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乌鸦嘴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14 乌鸦嘴

混沌剑刚划上醉鸳壶的石壁,刺眼的光微闪,月逍便感觉到有些不妙,只是这不妙似乎不是因为混沌剑撞击醉鸳壶导致。 那边的慕悦他们似乎并未觉察到这边的异样,只觉得略微有些摇摆。 “哼……这要真是那个什么醉鸳壶,出去还不简单,掀开壶盖,将我们倒出去便可……”慕悦突然聪明的道,醉鸳壶内有两境,这壶嘴对着的可不是仙壶境这面,要出去只得从壶盖处。 灵武派和江家的人,却是没有人理会她,这个女人乌鸦嘴不说,还总是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真是那么简单便好了,若不是看在前辈的份上,准先杀了她这个魔人了。 “不好!”月逍大叫一声,心中也有了一种猜测,既然慕悦可以撞进这壶里,肯定就会有人发现它,这是……被人捡起了,还是做什么了……月逍惊出一身大汗,神识一动只来得及将七彩祥云宝车收回了丹田内,只听坐在七彩祥云宝车上的慕悦哀呼一声,便随着七彩祥云宝车不见了人影。 凌月逍布下的结界在醉鸳壶剧烈的震动下,晃动几下,却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又晃动了几下……又安静了下来!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莫非这是神壶有所指示不要他们出去?还是因为月逍此为,触动了神器,武掌门和江家族长很快便到了,俱是焦急的站在了凌月逍的一侧,眸子里满是责问,可又碍于月逍的修为,不敢多言。 “有可能,神壶被人捡起来了!”凌月逍突然开口道,武掌门和江族长对视一眼,这几日凌无情总是去他们的藏书阁。他们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了不少关于醉鸳壶的事情,而且他们这个仙壶境很有可能便是醉鸳壶内的一处。 这……这醉鸳壶看样子应该就在那个魔女所说的什么洞内,只是此刻为何会被人捡到,该不会是因为来寻那个魔人吧。 武掌门和江族长面色铁青,“月前辈,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神壶毁灭,就预测着他们家园的破坏,凌月逍颔首,“你二人速去将各自的人马集中起来,我虽然不能够保证醉鸳壶无恙。但是至少能够护住你们!” …… “咯咯……” 婴儿的笑声在魔人窟内十分的诡异,巨大的雾莲上躺着一个穿着锦缎的小男婴,赫然是月无邪。他水晶一般的黑眸似乎有些懵懂,更是有找到了有趣的事情的兴奋。 醉鸳壶随着他摆动小胳膊,噌的一声从地上飞了起来,围绕着包裹着他的雾莲开始打转转……逗得月无邪咯咯直笑,他似乎本是要进入魔人窟的深处。但是半路却被醉鸳壶吸引了注意力。 这般小的壶在地上确实不容易发现,但是这个月无邪却偏偏注意到了。 若是以为是醉鸳壶围绕着雾莲是自己在讨这个小家伙开心,那可就错了,如今的醉鸳壶早已经没有了作为神器的器灵,只是不知道月无邪身上有什么力量,竟是能够隔空御物。 随着月无邪的闯入。云雾宗内早已经乱成了一团,一拨是疯狂的寻找的失踪的月无邪的,一拨是发现魔人窟大阵被破的。魔人窟内外也很快便出现了几个元婴修士的身影。 月无邪好似有所感一般,雾莲旋转的好似一个陀螺,飞快地往外窜去,醉鸳壶被他当成了玩具,自是离他不远。 “快看!那是什么……”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旁边的修士们都被眼前的奇景给惊呆了,那空中飞的赫然是他们云雾宗最大的宝物——雾莲。雾莲飞在半空中向着远处遁去这还不够,那雾莲上分明包裹着一个婴儿,婴儿……云雾宗只有一个有名的月无邪,莫不是有魔族人,来盗宝,顺道带走了月无邪。 这还了得! 早先把月无邪带到此处的月霁第一个便是神色大变,追了上去,可是偏偏这朵雾莲好似有灵性一般的跟他耍着玩儿。 月霁追的满头大汗,体力不支,那雾莲却是越来越远了,月霁连死的心都有了,心中暗道真不愧是那两个人的精华。 “怎么回事!”姬无尘抓住一个云雾宗的弟子问了一句。 “雾莲……”那弟子有些结巴,姬无尘自是知道雾莲对于云雾宗的重要性,无邪已经有凤庭和颜子轩去找了,他便飞身直上,很快便在半路上遇到了月霁。 “快……快……那是无邪!”月霁上气不接下气,身为修仙者被一个小娃娃戏耍到这个地步,真是令人难堪,但是月霁哪里有心思顾忌这些,心中害怕家里的那些老家伙们知道了肯定会对自己发飙,自己……自己还是先躲躲吧。 姬无尘一听,也是一惊,雾莲、无邪……这可是云雾宗两大宝物啊,尤其是无邪,更主要的是无邪身上那多出来的一魄,稍不注意就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影响。 姬无尘的修为恢复的很快,他原本就是飞升失败侥幸活了下来的,如今已经再次到了大乘期。月无邪再是古怪厉害,还是个婴儿,又没有一点修为,那里敌得过姬无尘的速度,临近金凤大陆的时候,眼看便要被姬无尘追上了,姬无尘也松了一口气。 突然围绕着雾莲的一个巴掌大的东西向着姬无尘掷来,姬无尘身子一闪,下意识的躲过了,刚想捞起来看看那是什么,便看着雾莲托着月无邪又遁去了,空中还飘散着月无邪咯咯的笑声,姬无尘只得赶紧向着月无邪的方位追去。 这也怪不得姬无尘不要那醉鸳壶,一来他心中着急月无邪,二来他法宝众多,也不在乎这一个。 如今的醉鸳壶身子灰蒙蒙的还漏了个底儿,更是没有半分灵气显露,没了月无邪的身边的神秘力量的牵引,便从半空中径直向下落去,这正好应了慕悦的乌鸦嘴,壶盖冲下。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壶中甩出几道白光,那壶却是径自落在了金凤大陆与赤羽大陆之间的湖底。 凌月逍正用力的想要在这颠簸中护住仙壶境内所有的人,突然觉得仙壶境好似来了一个更大的翻滚,像是倒转了过来,只得分出几股灵力分别包裹住了那些散乱的人。 也就是眼睛一花的功夫,凌月逍便感觉自己好像出了仙壶境,周遭有着熟悉的不属于仙壶境的气息。 月逍没有来得及太高兴,因为随着她的一出现,天空中异象丛生,紫雷聚涌。凌月逍只得逛奔,离着那些和自己一起甩出的人远一些。 远远望去,天空中便是形成了这样的一道奇观。一个女子正在奋力的向前跑,身后紫色的雷用力的凝结着向她轰隆而去。 怎么看怎么诡异,凌月逍被雷击的身子有些不稳,一下子栽了下去,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得塞牙缝。 这一个跟头下去,倒是吓坏了一群人,紧接着那原本交战的两群人俱是一下子被炸得粉身碎骨。 凌月逍顾不得这些,盘膝而坐,屏息凝神,细细的感受着雷之力。和小冥一起用力的吸收着这雷电之力,难怪她几次的修为大增都没有雷劫,竟都积攒在了这儿。 凌月逍静静的吸收着雷电之力。那些人起初是愤怒至极,但是雷声滚滚,却是谁也不敢上前接近月逍。凌月逍感觉到原本到自己体内瞬间化为乌有的紫雷,竟然在自己的体内逐渐形成了逍逍的细丝,围绕在自己的丹田内。随着雷电之力的增加那抹细丝越来越粗,竟像是个缩小版的雷电形状。 月逍哪里有空理会这些事。这可是她第一次这般顺利的吸收雷劫,而没有被弄的灰头土脸太过难看,否则在众人面前,她定是丢大了脸了。 几十道雷劫吸收殆尽,凌月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小冥似乎也很满足,兴奋的不了,赤焰试图也接受一点雷电之力,但是整个蛇身都被击成了黑色,要不是凌月逍护着,早就小命玩完了,最后只得蔫了下来。 凌月逍这方舒服了,静静的向四周看去,竟是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不敢出声。 凌月逍无语……刚刚确实无心连累了不少人,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该补偿这些人一些。 但是就因为凌月逍这般没动,那围观的人俱是眼睛一亮,心中暗自猜测这个女子该不会是刚刚晋阶,身体正虚弱吧。 正所谓趁她病要她命,正是为同伴报仇的好时机。 一个不长眼的,握着大斧从空中劈下,凌月逍双眸微闭,离着身子一米处的光景,竟是直接弹出一道金光,将那人震飞了出去。 “还有谁不服?”凌月逍站起身来,她本是想善了,但是此刻……却也不得不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强者为尊。 