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再遇旧人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59 再遇旧人

月逍踩着混沌剑凭空而立,她所在的正是妖族的地盘,这里原本是山清水秀一片清明的,但是如今却是生灵涂炭,怎么看怎么令人心悸。 月逍落在地上,手里拿着混沌剑一步步的向山上走去,红色的裙摆如云一般的在她脚下飘荡着。 “嗯啊……”一个细碎似是破裂的声音传来,月逍愣了一下,长剑挑开那些草丛,竟是一条从中间被斩断了大半的蛇,那蛇的上下半身还在剧烈的耸动着。 那蛇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过来,拼命的化成了人形,“救我……” 那声音,那样子,月逍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子,这个人化成灰她都认识,“这……这是黑蛇余末,当初好像是因为自己,他被百里奕赶出了妖族。” 虽然对黑色余末的做法,月逍很是不喜欢,但是它毕竟是百里奕的族人,况且月逍觉得这个黑蛇虽然狠厉了一点,但是对妖族却是十分上心的,否则当年也不会爬去找自己报仇了。 月逍便是有天大的本领却也是控制不了生老病死,这黑蛇的样子,似乎已经支撑了许久,天下逆天的良药能有几枚,他如今的情形却也是等不得那什么灵丹妙药了。 余末睁开墨绿色的眼睛看了眼月逍,也是一愣,“是你啊!……嗯,噗!嘻哈二长老都受了伤,他们已经撤退到了密道内,求你救他们!” 月逍点了点头。 “还是算了,金鹏魔尊也来了。你不是他们的对手的。”余末唇角勾出一抹笑,看了看月逍的脸庞道,“你真美,不愧是王选中的女人。” “你不会死的!”月逍想扶住他,却是无从下手,他的下身已经开始变成了巨大的蛇尾。月逍还记得他当初捉弄自己缠住自己的脚腕,如今那身躯已经从中间断裂开来,流出了许多的肠子,上下半身被斩断的地方仅仅连着一层皮。 “没用的,我的妖丹有两千年的修为,你拿去吧,只要净化一下,也是可以用的。”黑蛇余末喷出一口鲜血,他的眸光开始涣散,眼里是淡淡是彩光。 月逍感觉身子十分的僵硬。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她心底流淌,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她熟悉的人离她远去,尽管这些人有些曾经是她的仇人。 余末终于化成了一条巨大的黑蛇。月逍取了他的妖丹,将他葬了。 她翻看了余末的伤口,似乎也只有他的天敌那只金鹏可以做到了。 月逍不想让它的身体被人取走炼化,便将它埋在了妖族的山脚下,她想黑蛇余末大概是很喜欢这座山的。喜欢见到那些吵吵闹闹的家伙们的。 月逍一跃站在了那曾经走过的山上,那些原本会说话的桌椅早已经是凌乱不堪。 月逍静静的走过,难怪小兰花会那般,就是她一个外人也有些心疼。 “把百里奕交出来!” 一个中年男子阴沉的声音的响起,月逍偷偷的用鸿蒙珠隐藏了起来,她如今的修为可以让所有的人都不在发现自己的所在。当然除非那人有先天的预感就不同而论了。 “老家伙们,别以为你们躲在了地道里,老子就拿你们没办法了。怎么样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那中年人的声音继续传来。身边还有女子娇俏的声音。 月逍脸色沉了沉,她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担心百里奕出现会鲁莽行事,毕竟这是他的家和家人,他若是太过平淡了。就不是百里奕了。 “呸,大金鹏。我们的王是不在,你这两下子怎么能够比得上王,还想让我们认你为主,你做梦去吧!”一个苍老的声音怒斥道。 “嘻老头,咱们斗嘴了那么久,就你这句话说的让我顺心。”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回道。 “哦?真的没关系吗?”那中年人的声音又响起,“我可是听说,你们二老给百里奕准备了不少美女,等他回来享用的。” “你无耻!”嘻哈二老的声音同时响起。 “无耻吗?”金鹏魔尊的声音笑的十分刺耳,撩拨了一下身边的美人道,“美人,你说我无耻吗?” “魔尊最是厉害了,昨夜弄的人家,人家……”那少女的声音欲说还休,凌月逍却是听的耳朵一震,这,这不是凌潇的声音吗? 金鹏魔尊哈哈一笑,“听见了吗?两位老家伙,我的宝贝说我很厉害,想来你们妖族的那些女子恐怕还不一定能够在本尊的身下受的住,嗯,这些妖人好像真是弱了一些,哈哈” “金鹏魔尊,你个老不要脸的。” “嘻哈二老,别本尊给你们个脸,便不要脸了。