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神秘来客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68 神秘来客

由紫及黑的巨雷带着万霆之势重重的滚落,如一道闪电,劈在盘踞在三江道长头顶的青龙身上。 “吼”巨龙的仰天大吼瞬间震得附近的许多修士耳目出血,凌月逍凭空而立,对上那双赤红的眼睛,莫名的有些心虚,手指微颤,心里更是莫名的怜惜,可理智又告诉她这样的雷劫不是她能够应付的,上次帮詹台云泽塑体也不过是侥幸逃脱,救还是不救! 元昭雪冷哼一声,站在阵法之外,恨不得那雷霆瞬间将凌月逍击的灰飞烟灭。 苍天真是不张眼,这个贱人明明就在阵内为何还会躲过那一击,莫非是离得阵心不够? 一缕透明的分身从元昭雪的身上缓缓走出,她虽然是半步分神,还没有迈入分神的阶段,但是有着阴阳镯和许多宝物傍身,她从身上分出一个分身已经不在话下。 右手紧紧的握住了混沌剑,翠绿与金黄交织的剑身,闪着莫名的幽光。 逆天的黑雷滚滚而下,就连那四大神兽只首的青龙身形都有些不稳,凌月逍身形微动,却有一个影子比她更快,凌月逍素来感官灵敏,但是现下被青龙搅乱了心神,而那元昭雪也是个修为不凡的,那透明的分身不知道何时绕道了她背后,狠狠的将她击向阵心,那里是雷劫最密集的地方。 因为猛然受了一掌,凌月逍红火的身形顿时呈现在大阵之上。就连双眸紧闭的三江道长似乎也察觉了异样,猛的抬起眸子,没想到竟有人不怕死的望这渡劫阵中闯,如此,正好让她帮自己挡雷劫,上一次她在云雾宗的事迹自己早就听说了,一来自己早有计划。二来月家还有自己的那个师弟陆湛,看似每次都和自己旗鼓相当,但是自己却知道他的本事可是大着呢。 但是现在人家送上门,焉有不用之礼。 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惊住了,月家主的情形分明是被人一掌击进阵中的,这究竟是何人居然有这等本事。 凌月逍受着一掌的惯例向着阵中冲来,那原本低迷的大青龙,突然猛地睁开了眸子,狠狠的向着凌月逍撞去。 元昭雪唇角带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凌月逍这次你不想死都难。 月逍手指微动蔽日剑出现在在她的左手上。但不过是一晃而过又收回了体内,也罢,自己本就欠着这条龙。闭了闭眼,眼睁睁的看着那条青龙从自己身体内穿过,神兽发威,那哪里是她修真界的小小修仙者能够抵抗的。 感觉到身心似乎都要裂开来了,月逍闭上了眼睛。就这么死了吗? 噗! 温热的鲜血喷在巨大的龙身上,闪出一道灼灼的金光,竟是认主了!那青龙碰到她身体的刹那几乎瞬间便消失了,就连凌月逍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伸出玉指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用力一闪躲开了身后元昭雪分身的攻击。 三江道长失去了屏障。原本想要抓住凌月逍,虽知道凭空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奈何他本就是阵眼。根本无法过多行动。 果真是天要亡我也! 凌月逍火红的一个袍子微微旋转却是将那透明的分身正好擒住了,七彩流星针的光芒漫天飞舞,众人俱是一脸惊奇,这半空中还隐藏着一个人吗?看样子好像月家主是帮助三江道长,不知道是谁竟然用隐身这等卑劣的手法想要阻止三江道长的飞升。 半透明的分身随着凌月逍灵力的注入开始透出若隐若现的身影。底下观战的人议论纷纷,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究竟是谁这般的不长眼睛。 元昭雪在方外之中。没想到凌月逍竟然擒住了自己的分身,到底是自己不过半步分神的修为,操控根本就不熟练,该死的!元昭雪暗自懊恼一声,却是重重的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前,被凌月逍捉住的分身,瞬间破裂了开来。 “该死的!”凌月逍暗自诅咒一声,她被困在阵中根本就不能出去。 三江道长已经接了六道雷劫,如今地上一片灰败。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快追,那个人肯定跑不多远,竟然重伤了月家主和三江道长。” 一阵纷乱声,不少人向着元昭雪的方向追去,元昭雪遁的虽快,到底是受了伤,一道银色闪过,却是拉着她瞬间不见了踪影。 