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美人剑的来历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38 美人剑的来历

“主子!”无意站在月逍的身后,有些不理解她为何要呆呆的站在窗边。 月逍体内的蔽日剑在疯狂的旋转着,月逍虽然也用过蔽日剑,但是几乎每一次用蔽日剑都是会付出一定代价的,月逍有些不理解它为何在此刻横冲直撞,月逍抚了抚肚子,就看见房间内的桃灼已经向外望了进来,他眉眼含笑。 月逍却是有些窘迫。 “过来!”桃灼示意凌月逍进屋,月逍看了看他身侧的百里奕缓缓的摇了摇头。 桃灼好笑的摇了摇头,从房间内走了出来,这里风景独好,到处都是极其干净的花瓣,月逍和桃灼并没有去其他修士的地方,而是去了原本就为月逍预备的单独的房间。 月逍抿了抿唇,确实她进这逍遥府也不仅仅只是为了看桃灼一眼,而是心中有一个难以言说的想法,她想双修……但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桃灼的手十分的轻柔,就如同那漫天的桃花瓣,轻轻的抚弄着月逍的双颊,月逍脸一红,不知道平素那般倔强的桃灼为何会突然变性子,好半晌才低声道,“你……不该怪我吗?” 桃灼一愣,收了手,“我确实怪过你。可是谁让我爱你比你多呢,爱的多了注定是要输,可是再我以为生命要结束的时候,我还想,就算是输,我也认了,谁让那个人是月逍。” 看着桃灼真挚的眉眼,月逍有那么片刻的恍惚,原来她不是没有得到过,只是她从未注意和珍惜过。 “傻瓜!”凌月逍轻捶了桃灼一下。 桃灼顺势将月逍揽入怀中,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些日子要让逍逍照顾下妖族了,我担心那个半莲会找他们的麻烦。” 桃灼有些奇怪。那个半莲明明对他们恨之入骨,却又偏偏留了他们的性命,这实在是不符合他魔尊的做法。最要命的是这个半莲明明可以吸收掉他们所有的功力,让他们变成一具苍老的废尸,却又偏偏留下了他们的修为到筑基期。 这个男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反常即为妖,桃灼神色有些不定,心中却是越发的肯定这个沈半莲和凌月逍交情匪浅,就如他们当初知道这个大魔头想要劫持逍逍一般,难道他也喜欢逍逍? 桃灼心中一惊,身子挺的僵直。 “怎么了?”月逍软软的身子贴在他的身上。眼中带着关切。 桃灼急忙回过神来,不论如何这件事最好是不能够让逍逍知道的,自己对添上一个魔族的魔尊当伙伴十分的不爽。 月逍踮起脚在桃灼的唇上轻吻了一下。感受到唇瓣的柔软,桃灼下意识的勾住了凌月逍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月逍顿时感觉整个身体如一团沸腾的火。 月逍的手指滑过桃灼的胸膛,桃灼的眸子一暗。却是抓住了月逍的手道,“逍逍,想要桃灼也想,只是现在不行,我体内魔气甚重,最忌讳男女之事。若是传入你体内就不好了。” 月逍手在桃灼身上一探,果然!原本她一直关注着百里奕并未注意到,眼睛眯了眯。这个沈半莲究竟想做什么? 如今他们身上的魔气已经十分的严重,根本不是平常的小打小闹就可以消除掉的,月逍脑中忽的一闪,她想到了两个人:颜子轩和妙光圣。 但是这半年来妙光圣就好像失踪了一般,又去哪里找他呢? 子轩是医仙可以治疗好百里奕和桃灼。但是要完全的净化还非得月逍不可。 “要不,你先将魔气转移我到身上如何?”月逍想着。自己既然都能让魔族追寻的至宝蔽日剑认主,是不是就代表着魔气对自己无用呢? “胡闹!”桃灼冷声道,手不客气的在月逍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见月逍低落又凑到她耳边道,“怎么?想要了?”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诱惑力,凌月逍脸色一红,啐了一口,“没正经的!”却是越发的不好意思跟桃灼开口了,又担心自己一下子弄巧成拙反将对方采补了就不太好了。 “你不就喜欢爷这没正经的吗?” “对了,你可知道美人剑吗?”凌月逍突然开口问道,前世元昭雪凭借着那把剑所向披靡,那剑究竟有何秘密呢? 桃灼看了凌月逍一眼,有些迟疑,“你怎么想起问那把破剑来了?” “它原本是属于合欢宫的,但是现在却在我的一个死敌手里。”月逍淡淡的说,“我觉得如果我不知道它的秘密,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想当年那人可以凭着那样一把剑横行修真界,可见它定是有着她月逍不知道非凡之处。 “这事说来,美人剑虽然是由凌梅那个女子所铸的本命剑,但是我却是要比她知道的更加的清楚,当年凌雪不知道许给了梅花树精什么好处,竟让有三千年修为的那个傲气的家伙甘愿屈身进入美人剑融合了美人剑的剑灵。” 月逍大惊,“你是说现在的美人剑,已经不是纯粹的美人剑了?” “应该是吧,当初他们就挡着我的面交易的,当时我还不过是个修为很低的小毛头。”桃灼说道,“你的死对头究竟是谁?” “或许她的名字你也听过,元昭雪!嗯,前世,你好像还落入她的手中呢?不过不知道为何没成为她的男人?”凌月逍颇有些恶作剧的看向桃灼。 元昭雪?怎么会是她?桃灼在琉璃界开设餐饮行业,自是少不了这个琉璃界的名人捧场的,虽然说不上关系多么好,多少是会给对方一些薄面的。 但是现在才知道月逍的死敌竟然是那个女人,唇角有些僵硬,眼睛有些紧张的看着月逍。 月逍愣了愣,想当初雪衣知道真相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复杂的心情。只是当初自己连自己都有些信不过,哪里还敢在轻信他人? “是我没有告诉你……”月逍道。 桃灼苦笑一声,“我早该想到了,合欢宫传承殿里闯入的那个人就是她吧!” “嗯,不错,她盗了我合欢宫的功法和美人剑!”月逍淡淡的道。 桃灼的眸子滑过一抹诧异,在堂堂的修仙大能竟然是个小偷怎么想让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龌龊,哪怕她是光明正大的来抢,桃灼的眸底滑过一抹轻蔑。 不知道是不是桃灼多心,他下意识的将月逍刚刚的话又回味了几遍,“前世……你好像还落入她的手中呢?不过不知道为何没成为她的男人?” 这话如何都听起来诡异,月逍是要暗示什么吗?自己顶多是和元昭雪有过主客关系,何时太过亲密过,月逍该不会是误会了。 “你很想我成为别人的男人?”桃灼最终是敲定在这句话上,身子一动却是将月逍死死的压在了身下,不论修为,单单是男人与女人,月逍是不若桃灼的,桃灼带着惩罚性的从她的耳边、脖颈、胸前咬过,似乎在宣泄自己的不满,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月逍的身子的敏感部位。 手一动却是将那如意天衣从月逍身上剥了起来。 如意天衣似乎很懂月逍的心意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做一件平凡的衣服,绚丽的背景。 桃灼的手指轻轻的下滑,静静的抚摸着那熟悉的森林地带,只可惜他现在不能够碰她。桃灼将头缓缓的下移。 虽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场景,但是月逍却还是有些害羞了。 桃灼吻过那等柔软的地方,舌尖灵巧的窜入花心,舔舐着,湿濡濡的,月逍情不自禁的溢出了声音。 …… 桃灼终究是没有进入月逍体内,不过却还是让月逍身子莫名的酥软了半晌。 对上桃灼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凌月逍脸一红,侧了过去,却被桃灼突然低下来的薄唇吻了个正着,一番你追我赶之后,桃灼才闷笑道,“你的味道。” “讨厌!”月逍捶了桃灼一下,有些慌乱而尴尬的从桃灼的身下爬起来,如意天衣瞬间出现在了月逍的身上,几乎是心神合一一般。 月逍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落跑,一口气便跑了许久,又怕被逍遥府内的其他人撞见自己这副模样,身形一闪便出了鸿蒙珠。 桃灼看着她落跑的背影先是一笑,后是有些微微的失落,伸手摸了摸还有余温的唇,他桃灼一定不会被打败的。 该死的半莲,你竟然让爷有肉吃不着,等爷修成正果,定是要你好看。 桃灼还未回神,便见百里奕朦朦胧胧的向着这方走来,他虽然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了,但是却依旧是那般的迷人,这般行走着,若是离得远了,根本无法看得出他身体的异样。 百里奕懒散的靠着门框,虽然他的修为和受损最严重的两个地方都没有恢复,但是一些其他的感觉却是隐隐的回归了正常,嗯,甚至还有些敏感。 “刚刚这里来过女人?”百里奕粉色的唇瓣微微张合。 桃灼瞪大眼睛的看了他一眼,急忙起身道,“你的眼睛能看得到了?” “我们这里一直都有一个女人啊,就是无情啊!”桃灼撒谎道,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些害怕百里奕知道了自己和月逍单独见面会伤心。

上一篇   237 修炼捷径

下一篇   239 黄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