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保护

金不换随意的瞄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惊愕,“你也是傀儡?” “是!麻烦金公子了!”无情说的十分淡然,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和难过,这让金不换有些吃惊,当真有如此逆天的傀儡术吗?又望了望月逍,“可否告诉我,她们……”心中却是有个不好的念头,曾听说有们邪术可以将活人炼制成傀儡。 月逍颔首,凌无情面如常色的道,“不错,我和无意都是活人炼制!” 金不换身子后退了几步,就算是他经常炼制傀儡,也没有这般过,他不是见不得生死,只是活人炼制傀儡,需要将活人按照傀儡术的方法来,那可是相当的残忍的,那被炼制的人更少要忍受常人不可忍受之苦。 “帮帮无意吧!”凌月逍道。 金不换点了点头,“给我点时间,我需要去藏书阁看看!” “不用!你需要什么资料直接问无情便可!”凌月逍道,“我合欢宫的秘法典籍虽是珍贵,但秘籍是死的,还想用它来帮助更多的人才是正道。” 金不换点了点头,他看的出月逍是着急了。 凌无情端正的对金不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二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月逍所在的别院,无意腿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脸上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何,当初恩人炼制自己的时候露出的更多,现在要露出个胳膊腿儿的觉得好生的奇怪,还尤其是被主子的男人看到。 凌无意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心中认定了自己在金不换面前露胳膊露腿儿,是对不起主子的表现。 可偏偏金不换和姐姐都答应了,真是该死。 三个人渐行渐远,凌月逍才舒了一口气。手里习惯性的握着御风耳,耳边传来细密的声音,凌月逍大惊,“谁?” 这金府在金凤大陆的戒备可是首屈一指的,难不成对方有什么来头,竟然敢这么的明目张胆。 黑色的雾气从幔下溢了出来,却又控制的很好,从里面缓缓的显出一个人形来,虽然带着斗笠,但那身影赫然便是凌秋思。凌月逍心中大震,支愣在哪里呆呆的,母亲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何和前世不同,竟会沦为魔道。 此刻凌秋思也在打量着凌月逍,她在魔界算是异类的存在,特立独行,却也算得是心狠手辣。只是不知道为何自从见到了这个女子,自己心里总是会涌出一股怪异的感觉。 是忍不住想要亲近,可她明明是道修啊,终于双方僵持了半晌,凌秋思懵懂的问道,“你是谁?”那声音里满是迟疑。 凌月逍险些一个踉跄摔到。这是这是……难道母亲不认识自己了?凌月逍感觉心里莫名的憋屈,“我是……”可是对上凌秋思那陌生的眼神,凌月逍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不,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认了凌秋思,肯定会给她和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的,甚至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那个人究竟是谁。竟然让母亲变成了这般模样,无论是谁。自己都不会饶过他的。 凌月逍眸子暗了暗,她想到了半莲,这么多年了自己不想去碰触他,就是因为他是自己的亲人,但是现在她要问他个明白,究竟是不是他做的! 月逍手里的御风耳闪了闪,那是危险来临的信号。 “大胆魔族人竟然敢闯入我金府!” 怒喝声由远及近,凌月逍看了看凌秋思一眼,“快走!”身子一旋转,如意天衣变化的成和凌秋思一般模样的装束,还有黑气环绕,凌月逍将面部蒙上,和凌秋思背影却是十分的相似。 凌月逍瞬间跃了出去,凌秋思震惊的看着凌月逍雷厉风行的动作,心中闪过那么片刻的担忧和莫名的痛意,又想想了还在魔族中的凌潇,身子一晃,却是消失在了金府中。 凌月逍被那大乘期的人打了一掌,一跟头栽了下来,跌落一个小院内,周身的如意天衣瞬间便了个模样,好似平常的百姓一般。 月逍强忍着胸口的翻滚,躲在暗处,她必须拖得他们久一些,才能让凌秋思有充足的时间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逍服了一把补血丹,这是她为数不多的服用丹药,凌月逍努力让身子如平常一般,向着金府行去。 