给你们一日的时光,好好的想想,若是投在我麾下,我定会保你妖族无恙,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那些上供的美人看起来滋味是不错的。” “无耻……无耻……”两个苍老的声音此起彼伏。 “把他们带下去,真是扫兴。”金鹏魔尊冷哼了一声,“美人,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说着便开始扯凌潇的衣衫,一只手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滑入了凌潇的衣衫之内。 凌月逍跟着那些押着嘻哈二老的人走了一段,不得不承认这个金鹏魔尊有几分能耐,这里设置的阵法只有魔族人才可以自由的出入。 月逍只得退了出来,想从金鹏魔尊之处看看能不能找到下手的地方。 月逍一只脚刚迈进妖族的大殿,却是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住了,那金鹏魔尊竟然奢靡淫yin乱至此,那中年的身子将凌潇脱了个精光,按在大殿的长椅上,做的正是男欢女爱之事,甚至让人都能够看到他撞入凌潇体内的影子。 再看宝座之下,几乎每个魔族的将领都都搂着一个女人在做苟且之事,这些女人之中神色各异,有乐意有不乐意的,有妖族的女子,有魔族的女子。 月逍身子僵了僵,她现在用鸿蒙珠隐匿住了全身,这些人是看不到自己的。月逍觉得还是出去先透透气的好,好好的妖族大殿竟成了群欢的地方,满屋子的欢爱味道,不知道百里奕知道了得多气愤。 月逍刚想迈出大殿,却听见一个细腻的嘤咛声,月逍转过头,却发现大殿最角落的一处,一个魔族男子正按着一个绿衣女子,头埋在她的胸前不断的啃噬着。一只手在那女子的下体之处不断的玩弄着。 女子衣衫暴漏,双眼含泪,却是被捆绑着丢在那处角落。 那人赫然是慕悦,月逍见她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心中越发的痛恨那些个魔族之人,本来她对魔族之人说不上有好感,却也是普普通通,但是金鹏魔尊的这一派的做法大大的刺激了月逍。 月逍手掌一拍,那魔族的男子便昏昏沉沉的倒在了慕悦的肚子上,一只手还放在慕悦的下体上。 月逍不敢在这大殿里闹出动静来,又不知道慕悦是缘何被带到此处的,但是他们相处过一段时日,月逍对慕悦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慕悦抬头见月逍半个身影缓缓的露出,眼睛激动的满是泪水。 月逍下手利索的将七彩流星针插入了那个魔人的脑部,这个做法不仅费了那个魔族男人的修为,也让他记不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魔族人最是崇强凌弱,这有的他好受的了。 慕悦冲着月逍猛地摇头又点头,月逍不明所以,担心她说话会惊动了上方的金鹏魔尊,便将她提了起来,直接掠了出去。 金鹏魔尊似有所感,想要追出去,看看究竟,但是下体与凌潇连在一起,那凌潇正得趣,哪里舍得让他走,一只藕臂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脖子,“魔尊,谁敢在您的掌控下捣乱啊,肯定是有那个艳羡您威武的魔女来捣乱。” 金鹏魔尊听她这么说,疑心便消了大半,“小美人是怕魔尊去爱别人吧,嘻嘻,你是本尊心头的好,本尊可是舍不得你的。”说着又撞击了凌潇几下,似笑非笑的盯着身下的人,那上欲火的眸子似乎穿透了凌潇看到了凌秋思。 “魔尊,您答应人家的事情可不要忘了!” “忘不了,忘不了……不就是杀了那个凌月逍,救出你母亲嘛!” “哼……嗯啊,魔尊你好坏!”凌潇的声音断断续续,呢呢喃喃,更刺激了大殿里其他的人。 却说月逍提着慕悦一口气飞得离了大殿好远才把慕悦放了下来,扯开了慕悦身上的束缚,又丢给了她一件衣服才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慕悦正为刚刚被月逍看到了那么一幕有些害羞,虽然她身为魔族人不在乎什么贞节,更是喜欢肉欲一些,但是不知道为何被凌月逍看到,她就有些做贼心虚,而且她本就是不喜欢那个欺负自己的人,她喜欢的是裘公子,她害怕月逍会告诉裘公子。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认定月逍与那裘公子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说不说,磨磨唧唧的!”月逍被慕悦看的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悦这才抽抽涕涕的道,“我是来追凌潇姐姐的,谁知道她居然带着我们魔尊的人投奔了金鹏魔尊,呜呜……”

上一篇   258 红衣女子

下一篇   260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