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冥歌

凌月逍的衣服多是朱红色的,霸道而张狂,就如同她这个人,无论怎么低调,就无法改变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贵气。 “主子,这几日月城来了不少人,就连轻易不露面的唐城也派了人来,还有几个不知名的小家族和门派,以沉家、裘家和逍遥宗为代表,不过多数是还是咱们赤羽大陆的人,琉璃界也有部分弟子散落在人群中,看样子都是年轻一代的精英,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何目的。”素因有条不紊的细细道来。 凌月逍颔首,“这群人里有冲着月家的,也有冲着元昭雪的,还有想浑水摸鱼的,不过不管他们做什么只要不损害月家的利益,盯好便是。” 素因应了一声,尽管早已经知道那个莫雪身份,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琉璃界数得着的门派的长老,实在难以想象一个长老竟还要做这等轻浮的事情,真是让人没什么好感,尤其那副天下最聪明的嘴里,最最令人讨厌。 “话虽这么说,这个莫雪在几个城池之中也应该有不少的裙下之臣。只是,他们未必知道元昭雪和莫雪是一人啊!”素因有些迟疑,“如果这样的话,相当于桐城派靠在莫雪不知道会拉拢多少势力。” 凌月逍冷哼一声,“若是司徒流云的桐城派是靠着元昭雪的裙下之臣建立起来的,也不足畏惧。”顿了顿,“她的裙下之臣很多,可是恨她的人也不少,真要是有什么阴谋,咱们只管搅乱他们的后院便是,女人尤其是吃醋的女人可是最最惹不得的。” 两个人正说着,金不换已经从后门进来了,他亦是穿了一身大红。束着七彩的金丝琉璃带,两个人站在一块,怎么看怎么像是新婚大喜的样子,素因有些不忍,微微侧了头,生怕自己突然笑出来。 美侍们群环入内,动作优美的摆上了许多的灵果和灵酒,甚至还点了香。 金不换见他们眼睛直往凌月逍身上扫,便有些不悦的要将他们都赶了下去,偏偏素因说留着一个可以跑个腿。金不换才不情愿的留了一个长得不怎么起眼的小丫头。 素因无语,这个金主子明显的醋意十足,不晓得他知道不知道主子已经有了好几位夫侍。 “咦?那个人好面熟……”金不换哎呀了一声。好在他们这件包厢隔音效果是最好的,前窗的位置是一张金丝镂空的窗帘,上面勾着七彩的花朵,但这不是一件普通的家什,这是素因偶然得到的一件法宝。可以阻隔外面的神识窥探,但从内向外看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素因一直觉得无用,眼下却是灵机一动,放在了凌月逍所在的房间内,整个包厢内极其的华贵逼人,所有的东西无不是修真界里的珍品。许是素因有先见之明,总觉得有朝一日自家主子会光临自己的产业便设置了这间包厢,凌月逍也是从这间包厢装饰好以来。第一个主人。 凌月逍顺着金不换的视线往下看去,竟是苍雪衣,他的面色苍白,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仙人之姿,就连不经意间因为病痛皱眉都十分的美妙。 因着苍雪衣的到来。整个大厅变得十分诡异的寂静,这花纤楼一共五层。中间三层为尊,一二层连成阶梯状的大厅,大厅的周遭是一些环绕的包厢,四五楼则是接待恩客的地方。 凌月逍所在的房间正冲着大厅的搭建的舞台,是整个花纤楼规格最高,花费最多的一间。凌月逍扫过大厅,里面站了许多的男男女女,却多是少年才俊,几大家族的顶层重要人物都没有来,不过这些少年才俊中隐隐约约的有着他们不少人。 花纤楼和月家的联系一直隐秘的很,但是天下无不透风的墙,一些家族更是隐隐的发现了月家和花纤楼的关联,只是不敢确信,月家会插手这等下等修仙者才做的产业。 元昭雪这一次可是掀起了腥风巨浪,但是月逍却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往往站得越高,才能摔得越狠。 