大乘期的修为,果然差了两个境界,就是不行的。 凌月逍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鸿蒙珠,虽然和元昭雪的时间法宝不同,但绝对是一件作弊的法器,竟然还可以迅速的弥补和恢复自己的元气。 凌月逍如风一般的回到了金府中自己所在的房间,但是很快便被请到了前厅,在那里凌月逍发现金不换、凌无情姐妹也赫然已经在了。 为首的位置上还坐着一个如少年模样的男子,但是看金不换对那少年的态度,凌月逍隐隐的有所猜测。 那少年瞪了凌月逍一眼,声音有些老年男子粗噶,这和他的外貌十分的不匹配,“小辈,你刚刚去哪里了?”这语气十分的肯定,月逍觉得这个男子当真给自己一种危险的感觉,最主要的他竟然是渡劫期的前辈,就算是以前蓬莱岛的三江道长也没有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金不换有些着急,“爷爷,逍逍是我请来的客人,我身侧的这两位是她的丫鬟,刚刚我们还在一起了,但是逍逍给我买了礼物,放在了房间……” “啪!”金老祖冷哼一声,凌月逍暴汗淋淋,这个金不换平时看着挺机灵的,在他父亲面前也有一头,为何到了这个老头儿面前竟然连撒谎都不会了呢。 “前辈,晚辈刚刚听到有人说有魔族人,便跟着追了出去,谁知道那魔族人竟然一晃便不见了,待晚辈回来,便被直接叫道了眼前来!”凌月逍说的不卑不亢,但是金不换却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的,爷爷这个样子明显的便是怀疑逍逍了,为何逍逍还要告诉他。 金老祖看了凌月逍一眼,见她无畏无惧,反倒是放下心来,“也罢,难为你还替金家想着。不过我金家的规矩,无论是谁既然在金家都应该遵守……” 金老祖向着旁边的人施了个眼色,那人走上前来,凌月逍发现竟是那位大乘期的前辈,那人上下打量了凌月逍一眼,有些狐疑,“这女子虽然和我追的魔人的身形很像,但是却没有一点魔气!” “对了,我打在那人胸口一掌!”大乘期的前辈突然道。 金不换下意识的转向了凌月逍,不知道为何他觉得今天的月逍十分古怪,心中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也认定了那个人会是月逍。 月逍微微一笑,“金前辈打算怎么检查呢?……总不能让这个前辈拍我一掌比对比对吧!要知道这一掌下去,月逍就是清白也是不清白了。” 金老祖眼睛眯了眯,这个死丫头竟然看透了自己的想法。她出现的太过诡谲,让他不得不小心一些,让金华打上她一掌,甭管是不是她,她都得消停一个月。 “爷爷,这不行!”金不换有些急,偏偏金老祖似笑非笑的盯着凌月逍,就是不应他,让金不换心中有那么一抹的不安。 凌月逍冷哼一声,突然绽出一个妩媚至极的笑容,“我当是是什么难事呢,不若便让金少主帮我看看了。不换……总不会为了我而对不起你金家的。” 金不换被凌月逍说的云里雾里,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些难受。 却见凌月逍款步向他走来,她离得他很近,手指一动,金不换甚至能够感觉到两个人之间气息的流动,凌月逍背对着众人,却又独独的面对他。 金不换有些莫名的紧张,却见凌月逍手一动却是扯开了胸前的衣衫,露出白嫩的胸膛和那两个跳跃的玉兔……金不换有些难以接受这令人喷血的场景,鼻血顺势流下,滴答滴答,将整个大厅衬得诡异的安静。但是好在他还是看清楚了,那里根本就是洁白如玉,什么掌印连个影儿都没有,爷爷怎么能怀疑月逍呢。 金不换用力的擦了擦鼻子,神色有些狼狈,看向月逍的目光更是令人难以琢磨,似乎是悲伤。 月逍不知道金不换为何有这样的反应,他不是喜欢自己的吗?自己让他看了应该是高兴才对啊! “与她无关!”金不换的声音冰冷,却是倔强的转身走掉了,金老祖冷哼了一声,“好个不要脸的妖女!” 要是普通的道修女子哪里会如此,别说自己扯开衣衫,就是让男子碰一下都会脸红,眼前这个女子却当是没事人一般,似乎这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男女有别,似乎对她而言,根本不存在。 金老祖气的不行,他是极其疼爱金不换的,但是不换这模样明显的为这个女子动了真情,“你且下去吧!没事不要乱在府内走动,身为女子应该知晓礼义廉耻。”金老祖有些乏力的挥了挥手。 凌月逍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抹冷笑。

上一篇   222 娘亲

下一篇   224 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