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集会

月逍虽然不知道为何这次家族大聚会,非要让自己参加,毕竟自己已经不再实质性的承担什么职位了。 不过想到好久也没有见过那些熟悉的老家伙了,月逍还是选择了同云雾宗的大队伍一起出发。 这一出发正好错过了凌秋的到来, 七彩祥云宝车内,凌月逍抱着月无邪,姬无尘和凌无意分别坐在了两侧,颜子轩被留在了云雾宗的丹房中,凤庭似乎因为姬无尘给他传递的消息,受了什么刺激,死活认为是自己顾念与邱长月的师兄妹亲情分险些害了月逍,不做出个事情来,誓不回去。 对此月逍颇为无语。 凌春因为腿的原因也被留在了云雾宗内,正好可以接待凌秋,姊妹相见。 小无邪自从上了路就十分的乖巧,乖巧的有些不像话,让月逍有些心疼。但是她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去詹台家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 因为詹台家的城府最靠近琉璃界和赤羽大陆的中间,所以这次合作商议地点便设在了詹台府内。 此时此刻花纤楼,素因和柳清韵正端坐在正堂内,听到月逍来临的消息,心中十分的激动,渴望着她可以顺道来月城,因为没有月逍的命令,她们是不准与她见面的。 不知道为何对于月逍,素因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崇拜感,连带着柳清韵也是了。 如今的柳清韵已经是修为不凡,虽然比不得素因,但是她在管理上却是一把手,很快花纤楼接待外客这一部分便随她管辖了。 两个人正相对无语,外面一个小丫鬟突然敲门道,“墨雪姐姐,那个夜公子又来了!” 夜公子?正是元昭雪的后宫之一的夜冥。柳清韵曾为良人前的未婚夫。 柳清韵的手不自然的僵了僵,这几日这个夜冥总是来,来了必点自己,每次都是疯狂至极!这让许多自己的老客都有些不高兴了。 “让他滚!”柳清韵有些厌倦的道,但是不知道为何每次夜冥到来,她心底还是有几分莫名的期待的,虽然在他眼里自己是个替代的工具。 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柳清韵偏偏要接更多的客,让元昭雪的这张脸,可以是个人便可以碰。 素因看了她一眼。“都这么久了,你还是不够淡定,来者是客。你且看看他能出多少灵石!” 柳清韵长叹了一声,“也罢!说不定还能打听点消息呢。要是能够破坏下那个贱人的好事,我心中也是舒服的。”说着随着那小丫鬟一扭一摆的向着前方走去。 柳清韵已经拒绝了夜冥许多次了,虽然凭着夜冥的本事,他硬闯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自出生来的高傲。便不允许他这么做,今日她不见,他便明日来,他就不信等不到她。 说起来也有些怪异,柳清韵这么拒绝了他几次,他倒是有些非她不可了。也许以前是因为和元昭雪类似的模样。但是后来,连他自己也有些说不清楚。 柳清韵的性子更直,更烈一些。这与元昭雪的圆润温软完全的不同。 柳清韵懒懒的坐在了夜冥的对面,手里握着一个轻巧的玉杯,竟是胚胎玉,从外面可以看见里面的水,柳清韵不知道想什么轻轻的晃了晃那小杯子。夜冥就感觉全身都在欲火焚身,他站起了刚想靠近柳清韵。却被柳清韵轻轻的推开了。 “哟,是李爷来了,快请快请!”柳清韵的态度却来了个大反转,样子要多殷勤就有多殷勤,看的夜冥双眸怒火中烧,为何在她的眼里自己堂堂的夜少,风流倜傥竟然还比不了一个小白脸。 夜冥的手指握了握,他很想施展暴力,但是花纤楼这个地盘,却又不是他擅自可以动的,且不说这里藏着多少秘密的力量。 就是被元昭雪知道了,也没自己的好。 不知道是不是夜冥多心,夜冥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似乎总是在故意忽视自己。 夜冥唇角勾出一抹笑,她该不会是在意自己的吧,“欲擒故纵可是不好玩的。” 然而夜冥的笑还未落地,便被迎面走来的一个白衣公子,给吓住了。 元昭雪白衣翩翩,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但是夜冥却是感觉浑身冰冷,心中的热情顿时浇灭了。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元昭雪了。 此时的元昭雪确实十分的愤怒,在她如今的认知里,夜冥是最最忠诚的一个,这也是她从魔人窟逃生之后先来找他的原因,没想到却得到手下汇报,他竟然在这里。 