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鹣鲽情深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75 鹣鲽情深

月逍冷冷的看着风韵和,“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背叛我的人死的毫无痛苦!” “韵和定会让他生不如死!”风韵和咬了咬下唇,“背叛便是背叛了,我风韵和的人容不得半点的玷污。” 这边是风韵和,凌月逍头一次这般仔细的打量这个大师姐,她不同于别的合欢宫的人,于床事上,于情爱上更是容不得半粒沙子,丁是丁卯是卯,只可惜刚过易折。 月逍淡淡的看了侯三宝一眼,“你呢?” “宫主……侯三宝就算是建立了候家也是为了合欢宫,只要宫主一声令下,候家所有的人都可以奉献出生命。”这般说着他的某子闪过一丝阴鹫,他素来就是狡猾的人,这样的人难得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多数的是明哲保身。但是自从虚空船逃生那次,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他从不在乎的合欢宫才是他的家……妻子儿女侍妾,他从来不关心,他们不过是他大业的棋子。 或许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但是对合欢宫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忠臣。 凌月逍应了一声,“你便好好经营着候家吧,也是给合欢宫的一条后路。”凌月逍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侯三宝,也许他长得猥琐了一点,但是面相从不决定一个人的心,就像是宇文靖看起来那般忠贞的人,也不过如此。 “今夜,我和韵和两个人去,其余人都不按兵不动。”有些事还是要自己解决的好,月逍这般想着,身边只剩下了一个苍雪衣,别的人她都可以放心的让他们离去,只有雪衣,她舍不得。也没办法,她亏欠他太多。 “这……宫主还是让侯三也一起去,万一这!”侯三宝心中有些焦急,这合欢宫的现在分成了两大派,一个是以风韵和为首的老势力,一个是宇文靖辛辛苦苦培养的新的经营。 月逍看出了侯三宝的不放心,却是微微一笑,“三宝,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紫宁和凌秋我可是交给你了。” 侯三宝这才将心放回了肚子内。 苍雪衣病了,吐血也越发的厉害了。月逍担忧的从窗口望了望他,没敢推门,他似乎像是一张拉满的弓。时刻在保持着警惕。 苍月在屋外神色复杂的望着凌月逍,“家主……” “嘘……不要吵醒他!”月逍淡淡一笑,“这几日我就要带他走了,你便留在这月家吧,还是在原来的位置……” “这……”苍月大惊。“我要保护公子!” “苍月还不放心我吗?”月逍笑的文雅,想不到雪衣竟然会收服了苍月这等倔性子的人,好半晌才哀叹了一句,“他等不了多久了!” 似是在自言自语,只有凌月逍才知道自己这一刻的心有多疼,她是舍不得。从前盘旋于各种势力纷杂之中,可是他却剩下的不过半年多的时日了,这如何让她不难受。 “家主是要带主子去寻药?”苍月面色一喜。随即又有几分的担忧,连颜公子都无法解决的事情,家主又能找到什么样的人呢,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 凌月逍眯了眯眼睛,自己此去是要去寻一个人。不过还会带着一个人——元昭宸。元昭雪最可怕的不是谁杀了谁,而是你最信任喜欢的人。却偏偏喜欢上了别人,更是信任着别人。 凌月逍回过身,一身紫衣的金不换正站在远处,眸子阴冷的向着这边望来,却不想与月逍看了个正着。 丢开手里带刺的花朵,金不换转过身想要逃走,却不妨前面飞扑来一只雪白的狐狸,这只狐狸他见过许多次,不仅苍雪衣十分宠爱它,就连月逍也十分的喜欢。 他只得微微后退了几步,身子有些不稳。 月逍上前搀住了他,“你这是做什么!”顿了顿,“等你魔气好了便回你的金凤大陆吧。” 金不换扭头看着她,她竟然知道自己是金凤大陆的。 月逍也不打算隐瞒,“妙光圣想要你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她说的毫不留情,金不换却后退了几步,身形不稳,他却是与妙光圣见到了,并确认了他曾和月逍见过,当然金不换不知道妙光圣和月逍是如何见面的,他只是将自己和月逍见面的点点滴滴都告诉了妙光圣。 