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太倾城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72 太倾城

月舞有些颓败的坐在地上,看着落月族的族人从自己跟前经过对月逍言笑晏晏,眸光里迸发出一道狠厉,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出现就把自己所有引以为傲的都占有,最后将眸子又转向了月倾。 此时的月倾宛如天之皎月,美的朦胧而让人看不清楚,只那双眸子却是愣愣的盯着凌月逍,这是月舞从未见过的样子,月舞觉得自己的胸膛中一股火在剧烈的跳跃着,似是要破膛而出。 金光随着月逍的身影移动了几番,那金光照着月逍身上,竟是仙气缭绕,外面更是异象丛生。 月逍闭了闭眸子,她心中还有夙愿,不能就这么便去了仙界。 该死的接引,早不来,万不来,月逍努力的将自己的修为压低,那接引还是如影随形,眼看就要这么莫名的飞向一个奇妙的地方不去了。 就在这时,天外行来一道身影,宝蓝色的长袍宛如水波一样随风起伏着,俊美绝伦的脸上带着一抹邪笑,正是看似有情却无情。 月逍微微愣住了,眼前这个人她认得,应该是桐城派的长老,水月真人,他为何会出现在此地,而且自己竟然也看不透他的修为,莫非还在自己之上,那不是已成仙人了吗? 水月真人从天边行来,一只手扣住了月逍的手腕,声音邪魅而磁性,“逍逍,别来无恙啊!” 月逍的身子一抖,便被他从那金光中解救了出来,那金光闪了闪便不见了踪影,竟是可以操控天道。 落月族的人都愣住了,今日受到的刺激太多了,这个绝美的男人究竟是谁,明明含着笑。却让人不寒而栗。 月逍揉了揉额,“水月真人,你怎么会来这里。”月逍往回缩了缩手,却被水月真人死死的扣住了。 “你这是干什么?”月逍有些恼怒。 “逍逍当真好记性,这么快就把水月忘了?”水月真人长臂一身,却是不顾众人的惊讶,竟是从后面抱住了月逍。 月逍甚至可以感觉到温凉的感觉从水月的身上传来,很是奇怪,她对这种温度一点都不反感,甚至还有些熟悉。只是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自己和这个水月真人究竟有什么交集。 饕餮原本站在月逍身侧,被水月真人抢了先机,脸色有些不悦。可偏偏不知道为何水月真人的周身散发着危险地气息,让它不敢轻举妄动,只一双眸子愤愤的瞪着水月真人。 月倾看着那高位上男才女貌的两个人,好似天作之合,胸口好像被割开了一道口子。疼的撕心裂肺,却是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月舞见状,眸间先是闪过一抹嫉恨,随后又唇角勾了勾,努力的爬了起来,向着月倾的方向跑去。一颗心满是起伏不定。 连饕餮都奈何不了眼前这个蓝衣人,更别提自己了,兰姬此时无比的气闷。在她的印象里,月逍除了是她的主人以外,还是他们妖帝百里奕的女人,自己要严密的看守好她,可是现在偏偏月逍记忆混乱。还出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能,这对自家大人可是大大的不妙啊。 这个男人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水月真人一眼扫过。兰姬一愣,好美的一张脸,竟然可以和那个苍雪衣、司徒流云什么的媲美,心中一愣,暗自唾弃了自己一番,竟然被敌人给迷惑住了。 月逍不经意的扫了月倾消失的方向一眼,很是奇怪,她为何看到那个人伤心自己也会伤心,自己曾经是不是见过他? 水月真人霸道的掐了月逍的腰间软肉一下,带着千钧之力的声音在整个崖谷震荡开来,“落月族守护有功,本尊许你们三件事!”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声音此起彼伏,水月有些厌倦的摆了摆手,“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我留下一抹神识在此地,若是有事来此禀报便可了!” “是,是!”落月族长应声道,能够和仙人说话那是莫大的荣耀,这是苍天有眼,落月族终于有望摆脱宣瑞国的奴隶了。