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封印

紫光大盛,凌月逍离得不远,显然也被自己这个无意识的动作给惊住,甚至被人拽了一下,便撞上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接下来便一片耳鸣声。 凌月逍觉得双眼冒金星,她恐怕是第一位尝到自己武器厉害的修仙者吧! 有细细的青丝扫的月逍脖子痒痒的,月逍这才从一片混沌中朦朦胧胧的醒来,刚想推开挡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便听到一声闷哼,手指不由得放软了几分,“你……还好吧!” “别动!”云孤意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刚才定是抽风了,会飞身护住这个女人。要不然凭着他的修为躲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轻嗅着身下的清香,感觉到怀中的柔软,他竟有些不舍,莫非这就是传说中冰肌玉骨的女人。 紫光雷的威力凌月逍是知道的,毕竟对方救了自己,凌月逍不敢乱动,温热的呼吸扑在云孤意的胸口,令云孤意险些失去控制,本想多占会儿便宜,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在弄出个春宫大戏,被那两位嘲笑。 身子几乎是瞬间紧绷,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他本修为本就高,刚刚所有的灵力都护在了身上,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谢谢!”凌月逍从地上爬起,虽然不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为何救自己,但结果就是对方救了自己,双目环过周遭,已经不见剩下的那两位的身影了,而她和这个男人已经落在了好似被紫光雷砸出的坑中。 云孤意搓搓手,凭着他对两个好友的了解,那两只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可惜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会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西界主大人要除去之人。 云孤意脸上神色莫名,竟是有些不舍。他想留住她。 但是如今,根本是没有办法将之带上仙界了,云孤意张了张嘴,像是下了决心一般,推了推身侧凌月逍,“一会儿,我帮着你,你快些逃。” 什么情况?凌月逍有些不解,但还是借着云孤意的力道向着远离蓝陵和碧霄的方向飞去。 就在这时,凌空飘下一朵白色的云朵。上面赫然站着一人,正是那蓝衣翩翩的蓝陵。 凌月逍心中莫名的一紧,颇有些被抓奸的样子。 “孤意。你莫非想要偷偷放走她?”蓝陵的声音清淡而寒戾。 云孤意皱皱眉,他和蓝陵从来都是最佳的搭档,对蓝陵的性子也最为了解。也正是因为蓝陵耿直的性子,所以西界主才会派他而来。 正所谓予君千百好,不若蓝陵一诺。 “交出来!”蓝陵目光咄咄的盯着凌月逍。凌月逍竟下意识的往云孤意的身后靠了靠。 云孤意见状急忙挡在了凌月逍面前,“蓝陵,这次给我一个面子,界主那里……” 话音未落,便被从上面乘着羽扇飞扑下来的碧霄给打断了,碧霄捏了一个兰花指。笑道,“你二位僵持不下,不若将她交给我。到时候给界主大人做个小妾什么的,我想界主大人肯定会留她一条小命的。”说着还冲凌月逍眨了眨眼。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凌月逍几乎可以将这个孔雀男凌迟处死数百遍了。 云孤意的面色微恼,他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两个好友竟是都不同意。回眸看了凌月逍一眼,见她正看着自己。她的眼睛极美,美的想让恨不得摘下眼前的一切送给她。 云孤意咬了咬牙,“放不放!” 蓝陵凝眉,碧霄脸色黑沉,“云孤意,你莫非忘了界主大人的嘱咐,你若在阻挠,休怪我不义,天下大道,又岂容一个小小的女子来捣乱。” “哼,小小女子?你不就爱学女人吗?” “云孤意——” 五彩的衣衫和白色的衣衫纠打在一起,各式的法术毕现,却是威力无穷。 凌月逍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身前有蓝陵的结界,自是不用担心两个人会伤害到自己,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和这个蓝衣的男子站到一起,心中莫名的不安。 “下面该算算我们的账了,你,怕我?”蓝陵回眸看了一眼身后的云孤意和碧霄,他们恐怕一时半会的打不完了。 凌月逍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带了一个灰蒙蒙的地界,可这灰蒙蒙的地界中偏又有一抹白色的光晕,照得她眼睛痛。 好半晌这白晕才柔和了下来,凌月逍却发现眼前只有自己和那个蓝衣的蓝陵。 这个蓝陵身上甚至让凌月逍感到一股莫名的冲动,那是血脉之间的相连的感觉。 蓝陵亦是瞪大了眼睛的盯着她,“你究竟是谁!半仙之体,看来你父母双方有一位是仙界之人了!” 凌月逍有些慵懒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是惊涛骇浪,难不成自己的那个便宜父亲是上界之人,还和眼前这个蓝衣男子有什么关系? 血脉的感应有时候确实十分的奇妙,凌月逍懵懂的看了那蓝衣男子一眼,将周身的鸿蒙珠的隐匿功能散到最大,此情此景之下,若是自己真的和那个什么劳子仙界有关,凌月逍觉得自己肯定会再跌入一个莫名的漩涡内。 “什么仙界之人?”凌月逍出言反问。 