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凌贝贝 (+和氏璧)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81 凌贝贝 (+和氏璧)

凌月逍冷笑一声,“别耍什么花样,否则让你连鬼都做不成!”明明是简单的话,却她说出来,那人却感觉冰冷刺骨。 不过接下来的陆却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危险的地方,说来这平行界内多数是家族抛出来的修仙体不好的,属于弃子,进入的世界也是各种资源贫乏,尽管后来也有部分家族的后代修仙体质颇优,但是也受到了不少限制。 这明珠区算是恶人们中的精英,修为最好的也不过元婴后期,整个平心界内元婴期修为的也不过十人。 元婴后期的,算上万人狱的这位,在整个平行界也不超过三位。 月逍运用了鸿蒙珠的隐匿气息,加之她的功法本是相当于同等元婴初期巅峰的修为七倍有余,就算是对上比自己高一个小境界的人也无妨,更何况她还有阴煞幡、混沌剑、规则之力等后招还没用过呢,自是不怕。 最起码在这万人狱无须害怕,就算将这里颠覆也只是看自己的意愿。 一道强烈的神识扫过来,月逍有些不悦,这等行为无异于挑衅。月逍微微一笑,任由那神识在自己身上打探,过来一会儿似乎觉得难以勘测到自己的真实修为,那人有些迟疑。月逍却是冷笑一声,她的脖子上还带着水月真人的‘音波’,双人的神识,加之月逍原本神识就强大,毫不客气的将那道神识打了回去。 这神识攻击十分的可怕,相当于直接攻击在元神上,痛彻心扉。 就算是调养也需要要调养上许多时日,那闭关的元婴后期大能本能的收回神识,额头冷汗淋漓,他在这万人狱呆的久了,习惯了这里所有的一切在自己的俯瞰之下。 没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还有人比自己修为高。这般想着不仅为自己刚才的冒险感到心惊。好在那个人似乎不想与自己为敌。 元婴后期的修士这般想着,他来这万人狱究竟有多少年了,却是记不得了。只知道却是再也难以上去了。 如今有比自己高修为的,看样子是要去闯那万人狱的出口,这万人狱的出口倒不是很难,而且如何上到上方的地面上,想自己困在这里,原本是想要出去报那被人逼入悬崖之仇的,只是久而久之随着修为的增长竟然忘了。 眼下他的寿命不多,却是懒得再去崖顶之上了。也好有个比自己高的修为的上去。让他们见识见识万人狱的厉害……哈哈……这该死的万人狱,什么恶人的世界,不过是那群道貌岸然的杂种们嫉妒他们。陷害罢了。 这般想着,他这万人狱当之无愧的王心中却是无限的悲悯,在这万人狱被逼做了一辈子的坏人,临了了,却是后悔没有纠结众人反上去。而是自相残杀。 也罢,自己帮那高人一把,尽管自己修为或许对人家来说不过杯水车薪,哈哈相信一定会让那些人头疼上一阵子的。万人狱不再是你们斩杀异己的地方,而是你们噩梦的开始。 说着便将所有的灵力关注在右手上,狠狠的拍向床榻一侧的水晶球。 月逍带着凌霜霜和那个无名小卒。本是向着高处行走了一段,却发现那个无名小卒似乎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从这上面掉下来的人不可以出去吗? 月逍猜对了不过一半,这修士在万人狱呆久了。在想要回到上面便是不可能的,很可能会被溶蚀掉,这也是为何许多人未曾能够从万人狱出去的原因。 起初是修为不够,后来时间一久,便不能出去了。 凌霜霜将自己从万人狱得知的一些消息告诉了月逍。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才来没多久便遇上了前辈。 这前辈当真是厉害,在如此诅咒下竟然没有异样。 月逍不知道凌霜霜的心思。心中却也是庆幸自己并没有在那个鬼地方呆多久,心中暗自担忧苍雪衣和元昭宸两个,不过总要上去才能想办法。 如果到时候真的是在万人狱里,她就是将万人狱掀开也要找到他们。 月逍的脸色阴沉不定,凌霜霜不敢多说话,有些迟疑的看着那咬着唇,越来越透明的人。 月逍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才回过神,却看见领路虽然刚开始百般戏弄他们,眼底却是一片清明和倔强。 月逍久居高位,怎么不知道万人狱这等地方,真正生来是恶人的有多少。手掌一动拍在了那人身上,那人的身子极速的向后掠去,眸子满是惊慌,他是抱着必死的心,也是想看看外面的风景的……不过这一掌虽然猛烈但是却好像很轻柔,未曾伤到他的肺腑。 