是致命的! “赤焰。下次你再不分场合的如此,别怪我不客气!”月逍威胁道,“别怪到时候我把你驱赶出去!” 月逍的声音十分冰冷,她甚至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小蛇的暴动,但是很快那个小蛇便平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噌的向着那黑色的骷髅飞了去。 那黑色的骷髅前世似乎是和冥神一般是哪位神的遗留,月逍见此不由得吓了一大跳,这个赤焰这是想要找死吗? 这般向着却也挥剑直上,黑衣的五岁大小的小冥,红衣的凌月逍和锦衣的赤焰。三人三组鼎立的将那黑色的骷髅包围住了。 “哈哈……没想到冥神那个自傲的家伙竟然真的死在了你这个无名小卒的手里!”那黑色的骷髅里从内往外崩出的轻视,让月逍心中莫名的涌动和厌恶! “废话少数,速速来受死!”月逍长剑挥在半空中。紫色的黑雷随着那长剑在后,却是凭空而下,那黑色骷髅望着空中的景色不有的大惊,“不要!” 只见紫色的雷龙伴随着那黑色的长剑一同行驶,竟是瞬间将那黑色的骷髅刺了个穿。紧接着小冥的绿色的火焰将他包裹在其中,带着异火之力迅速的燃烧着他的神魂,“想跑!没那么容易!”小冥死死的将自己的灵力灌注到那黑色骷髅剩下的厉鬼之上。 那厉鬼发出真真哀嚎,他前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神仙,但是修为却是不俗的,这般用尽了全力。小冥也有些难以抵挡,赤焰喷出那道绿色的烟雾,这是个迟钝雾气。这是赤焰某项神通变异的来的,赤焰最是喜欢玩这个,只是凌月逍没有想到这个东西居然对厉鬼也有作用。 就这样,那个黑色的骷髅便被消灭的干干净净,对方的老大都被消灭了。剩下的几个想逃的想逃,自是无心应战。很快便被几个人都给收拾掉了。 饕餮笑嘻嘻的打量了一眼众人,飞身不见了,兰姬也学着她的样子环视了一眼众人也飞入了月逍的体内,现在她可是饕餮老大的小兵,自然老大怎么做自己便怎么做,没办法有那么苦逼强大的老大,兰姬再是傲娇也只能够认对方为老大。 就在这时,月无邪周身的白色的光晕渐渐的淡了下去,竟是从道心的顿悟之中醒悟了过来。 他的顿悟之余,旁边没有人会急忙的想要从他的顿悟感悟道意,却是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斗争。 “刚刚发生什么了?”月无邪看了看周遭似乎有打斗的痕迹问道,刚刚自己竟然在那种关键的时刻顿悟了,也不知道母亲她们有没有受伤。 “走吧!”月逍淡淡的道,无情无情看了月无邪一眼,迅速的跟上了凌月逍。 月无邪有些摸不着头脑,四处看了一眼,也急忙的飞身直上,四个人瞬间离开了这个什么诡异的禁地。 月逍出了这禁地又看了一眼,心道,这个鬼地方该是有什么阵法吧,才能够困住那些骷髅和阴鬼,不过他们不出来闹事,自己也不必理会他们。 但是因为轮回之道归冥夜管,所以月逍还是联系了冥夜。 坐在原本属于冥夜的宝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朝堂,月逍陡然的生出几分澎湃之情,原来这就是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的感觉。 “主人,您有何吩咐!”冥夜规规矩矩的站在月逍的下首。 月逍嗯了一声,月无邪急忙将那紫色的装着凌秋思的魂魄的珠子拿了出来。 “想要你给这个人安排一个无忧无虑一生如意的人生!”月逍淡淡的道,“我要她生生世世永远幸福!” 冥夜见鬼的看了月逍一眼,这样的人生真是难见,自己当了冥王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生,就是十世善人,也不见得会如此! “怎么?你不行?”月逍的脸色阴沉。 冥夜出了一身大汗,“奴愿意试试!”心中暗想大不了到时候给她派几个小鬼保护着,她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好了。 “嗯?”月逍显然不满意这个应答,声音轻哼出来。 月无邪的眸子里也闪着杀人的意思。 冥夜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惹了惹不起的祖宗,身子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奴就是拼尽全力也要让老主子一生幸福!” “这还差不多!”月逍淡淡的道,“现在施法吧!” “啊?”冥夜擦了擦汗珠,没想到这么快!要知道冥域的人多了。虽然轮回有他冥王管理,但是想要轮回的不知道要在冥域呆多少年的,但是月逍在此,他也不敢反对,那种莫名的痛苦还在他的心中残留着印象。 只见冥夜念念有词,瞬间一个黑金色的印记出现在地面上,冥夜将那个带有凌秋思魂魄的珠子轻轻的往中间一抛,“快些去奈何桥吧!” 