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黑蛇余末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39 黑蛇余末

ps: 哈哈昨日食言了,差点不敢上后台了,我有愧呀捂脸…中… 这一夜竟折腾了许久,先前凌月逍是因为体内的欲情心经,后面却是被百里奕的真诚感动,又自觉对不住他,少不得要补偿一些,待到日后也算是两清。 外面的天暗了又亮,迷蒙蒙的,被身后的人紧紧的搂在怀里,凌月逍感觉莫名的安心,心中还有几分微微的悸动,这一刻,她有点想月府了,想念家里的人。原来除了祁蒙大陆的合欢宫,她在异界还有个家,这种感觉令她心里暖暖的,甚至还有一种无名的轻松。 “在想什么呢?”柔软的发丝滑过脸颊,痒痒的,百里奕慵懒的半睁开眸子,这几日真是累坏了他了,刚开始是少年初识情滋味,后来便是一番不可收拾,他有些贪恋她的美好,想的便是这几日在补给她一场婚宴,他百里奕的女人定是要风风光光的。 百里奕伸出细长的手指将凌月逍滑在他脸颊上的青丝拨了下来,轻轻的绕在手指打转转,忽然又想到什么眸子一亮,又捋了一撮自己的发丝,在凌月逍讶异的目光中将两撮发丝系在了一起,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是煞有介事的道,“结发夫妻,两不疑。” 凌月逍有些好笑他孩子的举动,又有些莫名的心虚,甚至还有一些愧疚,这种感觉十分的复杂,半晌才讷讷的道,“我……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本是极好的暧昧气氛,偏偏凌月逍说出这般煞风景的话,百里奕虽然没往心上去,但是总觉得这话里有话,这若是平常的女子。定会追着自己负责,可他看她清澈却躲闪的眸子,似乎她才是不想负责的那一个,这样的感觉令他有些心惊。 气氛异常的尴尬,但是凌月逍却不想在给百里奕任何机会,这样优秀的男子不问出处,她自诩是配不上的,只是她凌月逍素来有恩必报,这份恩情,她记下了。 绿色的影像变得有些模糊。凌月逍已经听不见那影像里的在说什么,一抬头却是将那收尾的影像看了个正着,百里奕顺着她的视线也有些尴尬。微微忘记刚刚的不快。 那女子好似早已经昏厥,余末的脸突然变成了蛇头又恢复了原样,那是一张清秀不足的小脸,任谁看了都觉得会是乖巧的邻家小弟弟,却不想是竟是这样的一副邪恶模样。他的额间是黑色的蛇纹图案,白净的小脸略带嘲讽的起身,那凡人女子却是以极快的速度老去,瞬间变成了一个苍老的妇人,令人作呕,又可怜。 那绿色的雾气就在这时突然没了。那影像也消失了个干净。 凌月逍拧了拧眉,看着百里奕的眼睛有了那么的一丝怪异,让百里奕没来由的心一颤。“我……我和他不一样!”这一刻百里奕恨死了余末这个改色的爱闯祸的家伙,他虽然是妖界之王,但是妖界凋零,一些都是妖们与生俱来的天性,这些遭殃的人也不过是姻缘轮回。前因后果,他虽有口头上的谴责。却也没有实际的管。 但是凌月逍这一副神情还是大大的刺激了他,他虽然也杀过人类的修士,但是自诩光明磊落,自是不屑像余末那等小妖吸人阴元,更不会……说来都是嘻哈这两位还捣乱的长老,竟让自己认定的女人看了这么一幕不堪的场面。 凌月逍淡然一笑,却是极尽温婉,“你救了我,就算你是个丑陋的我也不会怪你,更何况这么俊俏的少年郎呢” 这话里带着几分的轻佻,百里奕的心里却是微微的舒缓,“待几日嘻哈二长老回来,我们就办喜宴!”流彩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兴奋和期待。 “凌月逍!我叫凌月逍!”月逍忽视掉百里奕眼中的神采,就如百里奕当初不愿和只见过一面的女子解毒,发生关系一般,眼下月逍实更是无法这么不明不白的和百里奕再次成亲。月逍抿了抿唇,原本不打算告诉百里奕自己的名字的,但是她注定是要负他,如此也省的日后再见面尴尬,即便将来对方想要寻仇,自己也会好好的受着,因果轮回。 凌月逍这么想着心里却也微微盘算着,这个百里奕初次见自己也不会有多深的感情,顶多是刺激下他男性的尊严。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百里奕拧了拧凌月逍的俏鼻,温热的气息扑在凌月逍的脸颊,竟是带着浓浓的。 如雪般的肌肤一片嫣红,月逍看着百里奕那双真诚的眸子,心里没来由的有几分的恐慌,甚至觉得有些对不住雪衣和子轩他们。 “我叫百里奕,叫我奕!”百里奕,如同他温柔的美貌一般,极尽的缠绵绕指柔。 月逍伸手摸了摸两人打结在一起的发丝,手指一用力却是将那段系在一起的发丝截了下来,百里奕适时的变出一个细长的镶满各色珠宝的小匣子,“放这里吧!” “我……”月逍看着百里奕小心翼翼的将拿小匣子细心的放进身畔的抽屉里,咬了咬牙,长痛不如短痛,“我……已经成过亲了!” 这话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百里奕那张温和的脸此刻如皲裂的调色盘,凌月逍感觉到他周身都在散发着一股冷气。 