他刚刚站定,就感觉到前方有东西抛来,下意识的想躲开,却又接住了,入手冰凉玉滑,手指打开竟是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周遭环绕着金色的花纹,虽然他不认得却晓得定不是凡品,在万人狱好东西是没有办法保留住的,便一口吞了下去。 月逍看了看身侧担忧的凌霜霜,心中暗道倒是个性情中人,很对她的口味。 两人颇有些束手无策的站在那苍茫的白色领域之处,出口究竟在哪个方位? 月逍拧着眉,却见一道白光闪过,金色的透明虚空,竟是一扇门,凌霜霜吃惊,回头望着月逍,却见月逍一动不动,莫非这大门不是她找到的? “走吧,看来是有人也想我们出去。”月逍这般说着却是望了望万人狱的方向,心中满是感激,提着凌霜霜跃入了那扇透明的金色大门。 耳边开始不断的有水挤压过来,月逍将自己所有的灵力都集中在脚上,多数的修仙者飞行是要借助飞行器的,偏生月逍有些易于常人,竟是可以凭空御风而行,踏着水波,月逍这一用力,却是极速的上窜。 凌霜霜闭上了眼睛,她虽然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这在平行界已经是了不起的存在了,平行界虽然修仙资源匮乏,但是自己也见过和坐过不少高等的飞行器,都没有眼下的这个速度快,够刺激。 只感觉风刀刮的脸部生疼,甚至都有些扭曲。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凌霜霜感觉到先是突破了水面,再是风刀的力度变小。 睁开眸子微微向四周看去,好嘛,自己和老祖竟然已经远在那崖之上了。 那崖上还有许多的人,似乎也发现了有人从崖底窜上来,俱是大惊。这可是千万年不曾有过的事情了。而且那人好似惯例太大,竟是高出了崖面许多,向着高空中飞去。 在空中几个斗转,凌霜霜觉得自己两眼金星,身子微微一颤,虚空的脚底却是落在了实处,再看月逍却是松开了她,脚底踩威风凛凛的混沌剑。 凌霜霜虽是没见过,却也知道这剑定非凡品,心中掠过那悬崖上的人,心中一惊,难道是贝贝。 贝贝这个孩子虽然不过五岁,却是极其的聪明,但毕竟是个小孩子,喜欢义气用事被沈涵柔那个贱人利用了也未可知。 不由得心下焦急,“老祖……” 月逍扭过托本不愿理会她,想径直去找苍雪衣他们,后来想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也有限,定是要麻烦凌霜霜,不如卖她个人情,才懒懒的道,“又如何了?” “刚才好像是我女儿在崖边上。” 月逍闻言施展御剑术向着那崖上飞去,大陆和普通的大陆未曾有什么区别,只是却有一处高崖十分的明显,而这高崖却是中间最高,最高处之间便是那深不见底的万人狱的出口。 果真此刻,悬崖边上正站着几队人马。 一派看起来像是什么名门正派的样子,还有几个小队,好似看热闹的……在就是两支女子为首的队伍。 其中一支俱是穿着襦裙,衣服却是两色的,里面的裹胸是红色的,上面绣着金色的合欢花,外面罩的却是偏偏白衣。与凌月逍那等穿着宽衣广绣的褙衣的合欢宫服装十分不同,却是别有韵味。 列来合欢宫的服饰均是由掌门定的……有的偷懒就会沿袭上一届的。 月逍这般看着不得不佩服此地合欢宫宫主的品味,简单而大方,在滑过众人,均是妙龄的美貌女子,许是因为穿宫装的原因,都是酥胸半露。 凌月逍微微上扬了些唇角,倒是不在意,合欢宫本来就不是名门正派的存在,这般打扮也是客气的了。 眼睛在滑过那穿的暴露的一队,及脐的装扮,点缀着流苏,胳膊上挂着铃铛能各式装束,下身由得是叉开的长裙……不过为首的却是一个穿着红色灯笼裤的女子,赤着一双白嫩的玉足,怎么看怎么勾人动魄。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耀眼的,最令人瞩目的便是那站在合欢宫几个略显狼狈的女子前的小身影,她鬓间发丝柔软的贴在脸颊上,浑身已经湿透了,一双黑亮的眸子执拗的瞪着那些人,“方怡情,你这个叛徒!我合欢宫早晚会灭了你,替我娘亲报仇的。” “灭了我?哈哈……我说少宫主,你该不会不知道你娘已经在这万人狱了吗?不知道被多少美男享用了呢,咯咯……等下姨姨就送你们母子团聚,想来你娘亲也会给你找个美貌郎君。”那女子正是穿着灯笼裤的女子,她面色柔美,只是表情却是十分的狰狞,生生破坏了这份美好。

上一篇   180 万人狱

下一篇   182 群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