柳清韵冷冷一笑,顶着一张和元昭雪相似的面孔,继续却接客了,路过夜冥两人还不忘向身旁的人吩咐道,“记得收夜少五千中品灵石!” 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就是抢劫! 元昭雪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夜冥心中微微跳了一下……感觉一道风刮过自己的脸颊,竟是莫名的昏厥了过去。 柳清韵下意识的转过脸来,却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詹台家的别院内,月逍逗弄着小无邪发出咯咯的声音,无意站在她的身侧,似乎在时刻警惕着有人靠近。 姬无尘去了内院转了一圈儿,后又和詹台云泽一块从里面走了出来。 詹台云泽虽然依旧是那副无辜的呆萌兔子样,但是明显的成熟了不少,一双眸子自月逍进入院中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姬无尘阴沉着脸,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差不多已经到齐了,我们也进去吧!”姬无尘上前站在了月逍的一侧,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月无邪光滑的小脸。 “嗯!”月逍应了一声,无意将无邪接了过去,走在月逍的右后边,詹台云泽摸了摸鼻子,也跟了上去。 因为无邪那危险的一魄,月逍现在几乎是时时刻刻将他带在身边,生怕被元昭雪他们钻了空子。 “乖乖——我的小无邪!” 月逍的脚刚踏进大厅。就听见后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由得下意识的身子往旁边一侧,好嘛竟是月家十三长老,后面跟着急匆匆的大长老和如冰块般的四长老,月家的长老们素来是月家的后招,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出现在了三个,还都是重量级的人物。 四长老是十三位长老中唯一的女性。 无意看见十三长老冲过来,下意识的往月逍身后缩了缩。 “十三长老,别来无恙啊!”月逍淡淡地看着十三长老,这个老家伙一见到无邪就似乎忘记了周边的人了。 大长老对着月逍点了点头。四长老自从进来以后眸光就没有离开过月无邪。 凌月逍对此颇为无感。 安家、詹台家……云雾宗……蓬莱岛各个门派都已经渐渐的到齐了。 最后来的是凤家的老祖,都快半截进棺材的人了,竟然身边还带了一对双胞胎的绝色美女。十分的腻歪,颇有些为老不尊,似乎一点都没有把这次的集会放在心上。 月逍蹙了蹙眉,因为凤庭的关系对凤家的人印象十分差。 当然凤家老祖出面,跟在后面护送的人也不少。凌月逍隐隐约约的感觉凤家的队伍里有个人总是上下打量着自己。 月逍蹙了蹙眉,当真是好没教养。 因为无邪的关系,安家和詹台家对无邪可是十分眼馋,两个老头儿恨不得自家的孙女、孙子的赶紧成亲,可詹台云泽与安柔却是互看不顺眼,而且明显的詹台云泽的眸光直直的盯着人家月逍。 如果每道视线都是一个激光。月逍感觉自己都快被穿成筛子了。 姬无尘感觉到了她的不适,微微侧身替她挡住了大半。 月家因为无邪的关系,所以和月逍还算是融洽。并没有因为上次闹得不快而生疏。 月逍扫过众人,竟然没有看见詹台夫人,不由得下意识的望了一眼,詹台域和詹台云泽的方向。 詹台家主面色阴冷,身旁却是坐了一个妙龄女子。那女子骨龄虽然不年轻,但是姿容却是十分出众的。 月逍未曾对这小人物上过心。许是詹台域的某个小妾吧,心中有点替詹台夫人不值,不过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她也不好掺合。 所以月逍也仅仅是一扫,便将视线转向了还在对着小无邪乐呵呵的十三长老,笑的颇为阴测测的道,“想不到我出去一趟,几位长老竟帮我弄了个儿子出来!” 那声音极是咬牙切齿,不是她不喜欢无邪,而是这个儿子居然、居然没有经过她的肚子就出来了,而且十三位长老事先也没告诉自己一下,虽然曾经说过一些稀奇古怪的相关的话题,但是那个时候的月逍哪里会想到这儿,自是自动屏蔽了。 凌月逍不去瞧詹台域那方向,可偏偏有人不识抬举的总是往自己这方看,月逍觉得十分的讨厌,一股强大的气流猛地袭向那女子。 那女子原本是坐在詹台域的一侧,詹台域正出神,来不及顾忌她,况且现在月逍的修为早已经不是他詹台域所能够抵挡的。 嘭的一声,那女子坐着的椅子被击了个粉碎,更是毫无预兆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女子虽然姿容妖媚,此刻却也是顾不得向詹台域撒娇,一张白皙的脸涨得通红。 