在望望生骨花的地方,虽然损失掉了生骨花有些可惜,但是眼前这个女子既是落月族的守护神所化,定也不会放弃落月族,更何况还赐予了落月族生骨花的种子。 落月族长满心欢喜的离开了。 水月不着痕迹的一挥衣袖,那饕餮和兰姬竟然瞬间化作两道光进入了月逍的体内,月逍大惊。 水月却是邪魅的揽住了她,“怎么怕我?我带你去了结一些尘缘,尘缘不除,对你以后的仙界的修炼都是极其不易的。” 月逍一愣,便感觉脸颊处有罡风经过,下意识的将脸埋进了水月真人的胸膛处。 水月有些爱怜的摸了摸月逍的脑袋,有些事,他虽然可以帮着月逍解决,但是修仙之路漫漫,她必须要自己成长起来,才配站到自己的身侧。 罡风越来越弱,最后是一片光亮,月逍抬眼望去,不由得咦了一声,“竟是有人要飞升了!” 只见一黑衣少年盘膝坐在大阵之中,天雷滚滚而来,其中还有宛如小蛇的紫色雷电。 月逍有些好奇,自己似乎并未经历什么雷劫,便来了接引之光,而这个人却是要经受这么多雷霆之击。 月逍感觉自己紫府的位置似乎有什么因着这紫雷而在咆哮,月逍皱了皱眉,对就是想要吃掉这些雷电。 月逍猛一有这个想法,自己也吃了一惊,碰上雷电那不是找死吗?为什么自己的紫府的元婴是想要找死吗? 月逍强行的忍住了自己这种莫名的。 水月不解的看了她一眼,“你认识那人?若是想帮他也不是这会儿,这天劫若是他自己一个人能接受最好,这直接关系到他升仙以后的修炼,这雷劫可以很好的将他体内的灵力化作元力。” 月逍唇角微动,“仙界不是永生吗?” 水月眸子微闪,“仙界说白了不过是虚仙。虚仙也是有生命的,不过却是比修真者长了不少,可以增长数万年。而且仙界之上还有神界,神界之上,还有九重天。” 这都是月逍不曾听说过的,不由得瞪大了眸子。 不知道是不是月逍的幻觉,那方的雷劫已经历练完,那少年坏了不少的法器,身子也有些狼狈,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熠熠发光。等到那接引之光达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的一双眸子倏尔的向月逍和水月真人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水月轻笑一声,“不愧是天灵根。竟然能够感觉到本尊的位置。” “二位真是好雅兴呀!竟躲在半空中,莫非是我小爹爹太过倾城?”一个欠扁的声音在月逍和水月的身后传来,水月一惊,竟然有人能够这般的靠近自己的分身,而自己竟没有察觉。 月逍来不及打量那少年。那少年已经欢快的跳到了她的跟前来,“咦,骨龄竟然不足一年,真是好玩。”顿了顿又道,“你和本少爷长得好像啊!” 月逍有些不悦,伸手拂去了那少年抓着自己手腕的手。 水月抱着月逍微微躲过。眼里却是闪过了一道异芒,自己被封印束缚了许久,外面的许多事都已经不太清楚了。修真界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少年,对方身上的修为明显的已经高出了修真界,该是仙界之人才是。 “哼!”那少年冷哼一声,“来人,给本少爷把这个小妞抢回去。” 说着那少年神识一动。一个巨大的黑玉宝座出现在半空中,他就这么懒懒的躺在了上面。 月逍看了这少年一眼。不由得呼吸以滞,这……这……这世界怎么可以有这么美的男子,清纯至极,却又妖冶至极,妩媚的让人心神不稳。 月逍长呼了一口气,总觉得这个少年好生的眼熟,月逍神识一动,却是掏出了一面小镜子,这镜子中的女子红衣妖娆,长眉连娟,一双眸子更是宛如天空繁星,美的妙不可言。只是这脸,这脸看起来似乎还是自己以前的那张脸,但又是有些不同了。 月逍在回望了那少年一眼,竟然真的和自己有七八分的相像。 “难不成是母亲的私生子?自己多出来的弟弟?”月逍有些疑惑,水月却是广袖轻拂,那少年的配来的人都被甩到了一侧。 少年愣了一下,他这些手下拿出任何一个可都是元婴期以上的,怎么这个蓝衣男子这般的厉害,不由的俊眉微挑,带着几分邪性道,“既然如此,不若本座会会你们。” 那少年手微动,手底下却是一张焦琴,月逍微微惊愕,莫不是音攻,她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是上界的修为了,但是因为记忆的混乱导致她在某些地方上就大大的不如旁人了。