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欢喜禅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36 欢喜禅

月逍还没有将詹台兔子从自己的怀里扯出来,就已经又进来了一个人,安茹怒气冲冲的盯着凌月逍,这房间内的防御倒是没有对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设防。 安茹是修为不过金丹期,而詹台兔子……人家那可是天灵根,凌月逍的禁制对于对方来说已经并不起多大的作用。 “你来做什么?”詹台兔子有些不悦的从月逍的怀中起来,他这一站起来,月逍才发现,詹台云泽竟然还比自己高了半头呢。 安茹生气的推开詹台云泽,一双美目狠狠的瞪着凌月逍,“他呢?他人呢?你为什么不把他带在身边?” 这是搞什么飞机,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惦记着别人的男人。 月逍莫名的有些心酸,“他会没事的。” “会没事的?为什么不是没事!”安茹敏感的抓住了这几个字眼,月逍的脸色顿变。 詹台云泽上前擒住了安茹,“喂,疯女人,你来闹什么!”眼睛却是紧张的看着凌月逍的,她是那么的在乎苍雪衣,苍雪衣的病本来就不好好,若是真的……那月逍得多难过。 “我不管,你还我的小表弟来。”安茹粗鲁的推开詹台云泽,“哼,别以为詹台家想和我们安家联姻就能够连的了的。” 詹台云泽脸色顿时刷白,警惕的看向了月逍。 月逍没有看他,不知道在神游什么,门外小兰花蹦蹦跳跳的掂着一块糕点跑了进来,“喂喂……你们干什么呢?有什么好玩的也不叫什么我?” 这声音有些耳熟,凌月逍瞥了一眼兰姬的位置,这不是妖族里那朵傲娇的小兰花嘛。这几个人怎么搅和在了一起。 “啊!是你!”小兰花蹦起来,“你还我的妖王大人……呜呜,我再也不缠着妖王大人了。求求你把他还给我们妖族好不好?” 凌月逍额间黑线淋淋,这个女人在瞎说什么。 “呜呜……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女人!呜呜……”小兰花继续嘀咕。 凌月逍的面色有些难堪,一个个的记忆力真是好,但是她们要见的这两个人,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让他们见面。 安茹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多专情呢,竟然见个男人就勾引。” 詹台兔子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自己缺席的这些日子,月逍都是去了哪里。以前没觉得自己长得太慢。如今见到凌月逍却又恨不得当年死死的缠住,这样她就不会去看别的男人了。 “你不必说这么多的风凉话,若不是看在你和他有些许血缘关系的份上。我月逍也不会容你在此放肆了。”凌月逍懒得和这些女子争风吃醋,想她好歹是一个分神期的修士,哪里用得着像个普通人家的小姑娘呢。 安茹气得不清,苍雪衣从来都不喜欢她,而且安家也不会再让一个凡人进入安家的地盘。尽管他们之间是有着血脉关联的。 “该死的凌月逍,哼,看我回家告诉爷爷,爷爷会怎么收拾你!”安茹气冲冲的走了。 小兰花对着凌月逍一脸苦瓜相,月逍身上微微散发出强烈的威压来,兰姬心中发毛。眼睛向门口斜了斜,也急忙溜走了,这等事情。哪里是她可以插手的。嗯,还是等长老们有消息了再说吧。 两个人一个被凌月逍气走了,一个被她吓走了,月逍抬头看了看还站在自己身侧的詹台云泽,“你怎么还不走?” “我为什么要走?” “……你为什么不走!” “我们是夫妻!” “……” 月逍语结了。詹台兔子的缠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都快百岁的人了。竟然还是如此,当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好了,你在这儿休息吧,我一会儿便要赶路了。”月逍淡淡的道,她还得赶紧回去,否则云雾宗的那几个男人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凌月逍抚了抚额角,元昭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要说公布她和魔族公布,可是她月逍却也拿不出证据来。 还有那个金凤大陆的凤家,和凤庭他们家族有没有关系? 詹台兔子笑眯眯的站在一侧看着月逍冥思苦想,一会儿端茶倒水,一会儿捶胳膊捏腿儿,要不殷勤。 “好了!”月逍手一推,“詹台云泽,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说清楚。”其他的几个男人被种了情种,自己不管怎么说将来都要去上界为他们讨得解法,但是詹台云泽,她月逍想着上次一回,他们之间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詹台兔子撇了撇嘴,眼睛微朦,“你这是抛弃我了吗?