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极致轮回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58 极致轮回

龙檀香的雾蒙蒙的旋转着一圈一圈儿,元昭雪心中有几分警醒,却是感觉眼皮有些沉重,不会是被人暗算了吧,她素来多疑,心中一惊,越发用力的想睁开双眸。 就在这时突然一人推门而入,站在元昭雪身侧的小丫鬟,急忙推了推她,“莫雪姑娘!”声音虽是温和,元昭雪心中猛然一惊,却是猛的睁开了一双水晶般的黑瞳,眼中闪着凶光,纤白的手指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扣住了那小丫鬟的脖子。 “唔……”那小丫鬟透不过气来,用力的想要掰开她的手,只是一个练气层的修为对上半步分神,哪里这般容易的。 素因斜靠在门框上,亦是一副见鬼的样子,“雪儿,这是做什么?” 素因陡然提高的声线,让元昭雪找回了几分理智,用力的将那小丫鬟甩在地上,伸手抚了抚额角,“我怎么睡着了!”这话虽是风轻云淡,但是语气却是冰冷至极,饶是素因在凌月逍面前见惯了大气场,也不由得心中一惊,这不是易对付的角色。 而且众目睽睽之下,主子也不能将她杀了,眼睛瞥见地上已经昏厥过去的小丫鬟,见元昭雪没有下死手,才舒了一口气,毕竟这花纤楼里每一个孩子都是她亲自培养的,“哎哟哟我说怎么这么大的床气呢,这间屋子是我平日里小憩的地方,是这花纤楼里最好的。可惜我每日太忙总是休息不好,这龙檀香有平心静气,舒缓身心的作用,就让小丫鬟们点燃了。妈妈我可是可时可卯的对你这个大财神啊,你怎么能够怀疑我的人呢?哎呀呀……好可怜的小脸蛋啊……”说着素因将目光对准地上昏厥的小丫鬟,甩了甩罗帕,“你们几个死人啊。还不快把她抬下去,当心侮辱了我家雪儿的眼睛。” “是……是……!”那几个小丫鬟七手八脚的将地上的小丫鬟抬了出去,元昭雪皱了皱眉,她素来多疑被人眼睁睁的拆穿,却又堵得哑口无言,心中十分的气恼,“妈妈这是何意思,我不过是担心误了时辰。” 元昭雪这般说着,她的感觉素来灵敏,就如她这次偷偷派还有些重伤的夜冥带着隐卫去月府一样。明面上自己又在这里既摆脱了嫌疑,让大家作证,还能够牵引住月府的部分人力。同为女人,她就不相信如果果真是那个女人的话,她不会对自己出手。 所以刚刚一清醒便想杀了那个小丫鬟,毕竟她这般入睡是极少的,这对于临敌的人来说是十分危险的。 只可惜这一切都被这个看似温和市侩的素因给打破了。 许是看出了元昭雪的迟疑。素因伸出如葱的手指,将那一盘香端到了元昭雪面前,十分真诚的道,“我不知道雪儿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情,我这花纤楼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不是要人命的地方。这香里也没什么阴谋诡计,如若不信你可以检查检查。” 素因说的真诚,元昭雪用鼻子清嗅了嗅。淡淡的清香没有掺杂任何不好的东西,但又不敢深吸,生怕这儿会是个陷阱。 “好了好了……”元昭雪有些不耐,若是平日里在自己的府邸里别说随手杀个可疑的小丫头了,就是将所有的人都杀了也没人会说自己的。到了素因这儿竟是磨磨唧唧的。 素因放下香盘哎呀了一声,“我险些忘记了。马上就要雪儿上场了,刚刚还是一刻钟,如今已经不到半刻钟了。” 元昭雪抚额,这个素因是故意的,伸手拨开她,也没有多想便向着出场的方向飞去。 素因看着她消失的身影眸子暗了暗,本来是想让墨雪和莫雪分开表演的,但是自家主子看的不耐烦了,非要让两个人同台演出,真真可是难为自己了。 素因叹了一口气,却是转身进了隔壁。 柳清韵正对着一面铜镜,手指寸寸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那凶狠的样子似乎想要将自己的这张脸扯碎一般。 “哎哟,我的姑娘唉。”