一个人决斗能否取胜除了修为还有法器和应战经验。 那音波带着阵阵的杀伐之力,水月有些不耐,宛如海浪般的水波向着那少年涌去,那少年虽然修为也是上界的水准,但是明显的不是水月真人的对手,仙人与仙人之间修为的不同也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 水月也是第一次碰上人,竟然敢这般挑衅他堂堂的北界之主的少年,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少年的骨龄也不过百岁,竟是能飞入仙界,让水月眼底滑过一抹赞叹,但是手底下却是丝毫没有留情。 远处金光中的人眸子闪过一道惊讶之光,随机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术,竟是从接引之光中破身而出直窜到了水月真人和那少年之间,底下观看的人都不由得大惊,这是什么情况,竟然不在接引之光之中飞升。 詹台云泽黑袍如云,下手却是毫不犹豫,他先是施展出一个巨大的紫云屏障,将那少年死死的护住了,“诛仙斩!” 巨大的白色飞轮从詹台云泽的袖口处飞了出来,这诛仙斩他从未用过,这是他意外得到的一个神器,即便是仙人被它碰到了也会诛灭的。 水月眸子闪过一抹诧异,心中暗道现在飞升的修仙者当真是前途不可限量,他最擅长施展的便是水系的功法,那巨大的海浪在空中凝结成了一条巨龙,他的修为本已经到了绝仙的后期,詹台云泽再是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散仙罢了。 不过好在他们都受到了规则之力的束缚,在修真界的修为也并不是那么的太过突出。 月逍莫名的扫过那黑玉宝座上的邪魅少年,心中有些莫名的怜惜,他似乎受了重伤,一股薄薄的雾气喷薄而出在他的周身飞快的运转着,但是眉眼间却是看不出任何的不耐。 月逍看着对方,对方也在盯着她,月无邪皱了皱眉,这个女子身上果真与自己没有半点的血缘关系,仔细看来也和凤庭爹爹他们画的娘亲的画像不是很一样。 月无邪冷哼一声,不论如何,到了自己的手里就甭想出去了。 这个女子竟然敢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倒是有些趣味,哎,最起码比凌贝贝那个跟屁虫有趣多了。 月无邪蔫坏的看了月逍一眼,又一扫处于下风的詹台云泽,便如一阵风般的到了月逍跟前,手一动便挟持了月逍,声音很欠扁的道,“喂,那边穿蓝衣的那个,你若是不住手,我可就杀了这个女人了。” 水月听了身子一缓,詹台云泽却是瞅准了时机,诛仙斩擦着水月的臂膀过去了,还带起了一道黑烟。 月逍大惊,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月水真人更是亲近一些的。 又看了看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心中暗道,骨龄不过百岁的小娃娃竟然也敢这么欺负老娘,心神一动,“桃子!” 饕餮的身影迅速闪现在月无邪的背后,月无邪一愣,月逍的手里却已经拿着混沌剑向着月无邪袭去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看着少年那惊慌失措的眼神,月逍觉得心底莫名的有些疼痛。 就在这时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由远及近,却是化神期的修为。这修为虽然对月逍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现在她和水月的修为都被规则限制住了,难免有些担忧。 长剑微动,月逍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拉力将自己和月无邪分开了,一个粗鲁而焦急的声音传来,“凌月逍,你可知他是谁?”

上一篇   271 接引

下一篇   273 冥域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