望着阴暗的天空,凌月逍感觉身子一软,有什么东西袭来,脑袋晕乎乎的便向下栽了去,该死的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倒她这般努力还是该不了个英年早逝的命嘛! 白衣微动,却是两人个人凭风而立,不知道是谁破了三江道长的大阵,凌月逍只觉得落入了软绵绵的一团棉花当中,温暖的让人不想放手。 姬无尘抱着月逍对着颜子轩微微颔首却是瞬间不见了,几道惊雷下来,三江道长早已经没了个模样,甚至连元婴都没有逃走。 颜子轩手中捏着一粒金丹,他本想只要三江道长还有一口气就给他服下去,谁知道,破开大阵,竟成了这般光景。 三江道长的飞升似乎是注定失败的,所有观看的人都有怏怏的,但是对于颜子轩破阵救人,却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三江道长在他们眼里已经不行了,不管是谁都会去救那月逍的。 再者了这蓬莱岛和月家之间的交往也不是他们一个小小的修仙者可以议论的,颜子轩碾碎了手里的闪着银光的金丹。 离他较近的几个人看的有些眼红,这等千年难遇的丹药竟然就这么毁了。 云随风动,或许颜子轩的气势太过骇人,所有的人都讪讪的离开了,完全没有一点飞升的灵悟。 颜子轩从腰间拿出一个白色的小葫芦,却是将三江道长的骨灰俱装了进去,师父就是太过要强了,太过固执了。 蓬莱岛的大厅内,几大宗门的门主和长老们面面相觑,有幸灾乐祸的,也有看似悲愤欲绝的,但是无一不围绕着一个话题,月家破坏了三江道长的飞升,要如何补偿,相对于让月逍赔命,他们更看重的是个人乃至蓬莱岛利益。 颜子轩默不作声的坐在一侧,虽然他曾被排挤出蓬莱岛,但是三江道长生前并没有将他除名过,所以他是三江道长门下唯一一个能够名正言顺的接受赔偿的一个。 颜子轩不说话,那些议论纷纷的门主和长老们也有些没趣,但是私下里却想着如何要从月家牟利。 李长松长叹一声,“我修真界中人都讲究因果循环,师叔如此……”吧啦吧啦…… 李长松说的冠冕堂皇,颜子轩却是头也不抬,好半晌才道,“掌门想要什么,想好了再告诉轩。”言简意赅,这是要与掌门合作了,这等赤果果的阳谋,反倒是让各个宗门一时之间不知道从何处下口。 相比于符宗,御兽宗因为这次立了大功,似乎颇为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更有隐隐的认了月家为主的意向,几大门主也似乎在向着不同的势力靠拢。 李长松冷冷一笑,“都散了吧!”颇有久居上位者的气势,见颜子轩和一行人都走了,才捋了捋胡须,“这个凌月逍和颜子轩倒是有些眼色。”一些事情虽说外面的人不清楚,但颜子轩是凌月逍的男侍也是公开的秘密了。 能够配的上凌月逍那样的女人,还能够给自己带来利益,李长松并不觉得蓬莱岛有什么丢面子,反倒是三江那个老东西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竟然还想着夺了自己的命。 如今三江道长主仆三人,两人灰飞烟灭,剩下一个不知好歹没少给自己使绊子的青画,自己该怎么好好的招待招待她呢?不知道青画跟了三江道长这么久,有什么可图的。 …… 羽纱缭绕的窗幔,稀稀疏疏的阳光穿过窗子落在床榻之处,一只玉手将那随风飞扬的纱幔都束了起来,才坐在了床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凌月逍的面颊,这般安静温软的模样真是少见,看的心里痒痒的。 那只玉手正想细细的往下摸去,却听外面传来青梅的声音,“姬公子,外面有个人妖找家主。” 能劳烦青梅传话的定不是普通人,姬无尘放在凌月逍身上的手指微动,缩回了袖子内。青梅已经打开了门走了进来,“是个美男子,我不知道是不是……”顿了顿又看了看还在床上昏睡的凌月逍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人家正儿八经的夫君在此,自己在向自家主子推荐别的男人十分的不妥,可是主子又偏偏的睡着,真不知道该不该打发那人走,可听那人的话又和主子极其的熟稔,哎! 姬无尘脸色微恙,却是有几分怒色,“你在这儿守着她,我去看看!”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带起一阵冷风吹得青梅一个寒颤,青梅扬手给自己一个耳光子,“呸,我这是干得什么事呀!当真是龌龊了,这可如何是好。” 姬无尘行走如风,胸中憋着一股怒气,他倒是要见见什么样子的美男子竟然连青梅都主动来送信,只那双眼睛瞥见对方,迈入客房的脚顿时顿住了,只见那人黑发如墨,一张温润如玉的脸精致若银盘,似乎听到了脚步,回头那一笑,竟是犹如莲仙般冰清玉洁。

上一篇   167 回马枪

下一篇   169 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