素因上前捉住了她的手指,早就听闻了她的故事,眼中多有同情,但是又有些不放心,“这张脸可是主子请了神面飘罗给做的,你可不要毁了呀。” 要知道那神宗不定的神面飘罗素来不喜欢给人做这些,不知道主子花了多大的代价才让他同意的,看着柳清韵的这副神情,也知道她是不愿意了。 哎,谁愿意整日顶着一张和自己仇人外加情敌相似的脸呢。 说来这个柳清韵也可怜,凌月逍派人给她做的这张脸,可是不是什么法宝幻器,这可是永远不能改过来的,任是所有的人都不会检查出来的,就和天生的一般。 似乎懂的柳清韵的小心思,又加上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太过惹人怀疑,凌月逍聪明的让神面飘罗给柳清韵做的五分似元昭雪,二分修复,三分像她原本的自己。 好半晌,柳清韵才笑道,“怎么会,我还要用这张脸接客呢,想必用一张类似桐城派长老的脸接客十分有趣。” 素因郁结,她是十分不赞同这个刚直的姑娘这般的自暴自弃的,万一将来遇到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再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况且她觉得那个裘公子是个不错的人儿,“这……主子交代过,会让裘公子照顾你的。” 柳清韵似乎看出了素因的迟疑,“裘公子心有所属,非我良人。求妈妈收留收留我,我一个心死的人,也不过是找个地方聊以残生罢了。” “这……”素因有些迟疑,看了看沙漏,“这次你若是表现的好,我会替你求求主子的,哎……这真是何必呢。”青楼女子多是看破红尘,哪一个没有个伤心故事,素因委实不愿意让这个出身清贵的姑娘沦落至此。 沙漏里的分分秒秒都在流逝,素因的手腕微微一动,却是听到了外面鼎沸的声音,那是巨大的飞瀑舞台,虽早有准备。却从未想过此刻应用。 素因的手指扣在那沙漏上微微旋转,竟是来不及了,都怪自己刚刚多嘴和柳清韵聊的太多了,眼下也只能带着她从这密道里过去了。 巨大的飞瀑从舞台的中央冒出,宛如一道银色的水幕,悠扬远古的声音飘来,舞台被一分为二,元昭雪带着面纱在这悠扬之中翩翩飞来,便有一道隐形的巨大的结界将之罩在了里面。 元昭雪大吃一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金色的沙幔包裹着她玲珑的身姿,周围吹起了阵阵长啸,金色镂空的轻纱若隐若现。看的许多男人腹部发热,看的那些假公子们羞红了脸,这当真是最最不要脸的青楼女子了。 斜靠在包厢内的司徒流云在陡然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姿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是一僵,从来都知道元昭雪很任性。只是没想到她这般任性,眼睛飘过周围虎视眈眈的男子,又见元昭雪唇角含着的那一抹笑意,心中一惊,她竟是乐意的。 感觉到妙光圣投过来的视线,司徒流云有几分的不自在。他没想到元昭雪如此的不自爱。 阁楼内的月逍手握着红色的御风耳,唇角露出一抹妩媚的笑意,前世这个女人也是这般。只可惜当初大家都折服于她的才艺,可惜前面她准备了许多精美的表演,元昭雪想拿她的人当梯子衬托她却是不可能的了。 苍雪衣见她神色异常,又瞥了一眼近乎裸装的元昭雪,只觉得有几分眼熟。“这是……” “哼,当然是那个爱慕你的元公子了。”金不换撇撇嘴。“没想到堂堂的桐城派长老,竟喜欢这等青楼女子的作风。” 苍雪衣感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颇有些尴尬,“他平日里见我的时候都是商谈生意,可从没穿成这样过。” …… 凌月逍不解的瞅了他一眼,对苍雪衣的解释有些无语……她家的小雪衣,果真是被她保护的太好了,竟是这般实心。 就在众人浪潮一声高过一声的时候,瀑布的另一端,另一个姿容绝色带着金色面纱的女子踏着节拍缓缓落地,有些朦胧的结界缓缓的罩在她的身上。 