众人面面相觑本来就为詹台域让一个妾上这等场面所不齿,此刻更是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詹台域的面上也觉得有几分难堪,此刻哪里顾得怜香惜玉。 不过似乎感觉到那股气流的来处,便将冰冷的目光投向了月逍,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詹台云泽自是詹台域怀疑的主要对象,詹台云泽自是看到了月逍的出手,脸上更是一片惊愕。 “畜生!”詹台域忽然对着詹台云泽大喊道。 “哼!”凌月逍却是将詹台域打向詹台云泽的风刀截了下来,“詹台家主,麻烦你不要对我的男人动手动脚,有那功夫,你还是多教教你的女人些礼节吧,省的小门小户的总是爱给人行大礼!” “还不快起来!”詹台域此刻气十分的不顺,詹台家的老祖则是冷眼旁观。一点都没有阻止双方的意思,别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似乎此刻他对那个妙龄女子动了杀机。 感觉到背后的杀气,詹台域大惊,父亲素日笑嘻嘻的,可要真的杀个人,保准让那个人死的无知无觉。而现在在父亲的眼里詹台云泽重过了一切,心下有些懊恼自己刚刚对云泽出手,毕竟现在还有好多外人看着呢。 “家主!”那女子抽抽涕涕的起身,却是眉眼飞扬。顾盼神兮,让人恨不得好好的蹂躏一番。 众人的目光越发的不屑了,但是此女子的唇角却是微微露出了几分的笑意。此人正是夜子衿的部下红拂。 红拂笑的极冷,她的目的便是为逍遥宗拉拢势力,如今的逍遥晴已死,自己的主子夜子衿已经是一宗之主,若不是为得他的欢心。自己哪里会费心的讨詹台域欢心。不过这个詹台域真是蠢,竟然被自己哄住了,还将经常的为了自己惩罚自己的妻子。 这让红拂有了一种在夜子衿处无法满足的大大的超越感,可是偏偏今日来了个极美的女子,那女子不仅极美,身边跟着的俱是难以言说的俊美男子。让红拂有些嫉妒。 毕竟是詹台家的家事,别人也不好插手,众人看了一阵热闹。见詹台域那小妾走了出去,凤家老祖才清了清嗓子道,“咱们还是长话短说,开始正事吧!” 站在他身后的双胞胎姊妹一左一右的给他揉捏着肩膀,凤家家主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没想到父亲老了老了,竟然还来了这么一出儿。 站在凤家家主身后的是他的庶出女儿凤卿。嫁的是同宗的嫡系。 凤卿抱着一个孩子,眼睛不断的瞟在月逍身上,月逍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确实是不认得这个女子。 今日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她何时成了女子公敌了,这可都是元昭雪的专项啊。 安老祖最为年长,修为也是最高的,他锐利而内敛的目光环视了一周,眉头微皱,“闲杂人等都出去!” 闲杂人!所有的人都愣了愣。 却是很快不断的有人被请了出去,只留下了各家的家主和精英弟子,就连詹台老祖的那两个绝色美女多没放过,更别说凤卿和那个红拂了。 凤家老祖无奈的摇了摇头,“都这把年纪了,还死正经!有什么乐趣!” 月逍与姬无尘、詹台云泽和月家的人坐在一处,合欢宫里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估计是位新提拔的长老、侯家来的是侯三宝…… 安老祖将“金凤大陆的凤家劝他们交出凌月逍,两大陆团结一心共同对抗魔族……”又给月逍列数条罪状……当然后来安家老祖调查证明那是假的,并对此事情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不光说月逍与安家的关系,就是与其他家族也是紧密相连的,谁都做不得主的。 而且安家也不想让月逍死,毕竟月逍被交出去,对他们安家一点好处都没有。 詹台老祖本是想和安家结亲的,但是没想到后来凌月逍又出现了,自己的孙子似乎和凌月逍又发生了什么,眼睛又瞥过那精神的月无邪,想起月逍当年的威风心中也是打起了小算盘。 众人各怀心思,月逍虽然不能猜出所有的想法,但是却知道,元昭雪利用金凤大陆的凤家来逼迫赤羽大陆和琉璃界将自己交出去的想法,可是瞎了! 且不说元昭雪在金凤大陆的时候,沈半莲不知道脑袋抽了哪根筋的拆她的后台,就是现在桐城派估计也不是十分好受,元昭雪的势力,恐怕也只能依靠金凤大陆那边儿了。 这个事情一过,便是如何对付魔族。 