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疯女人 - 重生女配合欢仙

212 疯女人

凌无意被这个疯女子搞得有些懵,见主子不跟她一般见识,自己也只得忿忿的坐回了原处。 “我叫慕悦,我是来寻我父亲的,听说他是你们道修,没想到遇到了那个可恶裘大坏人……呜呜,我好喜欢他呀,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看见他抱着一个婴儿,便凑上前去,想问问是不是他的孩子,谁知道刚一靠近他,就被他一脚踢飞到这里,莫名其妙的撞上一个破酒壶……呜呜,我就在这里了!” 凌月逍无语,这个女子倒是真够倒霉的,只是她说的裘公子,不会是月风或者月霁吧! 凌无意扑哧一笑,心中倒是觉得这个慕悦十分可爱,只是她的父亲是道修,她是魔人……难不成她的母亲是魔族的人,“你……你……道魔通婚?” “有什么不对吗?他们相爱就在一起了,哪里有那么多你们道修的瞎讲究。”慕悦这般说着语气却是有些骄傲,“我们魔族喜欢便是喜欢,不像是你们道修,看着和善,心里不知道怎么盘算着害人呢。” “那你不怕我害你吗?”凌月逍突然开口问道。 “怎么会,你长的这么美!”慕悦瞪大了一双天真的眼睛,让人有些无法直视她的清澈。 月逍微微一笑,“确实会害你,而且还会害得你很惨!”看见慕悦成功惨白的脸,继续道,“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 慕悦神色变了几变,却是正经了不少,“你有什么问的就说吧,若是旁人定会被我的伪装骗过的,你倒是特别。” “你和那位裘公子是在何处发生争论的?” “我们在一个叫云雾宗的门派,其实也没发生争论,就像是我前面说的。我想上前去看看他抱着的婴儿,谁知道他就把我踢下去了,结果我就滚落在一个洞内……然后我就看到前边一个破酒壶,怕会膈着自己,想施法术将它打开,谁知道它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我便落入其中了。” “那你又是从哪里到的云雾宗呢?”凌月逍抿了抿唇,觉得这裘公子八成就是那兄弟中的一个,难不成竟成亲了? “我……你这可是问的我们魔族的机密!”慕悦反驳了一句,小下巴扬了扬。 “要你说你就说。机密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无意忍不住插嘴道,“你该不会是说谎的吧,我可告诉你。我家主子既然有本事保你,就有本事让你生不如死。” “不说,我可是一个有节操的魔人!”慕悦有些倔脾气的道。 “那现在外面是不是有许多你的族人。”月逍突然换了个话题。 “是呀!现在你们的那个什么劳子赤羽大陆和琉璃界可都是我们魔族的天下了,我们三大魔尊,都出现了……只可惜要是神魔在世便好了。”慕悦有些骄傲的说道。“我看你比较顺眼,倒是出去以后,我会照着你的。” 月逍感觉脑中一片空白,神色也有些恍惚,道魔大战!道魔大战还是发生了。元昭雪呢,元昭雪去做什么了。她不是什么狗屁天命之女吗? “云雾宗的那群臭道士死守着魔人窟,听说我们魔帝大人的骸骨便在那里!当真是可恶,魔尊都出现了。到现在找不到魔帝大人的骸骨……魔帝大人便不能够复活……魔帝大人不能够复活……我们就不能够见到传说中的神魔大人,若是神魔大人临世该多好啊!听说九天之上的神多在死在了古战场上!” 魔帝?!莫非神魔的魂魄并未消散,还有残魂存留,若是这样的话,也只能当个魔帝了。 凌月逍的脑中飞快的旋转着。慕悦突然住了嘴,有些惊慌失措。“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神魔大人是十分爱护他的子民的。只有他存在,我们魔人一族才不会一直被封印在地下。” “那你为何不在那个洞里寻找你的魔帝大人的骸骨呢?” “我不是突然碰到了那个古怪的酒壶了吗?呃……你是说,裘大坏蛋将我踢入的就是他们保护严密的魔人窟?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慕悦笑的前仰后合,“那个坏人肯定没想到,他这一脚踢得会这么准。” 无意看她笑成这样心中十分的怪异,魔人窟……魔帝……魔道大战,她没有去过外面,但是心里想到那个局面就是有些害怕。 凌月逍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问出了声道,“你们这般做,不怕仙界知道吗?还有那个元昭雪可是天命之女,注定是灭你们魔族人,她不会也袖手旁观吧。” “仙界?天命之女?”慕悦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却是大笑道,“原来如此,不过仙界现在自顾不暇,四大界主相互征战,而且里面都有我族人。哼哼,至于那个不要脸的妓女,先是被上界的那个什么蓝思思给臭揍了一顿,接着也不知道哪里传来消息,她有时间法宝,如今已经是自顾不暇了!哈哈……” 月逍扣着黑玉宝座的手紧了紧,难道这就是说……魔族在道魔大战之中已经占了主要位置了吗?而且似乎因为自己和元昭雪的私怨,还影响了整个道魔的战场局势。 要知道前世的元昭雪可是很厉害的呀!这个蓝思思能够将她臭揍一顿,看来仙界和修真界果真还是差很大啊。 难怪那个蓝陵要将自己封印地下百年……如今这局面,想必那个西界主也顾不得自己了,不过这个仇,她凌月逍还是记下了,敢要她的命。 “你可知道祁蒙大陆?”凌月逍突然开口问道。 “啊……你不知道吧,现在所有的修真界都已经合为一体了,只不过中间隔着很远,来回要四五日,所以各个大陆大部分还都是老样子……不,也不能这么说,有我们魔族人在,哪里会是老样子……只是……”慕悦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为什么要道魔大战呢,为什么你们修道的就容不下我们的魔族,我的父亲甚至视我为耻辱,可我母亲却爱惨了她。” 自古本就不缺乏道魔的情爱缠绵的故事,凌月逍懒得理会她,却突然被慕悦拽住了衣袖,“我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呢,竟和……潇潇师姐有几分相像……”

上一篇   211 长得好看

下一篇   213 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