她穿的虽然和元昭雪颇有类似,但是却是精致了不少,前胸的中央还镶嵌了一颗巨大的红宝石,外罩一层轻纱,虽同是性感的打扮,却是比元昭雪的暴露不知道高明了几层,那可是若隐若现,欲说还休,缓缓绕绕,十分的神秘。 随着她和元昭雪同样地性感的动作,却是红唇微启,将前世元昭雪唱的那首曲子唱了出来,“……是尘缘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你燃起的炊烟,哪一念才能不灭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缱绻的曲调顺着柳清韵的薄唇淡淡的洋溢出来,那双空洞的眸子似乎看破了尘世,那是至死不休的爱的纠缠,轰轰烈烈……却是看透了世态炎凉,这是极其有故事的人。 不得不说柳清韵的声音比起元昭雪来说,声音极其的优美,好多地方是不曾受过专业训练的元昭雪不能够及的上,若说前世,元昭雪的取胜也不过是胜在多才和技巧独特,这同样地舞姿,真刀真枪的比起来,却是真真的不如身畔的这一位。 听着耳边早已经被改的词曲,这已经不是自己想要唱的那首轰轰烈烈而直白的异世歌曲,但是她却万分的肯定这首歌自己在异世听过。 老天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两个穿越者?我才是主角,明明我才是主角。 柳清韵的舞姿也微微有所改善,元昭雪一个失神,竟是被柳清韵的曲调给落下,眼下隔着结界,元昭雪一击不中,只得勉强的跟上她的步伐,颇有被牵着鼻子走的意味。 摆臀,收胯,无论那一个动作,元昭雪坐起来都不若是从小贵族培养的柳清韵做的天然,元昭雪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身上的轻纱恬然的一抛,却是露出里面的肚皮装,窈窕的身姿做了几个简单而火热的现代舞的动作,性感异常,硬是从柳清韵的身上夺得了不少的目光。 纤纤五指缓缓的滑过面颊,那层轻纱带着脂粉香,飘入最前面的大厅里,又是掀起一阵哄抢。 说起来舞台的渲染力和展现力上,以及这般的豪放大胆上,柳清韵确实是比不过元昭雪,她苍凉而看破世事的声音如远古飘来,空荡而清幽,瞬间令整个场内安静了下来,甚至有的假公子们也被感染的了情绪,眼角满是泪珠。 面纱下粉色的红唇一遍遍的哼着歌儿,“是尘缘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你升起的炊烟,哪一念才能不灭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我种下曼佗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好一个轮回!”清亮而高贵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个花纤楼,传遍了每一个角落,月逍眼角微微湿润,窗前的纱幔如风般飘渺的打开,所有想窥测的人顿时将目光投向了三楼正中的包厢,想瞧一瞧花纤楼的主人。 红色的长袍,金色的曼陀罗便好似一场轰轰烈烈的轮回,逐渐凝作黑色的灰烬。 那张绝代风华的脸,比起刚刚的莫雪姑娘元昭雪不知道要漂亮多少倍,仿佛这天地间因着她尽失去了颜色,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瞧着,就连那些假公子们也都是顿在了当地。 司徒流云顺着妙光圣闪光的眸子望去,眼中映出月逍那张长开的面庞,浑身一震,不过几年的光景,她竟出落的这般姿容,不错当年她的母亲凌秋思便是曾经的祁蒙第一大美人儿,如今女儿这般也不为过,他终于明白为何祁蒙大陆那么多长辈会迷恋凌秋思,月逍的身上有着和她极其相近的气质。 周身华光环绕,比起柳清韵的歌曲,此时的月逍更是无尽的苍凉和空寂,让所有的人忍不住抹平她的哀伤,轮回?!苍雪衣眯了眯眼睛。

上一篇   157 豪赌游戏

下一篇   159 声名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