蓝陵感觉那种血脉之感渐渐的变弱,心中有些怀疑莫不是自己太过紧张了,出现了幻觉,这么细微的血脉相连,仅仅可能说明她是他们蓝家不知道哪个分支的一个偏支血脉罢了,也许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会对她有熟悉之感。 也罢,仙界哪个人还没几个血脉传承的流落呢。只要她不是那人便好,随即又自嘲一笑,自己怎么会喜欢上那个人。 那个人便是自己的父亲在成亲以前和一个修真界女子的孩子,不过他蓝陵从来都不觉得一个修真界的修士能有多大的作为,想来这么多年,随着他们门派的灭族,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你想杀我?”凌月逍定定的看着蓝陵,唇角勾出一抹邪笑。 偏生折抹邪笑晃得蓝陵睁不开眼。他甚至有些痴恋。蓝陵握了握拳,这怎么可能,他的耳朵一动似乎能够听到云孤意的喊话声。 “我倒是也有些好奇,你将来真到了仙界会是什么样子!”蓝陵向前走了几步,却是做的速战速决的想法,否则被云孤意闯进来便不好了。西界主的意思是此女必杀,但是他却和他们两个一样都不希望她死。 可是无论是云孤意还是碧霄的处事方法都是不妥的,不如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他也有些好奇这株看起来十分倔强的顽草,究竟有没有能耐撑到下一个春天。 凌月逍下意识的后撤了一步。可下一秒,身子却是被全部缚住了,额间细密的汗珠滴下。她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来反抗,就连凌梅老祖也好似进入了沉睡。 赤焰挣扎着从凌月逍的手腕上散发出一点点的毒气,他虽然有时候很损,但是到关键时刻却不是那种丢下主人的火焰蛇。 凌月逍苦笑,这就是等级的诧异。赤焰也被压制住了,在做挣扎也枉然。 蓝陵好似忽视了红色的赤焰蛇,径直走到凌月逍看着她被自己的威压压着一点点的跪倒在地,俯下身来,玉手微微伸到她的跟前,却是准确无误的将那将近三百颗的紫光雷全部取了出来。 凌月逍额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后背也湿了一片,好在这个蓝陵还算是有礼,或者如果不是任务所逼。他那般高傲是不愿意探查别人的法宝的,所有的紫光雷都被收走了。 凌月逍知道知晓自己一个念头,这些紫光雷便可以就地爆炸,到时候整个修真界都会塌陷的,自己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蓝陵的身子微微弯下。细长的发梢扫的凌月逍的脖子痒痒的,唇角却是带上了一抹笑意。靠近凌月逍的脸颊,慢慢的贴着她柔软的肌肤移到耳侧,“我等着你来仙界!” 又是这句话!凌月逍不解! 却感觉到耳朵不知道被什么咬了一下,湿湿的,软软的,暖暖的,一股异样的酥麻,大爷的!凌月逍感觉脸色通红,经脉极速的运转,竟然是合欢宫功法因为自己本就在第九层的元婴初期的巅峰了,这是要突破之照。 凌月逍这会儿脸上已经是红白不定! 那蓝衣的蓝陵却突然起身,用一团白光将那堆紫光雷包裹了住,却是将之投向了他的空间领域的另一侧,这个空间领域大的看不到边缘,凌月逍只觉得耳朵边一片轰鸣。 紧接着神志也有些不清楚,只听到有人呢喃的在她的耳边道,“好古怪的功法!”却是将一颗莫名的珠子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凌月逍感觉从手心处传来一股清凉,顿时蔓延全身,这种感觉很好,人也惊醒了不少。 “醒了?”蓝陵好笑的看看她,“若是你真的能够来到仙界,我许你蓝家少夫人之位如何?” 威逼利诱?! 凌月逍再次环过四周确定紫光雷已经全部毁了,这个男人好大的本事,竟然能够将那紫光雷径自在他的空间领域内全部损毁了。 “那个东西到了仙界,恐怕会更乱!”蓝陵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不若都毁了!”最后这一句却是肯定了凌月逍的那个想法。 好强的空间领悟能力,凌月逍心中暗自吃惊,却又摸不准这个蓝陵究竟想对自己做什么,不知道为何总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十分的暧昧。 蓝陵苦笑,没想到他西界鼎鼎有名的蓝家唯一的嫡子竟然会被人嫌恶,蓝家少奶奶的头衔对对方来说也不具有什么媚惑力。 玉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凌月逍粉嫩脸颊,凌月逍怒视了他一眼,还从未有男人将她当做宠物一般的这般对待。 蓝陵却是有些恼怒,长袖一甩,冷气逼得凌月逍叫苦不迭,见凌月逍面色惨白,蓝陵才收了手,冷声道,“你不必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会是你我之间的约定,你只需知道我救了你便好。” 凌月逍,“……” 蓝陵施展了一个无比绚丽的法术,晃的凌月逍险些睁不开眼来,紧接着便是一片黑暗,朦朦胧胧还有蓝陵的声音,“今将你封印地下一百年,一百年之后,你若是修炼大成便可突破封印。清涧珠算是送你的礼物了,别忘了你我的约定!” 蓝陵做完这一切,外面一阵动乱,蓝陵结束了空间领域之力,颀身玉立在那被紫光雷砸得塌陷的巨坑的边缘。 很快身后便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你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蓝陵回眸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依旧是那清润无双的模样,“不知道,该是地下的某个地方吧!”他刚刚施展的便是蓝家地狱封印的一个传送阵。

上一篇   204 天外来客

下一篇   206 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