谁知道素来疼爱他的表格却让他立刻回金凤大陆,他不同意,妙光圣便说让他帮忙盗取月逍的一柄剑,便不会将他在赤羽大陆的事情告诉金凤大陆的人。 他这么做可都是为了她啊,可是他一次次的试探和寻找却是丝毫没有找到那把剑,就算是收服了那把剑,但是在他金凤大陆的独有秘术下也是可以得到的啊。况且他是鼎鼎有名的金家少主。 被喜欢的人这么拆穿了心事,金不换感觉好似晴天霹雳,脑中一片空白,在抬头寻找凌月逍却是已经不见了人。望了望苍雪衣的院落,狠狠的跺了一脚,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凡人有什么好的。若是真是为了晶矿,他们金家有的是,随便给她几座便是。 夜色微浓,宇文靖静静的坐在别院里,今夜他十分的不安心,他没想到这次韵和竟然亲自去送仪帐,他明明把她支开了,谁知道还是被她钻了空子,也不知道元昭雪派去的那些杀手得逞了吗。 他是绝对不允许月逍来到琉璃界的,鱼儿说的对,这里的合欢宫一草一木都是他宇文靖辛辛苦苦的建立起来的。他绝对不可以让凌月逍这般空手就得了这么大个便宜。 这般的他背影萧瑟,逍遥鱼妖娆覆盖在了他的身后,不断的用胸摩擦着他的后背。 宇文靖身子一僵,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他当初把逍遥鱼囚禁起来本来就是想等到关键时候拿出来当棋子的,或者等到宫主回来泄愤的,竟然敢对自己的宫主下手。 但是不知道何时,他习惯了在和风韵和吵了架后就到地牢里来看自己的猎物,来寻找那男人的自尊心。久而久之,一些事情便发生了,刚开始他还是抵触的,后来便习惯了。再后来甚至有些迷恋,不得不说这个逍遥鱼在那方面的本事是一般人难以比拟的。 比起风韵和的保守,逍遥鱼的大胆妄为似乎更能勾起他的乐趣,也是从那个时候他的心也开始在渐渐的发生变化。 但是他知道他是喜欢风韵和的,只是她太过好强了,也容不得他身侧出现其他的女子,尽管那只是个玩物。 或许每次吵了架,心烦了,他都能在逍遥鱼这儿得到慰藉,只是这一次,他却怎么也不能安心。风韵和不会出什么事情吧,那个元昭雪的隐卫自己是见过的。 逍遥鱼在宇文靖的身后挑逗了半天,却不见宇文靖有所动作,不由得撅着嘴撒娇道,“靖,你好坏呀” 声音酥嗲入骨,若是以往宇文靖可能会来安慰她。但是今日他心中有事,便是长臂一挥,“滚开!” 逍遥鱼冷冷一笑,自己虽然成了凡人,但是不过为了自己的双腿能够正常的行走,再次见到姐姐……还有云大哥,才迫不得已的来取悦这个粗鲁的木头的,谁知道他竟然敢这般对自己。 很好,等你的合欢宫被我们逍遥宗吞了,看本姑奶奶怎么饶了你这个贱男,她逍遥鱼这辈子从来都是她玩男人,可没有男人这般的玩弄她的。 外面传来一阵异动,宇文靖蹭的直起了身子,往外面走去,这是他的别院,很少有人回来。但是竟让有人敢私闯他的别院,这让他不得不提高警惕了,周遭的暗卫也出来了不少,“主子!” 宇文靖一翻手,翠绿色的长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上,想当年祁蒙大陆的人都想得到一只翠玉石的长剑,可偏偏只有合欢宫有,一片绿油油的长剑,那该是怎样的一副情景。 “宇文靖!”一个淡漠的声音乍起,宇文靖大惊,“韵和……你……你!”这里可是他的别院啊,里面还有逍遥鱼那个贱人……宇文靖素来淡漠古板的脸上带出几分的惊慌失措。 “怎么没想到我活着?”风韵和的脸色清冷,站在高高的墙垣上俯视着底下,这个自己爱慕了十几年的男子,心中却是莫名的凄苦。 宇文靖望着她不稳的身形,闪过一抹担忧,“韵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取你的命。”看着墙垣的风韵和,宇文靖竟是感觉莫名的欣喜,却又有些不安,说不出的不安。 “宇文靖!”那萧瑟而苍凉的身影突然从墙垣上飞身而下,一双剪水的眸子望着宇文靖,眼底是一闪而过的失望,风韵和生的极美,只是这美多是清冷,如高山寒雪,让人不能玷污。 “韵和!”宇文靖感觉心莫名的抽疼,上前揽住了风韵和,好险,险些他就要失去了她。 “两位可是鹣鲽情深啊!”逍遥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出来,她身姿妩媚,半松着香肩靠着门框,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个人。

上一篇   174 权力

下一篇   176 惩治逍遥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