苍月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苍雪衣,依旧感觉到来自花纤楼不同方向的火辣的视线,令人十分的不自在。苍月偷偷看了自家主子一眼,知道这其中有不少人是在偷偷窥探着苍雪衣的容,似乎十分的好奇那个神秘的月家主最宠爱的男人为何来到了这里。 莫不是这花纤楼真是月家的产业,如此一来各大城池的花纤楼分号也要注意注意了。 月逍的眼睛环过周遭,唇角微微勾起,这些人当中不乏女扮男装的假公子哥儿,八成一是来窥探现下众公子哥们追捧的莫雪美妓究竟美到什么地步,另外嘛,便是难得有这么全面打美男大荟萃,说不定会一饱眼福。 如此看来,元昭雪确实会吊人胃口! “主子,那个莫雪该不会不来了吧!”素因小心翼翼的道,前几日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那个元昭雪在月家可是受了点伤的。 凌月逍冷哼一声,眼睛却是定在了苍雪衣的身上,不由得哀叹了一声,暗忖到他对月家比自己这个月家主还要称职。 寂静的大厅里除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便是苍雪衣上楼的声音,几个负责招待的女妓,见状微微一愣,全都是一窝蜂的涌了上来。 呛鼻的香粉扑来,苍雪衣咳嗽了几声,用宽大的袖袍微微遮掩,入目的却是一抹嫣红,苍雪衣有片刻的慌张,却是将那块红死死的攥在手里,就连口内的腥甜也用力的咽了下去。 就在这时外面一辆类似七彩祥云宝车的飞行器停在了花纤楼的门口处,白衣翩翩的的元昭雪打着折扇从马车上跃下入内,身后还跟了司徒流云和妙光圣一白一黑,十分的养眼,看热闹的假公子们又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之声。 元昭雪的唇角噙着笑意,显然她十分的喜欢这种被众人瞩目的感觉。月逍记得前世元昭雪也十分的喜欢女扮男装出行,更是不拘小节的出入各大青楼,吸引了不少美貌女子。更有人女子因为她寝食难安,偶尔她也会偶发善心,对着那爱慕的女子无辜的坦诚自己原本是个女子。 这样的戏码上演过好几次,看到此,凌月逍的唇角的勾出一抹不屑的笑意。 苍雪衣细长的眼睛眯了眯,苍月体贴的施出威压,吓得要靠近他们的女子们齐齐的后退到了一侧。 两个人这才躲开众多脂粉女子,向着三楼的包间行去,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后面一人的略带调戏的声音,“苍公子。请留步!” 苍雪衣身子一顿,却是继续前行,元昭雪莞尔一笑。翩跹飞起挡在了他们的前面,摆了个自以为十分潇洒的姿势,“怎么了,苍兄,还是在生我昨日的气。我那日不是故意不带走你的……”眼睛灼灼的盯着苍雪衣。心中暗忖前几日自己太过着急,倘若雪衣知道了自己的女子身份,又看到了自己出色的姿容,肯定不会把那个什么劳子的月家主放在心上的,哼,由她元昭雪在。她才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比她更美的女人。 这么想着,元昭雪的脸色有些阴沉,真是可恶。凌月逍你死都死透了,怎么还弄了名字相似的人来惹人厌恶。 话音落地,人群中掀起一阵激烈的讨论,嘀嘀咕咕的似乎在猜测着眼前这两个绝色的公子哥有一腿,月家主捉奸见到他们。他们就杀人灭口了!这么说着,似乎解释了月家主为何一直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原因。看着苍雪衣和元昭雪也多了几分的猥琐。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和狗血。 “你……”苍雪衣有些生气,他虽未曾修仙,但是学的却是凡人界贵族的礼义廉耻,元昭雪这般尤其的令人讨厌。 更何况昨日已经从子轩的口中得知,眼前的这个元公子其实是个女子,不过使用了什么法宝将自己变得看起来和一般的公子哥无恙,只可惜她修为很高,法宝出色,普通人看不出来罢了。 苍雪衣直觉上月逍肯定在附近,他的心七上八下的跳着,生怕她会误会自己。本来月逍失踪,他就是很担心,但是现在月逍回来了,他依旧是担心。 “是她?”素因不知道什么时候向前移了几步,素因是见过莫雪真容的,和眼前的男装打扮的元昭雪十分的相似,素因淡笑,“原来是个假公子,不晓得欺骗了多少女郎的心。” “我倒是不觉得她有多好看。”金不换撇了撇嘴,眼睛顺着元昭雪的的方向一瞥,却是在苍雪衣的后面停住了,那显然是跟着元昭雪的两个人之一,黑衣的美男子,他银色的发丝十分的招人眼,身上有一股清泠泠的美感,令人不敢亵渎。 似乎感觉到了楼上的视线,妙光圣漆黑的眸子向上微微看了一眼,却又很快的放在了苍雪衣和元昭雪的身上,似乎在看一场事不关己的好戏,只是那嘴角微微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令他显得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感觉到了金不换的异样,凌月逍顺着金不换的目光微微停留,黑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原来是他,想到那日他胸前闪着白光的东西,莫非和元昭雪有联系?本来这男子就和自己师傅的失踪有着关联,如今又和元昭雪牵扯上了关系,看来不得不留意些了。 元昭雪这个人,月逍是在了解不过了,凡是有些姿色都要勾引勾引,好多男子以为美人有意,一腔热血的扎进去,谁知道人家元昭雪又挥手潇洒的退出了,从始至终都好似是一场美丽的误会,若即若离,反倒是吸引了不少追随者。也因着如此,元昭雪的追随者多是有些狂热的。 月逍目光再次回到了苍雪衣身上,眸色中有几分的不忍,甚至有些怀疑将这样的元昭雪作为对手是不是太低俗了一些,“素因,你去将他请过来!”随即凌月逍又摩挲了一下手里血红色的御风耳,冷笑一声,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一个人的修仙路果真是漫长无趣的,难得有个如此的玩物。 素因一愣,这和原先的计划差了很多,难不成主子不怕引起那个元昭雪的怀疑?其实她还想着将自家主子猛然暴漏在众人面前,看着那么多人吃惊,该是多么一件有趣的事情啊。 苍月修为不济,后退是司徒流云和妙光圣两个,两个人都对此熟视无睹,却又不是个肯让路的。前又有假公子元昭雪,苍雪衣和苍月被夹在中间,不上不下十分的难堪。 就在这时候从元昭雪的马车上跑下来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咯咯笑的十分动人,身子一跃便落到了元昭雪身侧,“雪儿,这就是你常说的苍公子吧,果然俊俏。” 苍雪衣饶是在见过大世面,被人如此无礼而直接的调戏,面色也有些微红。 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眼前的这个妙龄少女水波一样的大眼睛在几大美男的身上打了个转儿,眸子里满是花痴的亮光,不过若说她是花痴,当真是侮辱了她的大名,此乃冥域的冥王的妹妹冥歌。 别人不知道,但是素因给凌月逍建立的秘部就是负责搜查各种消息的,凌月逍拿到这位公主大人的资料的时候可是记忆深刻,此女为人好色,阴险狡诈,不达目的不罢休,基本是被她看上的美男总会想法到手,就连她的公主府里也是美男遍地,而她的哥哥新冥王殿下冥夜尘却对其十分的纵容,对这个妹妹几乎是有求必应。 显然那冥歌是知道元昭雪的真实身份的,不得不让人感叹元昭雪当真是好本事,竟然将冥域的小公主都拉来当了闺蜜。先是唐城的唐钰再是冥歌,莫非冥域想到修真界来分一杯羹不是,凌月逍冷笑一声,素因已经带着一个美貌的婢女走了下去,刚一靠近那种诡谲的气氛便迎面袭来了,冥歌站在元昭雪的身边,笑的十分的天真无害,完全一副不谙世事的娇娇小少女的模样,但是身上却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ps: 想请教下亲们月票和分红票有什么区别?

上一篇   153 造梦术

下一篇   155 首次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