还是我不够强?让你不满意?……”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凌月逍刚想开口,便听神识海内传来了凌梅老祖的声音,“嗯,好可怜的娃……” 月逍眉头略皱,凌梅老祖这是什么意思。 “逍丫头,你就收了他吧。这么懂事的孩子当真是可怜呢。你要是收了他,老祖传你一个让你修为大增的好办法。”凌梅老祖循循善诱道,“那个姓什么元的小妮子一看就是老奸巨猾的,你这直肠子的总是要吃些亏,我看你还是赶紧提高下修为的好。” “那是什么功法呢?” “咱们合欢宫的双修之法……” “……” 凌月逍是极少使用合欢宫的功法的,每次欲情心经发作都会让她很难堪,那或者说是自动双修。 “喏……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就乖乖听话吧。唔……好可怜的小詹台孩子。”凌梅老祖故意嗲着声音道。 她这些日子多数是在睡觉,偶尔也会醒来废话两句,凌月逍知道凌梅老祖似乎对自己不抱太大希望了,却有不忍心打击自己才没有说罢了。 “老祖,你不觉得这个条件很无厘头吗?” “我就喜欢这个小子做我的后辈的爹咋了?他可是天灵根啊,吃饭睡觉都能够修炼,将来你们生出来的孩子不知道多么聪明呢?!” “是吗?!”月逍脸色微黑。 “逍逍,你在想什么呢?”詹台兔子突然凑近了凌月逍,一只手勾着她的脖子,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他的肌肤十分的细嫩,竟连一个毛孔都没有。 想到凌梅老祖那不正经的话,凌月逍脸红了一下,“好了,你收拾一下,跟我去云雾宗吧。唔……用不用往詹台家送个信呢?” “啪嗒!” 月逍话音还未落,却被詹台兔子在脸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逍儿,我说的话你还是考虑考虑,那个女人如今在暗处,又最爱琢磨些见不得人的。咱们凌家的女人素来都是直爽的,你难免会吃亏。这个詹台云泽可是上好的鼎炉……” “老祖你……”凌月逍通过神识回道,难道老祖想让自己把詹台云泽他们都当成鼎炉,那怎么可以,她凌月逍不是那样的人。 “若是不想,就只有双修了。不过到时候他们的功法也会有所提升的。若是那人对你不忠,你可要吃亏的。”凌梅老祖继续道,“我凌家的女儿大都是直爽的,修习的功法更是如此,你身为合欢宫的掌门,凌家唯一的嫡系传人,要去上界继承大统,怎可如此畏畏缩缩,喜欢便是喜欢,何必觉得对不起谁,你要记住,你不光是你自己。” 凌梅老祖的话十分的严厉。 凌月逍心中一禀,刚想反驳几句,却又听凌梅老祖道,“我要睡了,不想看你这个丫头腻腻歪歪的。我们女子收个十个八个的夫君算什么,难不成只兴他们男子娶妾?” 月逍无语了。 前世她就是有些排斥,不过今生她已经在努力的扭转这种思想了。她背后是一个家族,而不是她自己。 她生来也不会像那些普通的女人一般相夫教子。 这就是她的命。 凌月逍微微回神,却感觉耳朵上一股湿濡濡的痒痒的感觉传来,一只柔滑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探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 凌月逍脸色一暗,身体却是莫名的起了反应,凌月逍脸颊涨得通红。 “逍逍……不许你和我说话的时候走神。”詹台云泽突然将凌月逍猛地抱了起来,一双眸子深情的望着她,“也不要拒绝我,云泽会让你很舒服的。” “我……”凌月逍还想要说什么,却是被詹台云泽堵住了嘴,只见他广袖一挥,整个房间便被封闭了起来,任是谁想要神识探入,或者闯入都要有些困难的。 屋内顿时静悄悄的只听见衣服的落地的窸窣声,詹台云泽虽然看起来单薄,全身却好像着了火一般,一寸寸的烙印在月逍的身上。 月逍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声暧昧的声音,詹台云泽眼睛微红,手也有些粗鲁,却又努力的让自己放慢,他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她,自他再长大以后,几乎每个深夜都曾想过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压在身下一遍遍的……让她再也没有精力去理会旁人。 詹台云泽的手爱抚的摸过月逍柔软的腿根处,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月逍的脑海中却是莫名的自动呈现出一幅幅的春宫图……赫然是她在平行界内捡到的灰盒子里的装的东西,或者确切的来说,是最全的欢喜禅。 ps: 美男十二只,剩下的一章在火车码。(不想太过剧透,我不会亏待逍逍……)

上一篇   235 萌兔子

下一篇   237 修炼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