那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不敢上前一步,不知道是谁推了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突然上前道,“你这般伤害了我们的家人,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吗?你……你……你得给我们个公道!” “对,给我们个公道!” “公道!” 哄乱声越来越重,凌月逍的视线扫过众人,公道……莫非刚才的人不是敌对的,只是在切磋而已,凌月逍的视线终于在人群中一个沉默不语的人身上停留了下来,有时候武力似乎看似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却也是最没有办法的办法,更何况如此明白的不占理。 “你……出来!”凌月逍的袖子微动,那个沉默的少年,竟直接被拉了上前。 那少年微微惊愕,却是怔怔的看着凌月逍,好半晌才神态自若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人出声,他身后的那群人也都安静了下来,不敢再多言,俱是担忧的看着这个少年,很显然,这少年似乎是他们的主心骨。 “自是想和你们商谈,如何赔偿,但是如果你漫天要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凌月逍淡淡的道,她虽不能陪条命给他们,倒是可以满足几个力所能及的条件。 凌月逍这般想着又看了眼前的这少年一眼,身上没有什么修为,却能够在自己的威压下挺直了腰杆。确实少见,莫不是神通一族,传说四大使者的传承便是,海之力,虚之空,神之力,水之画。 莫非这便是神之力的传承者神通一族,这一族的人虽然无法修炼,但是都各自有一门神通,若修成了丝毫不逊于修仙者。尤其是神之力的继承者,更是威力无边。 那少年怔愣了一下,又看看附近满是瘦骨嶙峋的族人们。突然道,“我想请你收留我们!” 凌月逍顺着少年的视线望去,除了被自己不小心连累致死的二百多人,还有五六百人,收留五六百人不成问题。但是此刻,自己如何带着这群人行走。 “怎么,你不愿意?”少年的声音冰冷,却是丝毫不畏惧,令月逍心中暗自给他加了几分,倒是挺有傲骨的。 月逍抖了抖衣衫。施展了一个清尘咒,周身被雷电暴上的黑雾顿时消散,露出清绝的容颜。只是她的容颜里自然而然的带了几分媚色,那少年竟是呆住了,两颊微微泛红,他此前一直不敢直视对方,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佳人。 “你相信我?”凌月逍问道。又看了看那些呆住的男女老少们,“这是哪里?你们神通一族。又缘何沦落至此!” 那少年听了凌月逍的话,微微回神,眼中却是一黯,“你竟然知道我们是神通一族!?” “哼,本座为何又不能知道。”凌月逍的声音有些冰冷,心中越发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少年身子一颤,“你……你是和他们一伙的?” “什么一伙的!”凌月逍略挑了眉梢,“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金凤大陆的边缘——金海域!”少年皱了皱眉头还是回答道,虽是又恢复了刚刚的风轻云淡,但是身子明显的有些僵直。 凌月逍看了众人一眼,“我不是此大陆之人,在此之前我还有要事去做,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好归宿。” 少年的眸子一亮,“当真?”心却是渐渐的放了下来,就像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去相信一个陌生人,但是心底却是信服了。 “当真!”凌月逍桃花眼微微眯起,笑道,这般想着从怀里拿出一块令牌,本想交给那少年,后来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便又将令牌收了回去,“你且给我讲讲你们的事情吧,我闭关多年,竟是不知道外面的事。” 凌月逍这般说着,周身的威压都散了下去,那少年愣了一下,心中叹道,原来是位隐世高人,自己原本觉得对方能够领悟雷电之力便已经很了不起了,刚刚更是……看呆了对方的容颜,心中颇有些不好意思。 