只见凌秋思的周身子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这样的魂魄在奈何桥处便是大富大贵,幸福美满之人。所有的鬼差都不敢拿她怎样的,这也是只有在九天之上当神的人才享有的待遇。 凌秋思在阵法中又看了凌月逍和月无邪一眼,似乎有些不舍。却还是跺跺脚的远去了,看着那道金光遁去,月逍噌的一下子从宝座上站了起来,飞身追了上去。 冥夜只感觉自己后背一片冰冷。 月无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从手里拿出一个类似贝壳的东西。递给了冥夜,“好好管理冥域,冥域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找我。现在你赶快去修炼吧!” 冥夜接了那海贝,巴不得那月逍和月无邪离着自己远远地呢,否则自己的这小心灵总是担惊受怕。 冥夜瞬间不见了踪影,倒是苦坏了那些贵差们。月逍有幽冥之火在身。谁都不敢上前碰她一下,只见她静静的跟在凌秋思身后走在那奈何桥之上,似乎是想要破坏这轮回。但是所有的鬼差一方面暗自诧异凌秋思周身的光晕,又为她身后跟着一个这样阴魂不散的女人暗暗叫苦。 最后是凌秋思站到了轮回台上,回望了月逍一眼,“回去吧,逍儿!”只见她淡淡的微笑着。一道光飞过瞬间将她卷入了其中。 “不要!”月逍哀嚎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正所谓风雨静而树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月无邪赶到的时入目的便是这样一副凄凉的景色,让月无邪不得不把她打晕了带出了冥域,不过月无邪怕月逍生气也没有敢透漏她的行踪。 月逍这一睡便是一日,翌日睁开眸子的时候,眼里还有懒散,她是极其不愿意醒过来的,但是她身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处理,她还要去仙界,就必须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处理掉。 “娘!”月无邪从外面走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盘子,“这是我最近采摘的仙灵果,汁液十分的甘甜醇厚,您尝尝!” 月逍看了一眼,淡淡的摇开了头,她现在什么都吃不下去。 “娘!”月无邪有些不知所措,他不在月逍的身前长大,对于月逍只是莫名的一份好感,却是不了解她的。 月逍见他这个样子对他微微一笑,“无妨!你的鸿蒙珠呢?” 月无邪一惊,想不到月逍会突然问这个事情,急忙将鸿蒙珠从脖子上摘了下来,“这个在我脖子上一直带着了,莫名的有个声音告诉我,它叫鸿蒙珠,您说的可是这个!” 月逍接过鸿蒙珠细细摩裟了一下,“这是凌家祖传的宝物!是凌家子女历代真传的!” 简明扼要的点名了鸿蒙珠的来历,月无邪也是微微惊愕,“娘亲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无邪吧!” 月逍神念微微一动,她虽然接触了与鸿蒙珠的关联,到底曾共患难过,也是鸿蒙珠难得认可的一位,那鸿蒙珠瞬间出现了两道人影,一个是凌梅老祖的残影,一个是君濡。 “幸好,您还在!老祖!”月逍淡淡的道。 “师父……”君濡见到月逍大吃一惊,但是月逍却没有看他,他的修为已经是大乘期了。 “死丫头,总算是想起老祖我来了?”凌梅老祖冷声道,月逍淡淡的一笑,“逍儿怎敢忘了呢!” 凌梅老祖冷哼一声,“你这个没良心的,嗯……还算你识趣!”又复对月无邪道,“这个小子,身上竟然也有我凌家的血脉,只不过我合欢宫传女不传男,要知道都是一脉单传女子的多,到了你这儿竟然出现了个奇葩。” “好了,老祖!”月逍心情正是低沉,“你且到我的丹田里滋养着吧!” 凌梅老祖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多说,闪身便消失在了跟前。君濡是无法看透凌梅老祖所在的方向,但是隐隐约约的还是有些感受的,倒是月无邪则是瞪大了眼睛,心中满是不可置信,自己虽然知道鸿蒙珠内的逍遥府,更是知道君濡这些人,竟是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凌梅老祖。 “我曾经答应了老祖一个要求,所以她才把功法传给我的!”月逍解答了月无邪的疑惑,又道“这个鸿蒙珠中逍遥府各位都是你的亲人!” “我知道!”月无邪心中滑过一抹不舒服的感觉。 “师父!”君濡有些激动地道,许久没见,师父似乎有些变化,但是在他心中的那份感情却是没有变的,月逍听到声音微微侧首看向了他。

上一篇   279 红粉骷髅

下一篇   281 辞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