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无赖

侯三宝素来机警,第一个想通了其中关节,悿着脸笑嘻嘻道,“原来是尹小王爷,我们宫主手艺非凡,肯定是闻香而来。来来……见者有份。”说着便撕了一块肉放在一旁的干净托盘里。 紫宁悄悄的打量了自家主子一眼,那眼神似乎也在怀疑自家主子不地道。 尹玉枫看着眼前的烤肉脸如同便秘一般,目光更是狠狠的锁住凌月逍,“凌宫主,不该给我个说法吗?” 不错,凌月逍烤的灵兽正是一只身形庞大的彩凤,当初她原本是肚子饿,谁知道这只受伤的彩凤竟然送了门。仔细想想好像前世元昭雪和尹玉枫有过一对彩凤,羡煞旁人。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大鸟,凌月逍第一次动了吃凤凰的念头。 “此凤乃自愿落到姑奶奶门前,央求姑奶奶烤着它吃的。无奈本宫主一向心软,就只好把它烤了。”凌月逍索性耍赖到底,反正她小魔女性子耍赖也是家常便发,所有合欢宫的弟子不由得暗暗佩服自家宫主的耍赖的本事。彩凤那可是传说中的神兽啊,他们,他们眼下竟然吃了一只神兽的肉。 侯三宝十分配合凌月逍的快速啃了几口彩凤的肉,虽然没有得到神兽,但是宫主大人竟然把传说中的神兽给他们烤了,多吃一口便是多赚一口的。话说如果喝了神兽的血,体质就会百倍增强的,只可惜赶来的时候这些神肉都已经半熟了。 “你!”尹玉枫只觉心血上涌,没想到他小霸王也会有被人耍无赖气倒的时候,嘴唇一哆嗦,竟连续吐出几个,“你好,你好……” 凌月逍直起身来,也不畏惧尹玉枫,“尹小王爷,您说这只神兽是您的。可是我一没见这神兽有主,二没见它有神兽的威力。 听凌月逍如此说,尹玉枫涨红的脸上终于有了松动,几乎是怒吼道,“你知道个屁,老子的小凤是有伤在身!凌月逍,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小凤才有了身孕。” 神兽都是可以口吐人言的,但是凌月逍在猎杀的时候,却是一针封喉,别说知道它个什么神兽有孕了,就算怀了孩子也不关自己的事啊。 “小凤肚子里的孩子有一个月了,昨天小凤还预测着两个孩子将会比她更有出息。”尹玉枫说的甚是感人,人与神兽之间只有经过同生共死的磨难才会有如此深的感情。 紫宁见尹玉枫扫兴,将原本欢乐的场景弄得这般不堪,不由得替自家主子不平的道,“我家主子哪知道你家神兽怀孕,再说哪个神兽怀孕不得怀个百个十年的,才一个月估计连胚胎都看不到的。”末了又愤愤不平的道,“又不是你的孩子,装的跟死了儿子一样。” 紫宁这话不可谓不毒,果然话音刚落,众人都向她投去一个厉害的眼神,看来跟着宫主久了,这毒舌也是会同化的。 凌月逍眼睛眯了眯,令有心人心中不由得一哆嗦,不知道这个小主子到底又打的什么阴谋。其实凌月逍只是想到了元昭雪,前世自己修炼百年被元昭雪和尹玉枫的一双小凤凰吐得真火所伤,但是眼下自己竟然吃了他们的母亲,果真是因果循环啊。只是不知道元昭雪没了这个小凤凰,还会有什么样子的灵兽,倒真是让人拭目以待啊。 紫宁的话显然激怒了尹玉枫,尹玉枫地恼怒冲了过去,却被风韵和和宇文靖挡住了,三个人纠缠在一起,紫宁不服气的也加入了进去。总之三对一之下,尹玉枫很快脸上便挂了几道彩。而紫宁方面却占着人多,到没有受多少伤。 凌月逍在一旁观战了一会,本就是想教训教训尹玉枫,却也不想再这虚空船上在和桐城派闹僵,这对合欢宫来说是没有一点好处的。 “好了,住手!”凌月逍一发话,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尹玉枫修为本不弱,奈何对方都是合欢宫精英中的精英,得了解脱也只得气喘吁吁的坐在一旁,眼睛却是怒气冲冲的盯着凌月逍,总之来的时候十分潇洒,如今却是狼狈异常。 “尹小王爷,肉已经被我们吃了,大不了下了虚空船,我们在给你找只灵兽便罢了。”凌月逍顿了顿,摆出一副正义的面孔道,“如今你就算是杀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那只凤凰也不会回来了。尹小王爷该不会是想拿整条船的命来为你的凤凰讨个说法把。”说到最后就是裸的威胁了,尹玉枫眸色中闪过复杂的色彩,如今和合欢宫拼个你死我活确实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只是再给找只灵兽,尼玛的当神兽那么好找的吗?尹玉枫心中又泛起一股窝火。也似乎是天注定的,前世凌月逍就和尹玉枫十分不对付,见面便吵,没想到今世再见又是如此。 正在这时候,虚空船的正堂传来一阵急促的钟鼓声,那是紧急事件的鸣声。 凌月逍想不透一直安静了好几天的虚空船怎么会如此的热闹,还击了钟鼓,这日子倒是越来越有趣了。 “集合,集合了……各门各派速速去正堂!” 喧闹的声音夹杂了修为在空间中不断的回荡,甚至还夹杂着司徒流云的悲愤之声,这次尹玉枫也顾不得和凌月逍多纠缠,身子一纵,竟御剑直奔二层的正堂,凌月逍望着消失的身影,眼睛眯了眯,前世过多的关注司徒流云,没想到这个尹玉枫竟然是个剑修,只是为何却很少见他使剑呢? “我们也去看看吧。”凌月逍看了看身后的众人,今晚真是热闹啊,“唔,这神仙肉也收拾下,可是千金难买,不要浪费了。” 紫宁应声去办了,众人无语的跟在凌月逍的身后,心中对她竟有几分莫名的崇拜,就连凌月逍身上散发出凡人的气息,他们都觉得那肯定是自家主子身上的法宝所致。 凌秋和凌夏跟在凌月逍的身侧,心中悄悄舒了一口气。 凌月逍带着合欢宫的弟子刚迈进正堂,便被桐城派的一众弟子围了起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似乎是合欢宫杀了他们爹娘,欠了他们的债。不过说一众,在这虚空船上的桐城派成员也不过二十多人。 “哟,这是怎么了?”凌月逍目光敏锐地扫过尹玉枫,见他一副不知情的样子,看来是和刚刚的冲突没有关系了。

上一篇   016 大餐

下一篇   018 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