原来神通一族,人数虽不多也有数千人,分散在金凤大陆和原来的妙光大陆,道魔混战,神通一族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金凤大陆的凤家,那凤家便想出歹毒的法子,先是让神通一族中了魔族人的埋伏,再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驱逐到了这金海域。 金海域四季没有灵气,甚少有修仙者会来此地,而那些修为低的族人们也因为长期的食不果腹,却又无法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修炼,生活更是艰辛,但神通一族却没有放弃修炼……刚刚大家也都是在此操练对战,试图能够挽救神通一族的命运,谁知道瞬间便有数百个族人殒命了。 凌月逍有些尴尬,她不是什么大圣人,却也不是大奸大恶,更是分得清恩怨是非的,心中微微感愧疚,便道,“各位如果相信我,有我一日,便保你们神通一族繁荣昌盛!” 月逍的声音带着万钧的力量传入每一个神通族人的耳中,却又真诚的直敲人心扉。所有的神通都沉默了,如何让他们接受一个刚刚一下子杀死他们那么多亲人的人作为领袖,可是月逍的话却又十分的具有诱惑力。 “你叫什么名字!”凌月逍侧首问身侧的那少年。 “小道君濡!”少年声音雅淡,没有修为却还自称小道,可见是想修炼的。 凌月逍直起身来,“我收你为徒,你可愿意?待你神通大成,便可领着你的族人报仇了,甚至包括我!” 月逍的声音风轻云淡,那少年却是一惊,已经叩首道,“弟子君濡拜见师父。” 凌月逍望着眼前的数百人,神思却是一动,“我倒是有个好地方安置你们,你可信我?” 君濡望了望凌月逍,用力的点了点头,虽是第一次见面,便对对方产生了莫名的依赖感,更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对方的徒弟,但是如此还是让他兴奋异常。 “本座凌月逍乃是……!”凌月逍突然顿了顿,“这些都不重要,至于师徒礼,得待为师好好想想。” 凌月逍有些出神,不知不觉她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少女成了一代大能,收徒……这可是她从未想过的事情,但是却又的自然而然的发生了,许是自己和这个少年有一段师徒之缘吧。 凌月逍的长袖一挥,无数的鱼从深海处便飞到了岸边,啪啦啪啦的便落到了地上,“大家先讲究着饱餐一顿吧!” 那些神通一族的人有些犹疑,却又忍受不住食物的诱惑,他们这些人多数是没有辟谷的,尤其是那些小孩子们更是欢呼雀跃了起来,“噢噢……有鱼吃了。”那些大人们虽是无奈,但回头看见自家少主鼓励的眼神,也俱都安了下心来,逝者已矣,孩子们才是第一位的。 “姐姐……你怎么就这么贸然的收徒了呢?”小冥惊疑的声音在凌月逍的神识内传来,凌月逍烤着鱼的手轻顿了一下,她也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只是随心罢了。 “缘分!”想了想,月逍回了小冥两个字,小冥便默不作声了。 君濡陪在凌月逍的一侧,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熟悉的动作,似乎这种事情她做了不下千百遍。 “姐姐……”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突然跑了凌月逍的身边,仰首看着月逍,“你……好好看。” “乖……姐姐将这烤鱼送给你好不好?”凌月逍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 那小女孩欣喜的点了点头,怯生生的道,“好!”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少妇猛然上来惊慌的扯住了那孩子,“这是师祖,哪里是姐姐!”话出口,又觉得欠妥当,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不是说你老,你其实长得很年轻……”话音未落自己也尴尬的说不下去了,只得干巴巴的望着凌月逍,满是羞色。

上一篇   213 出路

下一篇   215 逍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