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海成

禁海令?!西海动作真是够快,恐怕很快就会盘查岛上的来人了吧。凌月逍下意识往鸿蒙珠所在的地方摸了摸,这次鸿蒙珠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引发了那么大的灵力波动,恐怕西海龙王就是想不在意都不行了。 在顺子的推荐下,凌月逍和元昭宸住进了一个单独的小院,这里甚至还附带了一个小花园,里面各式的生活用品也是一应俱全,凌月逍十分的开心,付了一个月的租金后,又给了顺子一块中品灵石,令小顺子颇有些受宠若惊。 要知道一块中品灵石可是相当于一千块低品灵石的,而每一个低品灵石又相当于一千灵珠,本来收费十几个灵珠的事情,顺子见凌月逍等是外地人,便擅自提到了一个低品灵石,谁知道,凌月逍竟然毫不吝啬的给了他一个中品灵石,这让他惊喜之余,还有些不自在,盯着那中品灵石看了好半晌,才道,“您……您还是收回去吧,要不了这么多的。” 他的手十分的细长,一看却是个辛苦惯了的。 “我还有许多事情要麻烦小哥,这些不过是个订金!”凌月逍唇微微轻勾,顺子却感觉自己险些失了魂,自己掐了自己一把,哎哟! 凌月逍不由得好笑,“我和弟弟是偶然流落至此的,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想淘换一些入海的法宝,将来好去西海投靠龙宫,我们有个不错的亲戚在那里当差。” 凌月逍这话说的不错,只不过这样的信息也是顺子在无意间说漏嘴的,岛上的修士凡是有些能耐的,不论是人修还是海内的修士都可以投奔西海龙王,西海龙王最是有名的喜欢广纳贤臣。 “难怪你们气质不凡呢,有亲戚在西海龙宫,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以后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顺子就行。”少年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话虽然如此,你们也要小心一下,霸天,他是一个龟类一族的,它的许多族人都在龙宫呢,在这小岛上十分的嚣张。” “多谢提醒!” “你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你且先看看你兄弟去吧。我看他面色不是很好。”小顺子挥挥手,却是很快消失在这片区域内。 凌月逍才收回打量的神情,元昭宸已经换了一身的衣衫。将屋里的家什几乎是换了一个遍儿。 凌月逍唇角微抽,拿出一堆的丹药来,只可惜丹药瓶子七零八落的,她也有些难以分清处究竟哪个是哪个,七彩流星针。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你在给我找丹药吗?”元昭宸唇角泛白,将骨节分明的手伸向凌月逍,凌月逍微微一愣,却是将丹药瓶子都递给了元昭宸,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将这样一个少年迁怒到自己和元昭雪的旧怨中究竟是对还是错。 别人对自己一片真心。自己却要利用人家,这种感觉就好似自己前世对司徒流云一片真心,而司徒流云不过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理所当然的付出者。追随者,可是他只要说一句对自己不感兴趣,自己骄傲的自尊也不会容许自己那般的沉溺下去。 如此该怪谁呢?该怪元昭雪明知道自己喜欢司徒流云,明知道,合欢宫的凌秋思以异宝换取女儿与司徒流云的婚约。还要勾走司徒流云的魂。 究竟谁对谁错! 凌月逍十分的迷茫,元昭宸从一个丹瓶里倒出几枚丹药一口吞了下去。眸子不经意的滑过凌月逍懵懂而迷惑的眼神,心中莫名的一软,伸手握住了她软软的手,“陪我!”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种魔力,令凌月逍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脑海中是一闪而过的春宫玉鉴图,该死的灰盒子,凌月逍有几分恼羞,面色却是绯红一片,元昭宸低低的一笑,却是勾住了她的腰,两个人猛地换了一个位置,青丝的长丝纠结在一处,凌月逍觉得心中有些惶恐不安,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暧昧。 “你……你还有伤!” “别动!”这声音却是沙哑的,还带着少年的青涩,“给我!” 细密的吻缓缓的落下,他的吻十分的轻,十分的稚嫩,却是让月逍有一种最原始的冲动,已经分不清是内疚还是喜欢,衣衫片片滑落,剩下的便是满室的吟哦声和撞击声,春意缠绵,凌月逍的脑海内再次浮现了大量的信息,却都罕见的春戏图,这是自从她遇见灰盒子之后出现的后遗症,脑海中出现的便是欢喜禅,这是合欢宫的某位老祖偶然得来的一本功法,从来都是传嫡不传旁。 这功法乃是调和阴阳之道,双方修之修为大增。 凌月逍不自觉中便运用了这套功法,一场热战下来,两个人不仅没有觉得疲惫,反而神情倍爽,尤其是元昭宸多日不曾进阶的修为竟是突飞猛进。 难不成自己意外的将逍逍当成了鼎炉,这可如何是好,元昭宸按住凌月逍上下检查了一番,发现她身上并无采补的迹象,才放心了下来……窸窸窣窣,又是一波袭来,凌月逍觉得自己有些丢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却是十分的放不开。 元昭宸霸道的揽住她,喘着粗气细细的抚摸着她柔腻的身子,当真是令人迷恋呢。 …… 外面一阵波动,却是猛然闯进了一个人来,竟是顺子带着一个比他个高一截的少年,凌月逍大惊,急忙将衣衫笼罩在身上,元昭宸面色黑沉如水。 顺子和那个少年站在屋门口,望着里面的情景,脸上一片绯红,没想到这个两个少年竟然是……尤其是凌月逍背对着他们还露着一块白皙的背部。 元昭宸不动声色的帮月逍整理了一下衣衫,果然男女之事会令人降低防备,不过这两个少年竟然能够不动声色的闯进来,看来也是有些特殊的技能的。 在修仙者中,有一部分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在某个方面却是有着超出常人的特异功能,这种功能有后天专门修炼的。也有天生的。 元昭宸将两个满面羞红的少年带到了客厅,凌月逍才一身男装打扮的逶迤而来,她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初,虽是男装打扮,但是仔细看,却也能看出她是个女子。 “公子……小姐……”顺子有些局促不安的拽了拽身侧的粗壮少年,“这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海家的人,最擅长的就是隐匿和破阵了,你们的事情。我给他说了,可以带你们绕过禁海令进入龙宫,但是价钱嘛。肯定是有些高的。如果你们不着急,等到一个月后禁海令结束可以,不过我听说很有可能会延期。” “在下海成!”那个憨实的少年拱了拱手,眼底带着与外表不符的精明。 凌月逍上下打量了两个人一番,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阴谋的样子。才道,“多少钱!” “一百个中品灵石!”海成泛白的嘴唇动了一下,身子微抖,显然这个价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一百个中品灵石!”饶是跟着凌月逍不把钱当钱的元昭宸也都感觉有些好笑。 海成唇角蠕动了一下,“是!这次的禁海十分严,说不定就会把命丢了。但是我会保住你们的命的。”顿了顿,“我只是想给家里的兄弟姐妹们……留下足够生活费和修炼费用。” 一百个中品灵石虽不少,但是想要想让一个普通的修士修炼到一定境界。这点小小的投入是根本看不见的。 “还有什么条件吗?”凌月逍看了看海成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问道。 “避水珠和这些法宝,需要你们准备,我们三个人的。”海成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海成,我带你来的时候。你可没说要这么漫天要价的!”小顺子也有些不耐了,拉了拉海成。“算我认错你了,走吧!你是海族的人,你要避水珠和法宝有什么用!” 海成却是急了,“我是半兽!” 话音落地,小顺子也松了手,海成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半兽便是人和妖兽结合的后代,“我母亲是人类!”海成脸色涨红,“我虽然遗传了异能,但是如果有避水珠和这一类的法宝,我会更有保障的,而且一用完了,我就还给你们。” 元昭宸看了看海成也有些不忍,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这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本就是极其屈辱的了,竟然还因为他们而暴露了出来。 “你对龙宫里面熟悉吗?”沉默不语的凌月逍突然开口。 海成点了点头,对于龙宫,他还算熟悉吧,虽然只去过一两次,还是偷偷去的。 凌月逍敲了敲桌面,这是她思考问题的时候经常爱做的事情,“这样吧,我给你一千中品灵石,其中五百枚我会给你换成低品灵石,法宝和避水珠也是我们买,如果你成功把我们带进去了,这些法宝和东西都给你。但是我要你带着我们去龙宫里面转一圈!” 绕过禁海令和进入龙宫,那担的可是不同的风险啊! 如此重利润,海成的眸子亮了亮,凌月逍看了他一眼,又道,“倘若只是通过了禁海令,我只付给你二百中品灵石,倘若你未通过禁海令也失败了,我会给你一百中品灵石!……只有进入龙宫,才会有一千块中品灵石的报酬,但是危险也很大,你可要想好了。” “海成,你要是没把握,千万不要去冒险。我听说那里的人都很凶的。”小顺子在一旁道,“实在不行,我们在想别的办法。” 海成摇了摇头,“这里只有我和那个海龟敢做这件事,但是要是海龟,定是会暴露你们的。”突然海成仰起头看向了凌月逍,他猜测他们不想让龙宫的人知道他们的进入,或者说,他们是有什么目的的,但是这些与他都没有关系。 他的父母虽是海家的人,却是一支偏的不能在偏的分支的分支了,龙宫有什么损失也与他没有分毫的联系,但是海龟一族一直与龙族紧密相连,怎么可能会做出有损自己利益的事情来呢。 凌月逍赞许的看了看海成,“倘若我顺利进入了龙宫,保你平安归来!再倘若你们一家人若是在此生存困难,我凌月逍愿意给你们提供庇荫!” 虽然不知道凌月逍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但是海成的黑亮的眸子更加的明亮了,“海成愿意竭尽所能!” 小顺子扯了扯海成的衣角,又看了看凌月逍,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两个人不凡,但是此刻却是有些害怕了,毕竟大人物的事情,他们这些小人物灰飞烟灭不过在片刻。 “小顺子,你做的很好,等姐姐回来在好好的感谢你!”凌月逍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他还小,但是却也到了月逍的下巴处了。 被月逍这么一抚摸,又想到了她和元昭宸,眼睛在两个人之间飞快的滑过,面颊却是通红,“那个过几日会有个地下的集会,到时候会有各种地下宝物!这个消息免费送你们了,你们到时候一定要把海成带回来啊!” 凌月逍点了点头,对海成道,“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吧,待集会一到,我们便联系你。” 海成这才和小顺子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凌月逍和元昭宸住的地方。 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元昭宸才嘟了嘟嘴,“这两个小孩子真是没礼貌!”顿了顿,“又怪可怜的!” 被他这么一说,凌月逍脸蛋也微微红,被人撞破那种事……只是这个海成的隐匿能力真是出色,自己平日里隐匿成功也多数是借着鸿蒙珠。 不过除开隐匿来说,海成对于禁海令和龙宫的熟悉,却是自己无法比得上的,毕竟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 八公主!咱们也该好好的见见面了,你说该送你一个什么样的大礼才好呢? 元昭宸在凌月逍的背后环住了她的腰,“……我的修为好像增长了!”声音喃喃,“我不确定是不是和你……内个那个欢爱有关!” 凌月逍后背一僵,脸色有些难看,修仙界对于女修来说永远是有些弱势的,这样的说法若是传了出去,自己就会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危险。

上一篇   191 禁海令

下一篇   193 神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