对于魔族人月逍虽然不是那么的偏激,但是月逍却是容不得这些人肆意的杀虐,就连普通的凡人都不放过,当真是可恶。 祁蒙大陆的封印虽然现在魔将以上的魔可以自由出入,但是魔族的小妖基本都是被封在祁蒙大陆。 这是丢卒保车,此刻月逍想起当年仙界对于祁蒙大陆就采取的此做法就有些心寒。 如今道魔之战愈演愈烈,仙界的人却是诡异的沉寂了,不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就是别有所图。 同是道修,他们仙界的子民是人。难道修真界就不是了嘛。 月逍虽是痛恨,别人却未必知晓这些。 这般说出来费力不讨好又不解决实际问题是钱,月逍自是没有说。但是月逍却也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消息,便是封印最多还支撑个两三日。 他们这些大家族的意思是将魔族人引到一处开战,不然的话就会生灵涂炭,他们这些道修到时候自保都困难,更何况那些凡人呢。 可是将魔族人引到哪儿去呢? 一番争执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詹台长老见一时之间难以决定,便让大家稍作休息,明日在进行。 月逍总是有些不安。甚至有点担心凌秋思,因着是今日让大家好生想想,明日还说这个问题。月逍便准备带无邪出去。而且今日还是丹门大比的日子,她有些不放心颜子轩。 月逍从无意的怀中接过孩子,无邪咯咯的笑的十分的响亮,就连刚刚有些郁闷的修仙者也因为他这一笑,竟是有些开怀。 一个女子跌跌撞撞的向着月逍跑来。月逍微微侧身错过了那女子,那女子顿时摔在了地上,赫然是凤卿。 “少奶奶,少奶奶!”几个小丫鬟急忙上前架住了她,便将她扯了下去。 不知道为何月逍直觉上有些不喜欢这个女子。 詹台云泽突然上前凑到了月逍跟前,“你认识那个女人?当年颜子轩还和她闹过一段风云呢。她叫凤卿!” 月逍的脸瞬间黑了,心道,你们惹的桃花债自己不收拾好。还让这群女人到我眼前晃悠,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们。 “咯咯……” 无邪笑的越发的开心了,却把月逍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无邪似乎能够看穿人心。甚至是自己刚刚的坏念头一闪过,这厮就是两眼冒金光。可偏偏他又不到一岁,让月逍有些错觉。 姬无尘和詹台云泽互看了一眼,姬无尘对詹台云泽做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这个小子看着蔫不蔫的,公报私仇,估计颜子轩这阵子有的受了。 嗯,就当是那几日独自霸占月逍的小惩罚吧。 虽然如此月逍并没有熄了要去丹门看看的念头,况且离这儿也不远,尤其是元昭雪还要参加那个什么丹赛,真是令人觉得不踏实。 月花远远的看着月逍,不知道师门里在交代什么任务,她的视线有些急迫的总是往月逍这边扫。 就在这时,远处缓缓的走来两个人。 月逍叹了一口气,还是赶紧走吧,这一院子都是熟人,说不定不知道会在哪儿又被绊住了。 无意撩起车帘,詹台云泽率先上了车,接过了小无邪,虽然和颜子轩他们有时候会互相使个小坏,但是那也仅限于内部人。 月逍站在车台阶处,姬无尘站在她的身后笑嘻嘻的看着她,男俊女靓,含情脉脉,羡煞了不少人。 “逍儿……逍儿每次见了我都跑的这么快!”一个痞痞的声音在月逍的一侧响起,月逍本不想理会,却听一道尖锐的女声道,“又是你,真是不安分!” “红拂!”夜子衿斥责了身边的女人一声。 月逍回过头来,那人赫然是詹台域的小妾,原来叫红拂。车内的詹台云泽顿时冷气四溢,凌无意冷哼了一声,只身进了车内,放下了帘子来。 月逍收回了迈出去的一只脚,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人。 夜子衿今天知道月逍肯定会到,本是事先打扮过一番的,但是见月逍这般模样,心中又开始打突突。 “她是你的人?”月逍扫了红拂一眼,将目光落在夜子衿身上。 夜子衿一愣,难道月逍误会了吗?“不……她不是我的人!”夜子衿的声音十分的急迫,确实红拂是他的属下,虽然也曾当过自己的宠物,可自己很久已经不近女色了,她应该不算是自己的人。 夜子衿话音刚落,红拂一张俏脸顿时异常的难堪。 “那就麻烦你让开点!”月逍淡淡的对詹台云泽吩咐道,她早就看不惯这种破坏人家家庭的,况且詹台夫人与月逍的私交甚好,送上门岂有不管之理。

上一篇   246 忧虑

下一篇   248 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