那温热柔滑的身子几乎是如风一般的跳离了她的身边,他的手握成了拳,紧了松,松了紧,他是高高在上的妖王,他有着他的高贵和尊严,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彻彻底底的挑战了他的底线,为何,为何她不早说,偏偏要等他决定要娶她才说,是该说她自私呢,还是该说自己蠢呢。 “滚!”百里奕终是破功了,凌月逍也不争辩,这事本就是她不对,只是她还有愿望没有完成,不能死。凌月逍,你就给自己找借口吧。月逍草草的裹了大红色的长袍,逶逶迤迤的出了百里奕的宫殿。 百里奕长袖一甩,竟是将整个宫殿都砸了个稀烂。 站在殿门口处的兰姬怯怯的望着里面,不晓得万年不发火的妖王大人今日为何这般大的火气,修仙者素来注重平心静气,修身养性,妖修也不例外。 兰姬心中想着是不是进去看看大人,毕竟从两日前他回来,便一直躲在宫殿,而自己却是长老们看好的未来的……王后。这般想着兰姬如玉的小脸出了一抹嫣红。 大红色的身影款款而来,凌月逍的发丝略显得凌乱,锁骨处还有着细密的吻痕。兰姬感觉整个人如雷击一般没想到从来不近女色的妖王竟也……兰姬晃了晃脑袋,暗示自己那都是她自己的臆想,黑水晶一般的眸子缓缓上移,还带着一股怒气,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女人能够和王……那样亲昵。 凌月逍也显然看到了兰姬。兰姬的姿容算是上等的,还带着几分空谷幽兰的气质,说好听了叫清高,说难听了叫做作,凌月逍不想理会她。毕竟她现在在百里奕的地盘上,自己又不占理。平白的夺了人家主人的贞操。 凌月逍心里莫名的燥乱,只是到处走走,然后带上金不换离开这个怪异的地方。对,这就是个怪异的地方,这是凌月逍从百里奕的宫殿里出来的第一感觉,她感觉周遭的一切,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乃至是一花一木。都似乎有了灵性,都在盯着她打量,这种感觉让她发毛。 “站住!”兰姬飞奔到凌月逍面前,想要看个清楚,一股劲风撩起了遮挡着半个面颊的发丝,兰姬呼吸一滞,怎么会有美到如斯的女人,比自己还要美艳几分,甚至还带了几分妖媚,半晌兰姬才颤抖着兰花指,捏着细细的声音道,“你……你是哪里来的狐狸精!” 狐狸精? 凌月逍挑眉,她的身上可没有一丁点的妖气,狐狸精……倒是让她想到了胡媚儿,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兰姬不知道凌月逍在想什么,以为她是在向自己炫耀美貌,“你……你别得意,既然你是狐狸精变得肯定会有比你更漂亮的,哼,凭色迷惑妖王大人,是不会长久的。” 如果金不换在此肯定会鄙视兰姬的这等说法,要知道凌月逍那可是比万年狐狸都漂亮的人,嗯,好像还有一点狐狸的狡猾。 “妖王?”凌月逍唇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自己有所隐瞒,百里奕难道就没有隐藏吗,各人都有各人不想为人知的一面。 凌月逍不想和兰姬在多做纠缠,绕过她向着殿外游荡去,没想到妖界竟然在修真界也有存在,也难怪这里的景色如画。 兰姬自诩高傲高贵,哪里被这般的轻视过,对就是轻视,凌月逍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她不说一句话便高人一等的姿态,是她兰姬这辈子都无法模仿超越的。兰姬有些气闷,还有些艳羡,凌月逍这样的风姿,正是身为兰花的她一度追求的。 转眸之间凌月逍已经离开了百里奕的宫殿,兰姬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盘算着怎么请长老帮忙把这个女人赶出去,算了,眼下还是讨好王要紧。 兰姬转身向百里奕的宫殿内走去,走了几步,却发现百里奕带着面具凭空而立,看的方向正是凌月逍离去的方向,眼里还带着几分的戾气和哀愁。 这样的妖王大人是兰姬从未见过的,一直以来妖王大人都是十分的温和的,这让兰姬莫名的生出了一股怯意,顿了顿她又退了回去。 凌月逍盘膝坐在一张石凳上,温暖和煦的微风拂面,凌月逍才觉得心情畅快了一些,周遭的一切都好像是活的,凌月逍耳朵微微一动,便听到了一些小小的议论。 “这女人是妖王大人的,她竟然坐在了我身上!” “妖王大人的女人?你听谁说的……” “长得好美,比兰姬还好美……” “兰姬这次肯定要伤心了,看样子比什么都比人家差一截!”“是刚才风儿带过来的消息。” “嘿嘿,最讨厌兰姬那副假清高的样子了,没有什么比兰姬吃瘪更有趣的了!”…… 叽叽喳喳,凌月逍感觉有些头疼,偏偏这些她都能听到,这妖界真是一草一物都是有灵性的。甚至有的已经开始修炼了。 八卦,果真是无处不在的,只是最要命的还是凌月逍听到的第一句话,她竟然坐在了一个妖修的身上。 凌月逍的身子微僵,对方没有要赶走她,还觉得荣幸,她也懒得在去寻地方,这里的景色怡人,每一束花都好像是闪着淡淡的光芒。 这样的议论持续了好一会儿,突然一切都寂静了下来。凌月逍凝神,却是感觉自己身下的凳子有些紧张,颤抖起来了。连带着她也有些颤抖。 咝咝…… 凌月逍放下双腿,原本攀着石凳的黑蛇好像发现了新的目标,缓缓的绕上了凌月逍的美腿,一环一环的攀住了,那张扬的舌头吐着猩红的信子。似乎在告诉凌月逍他一口别会让她香消玉殒。 百里奕的心微微紧张,这妖界的一草一木都与他有着紧密的联系,哪里发生这个风吹草动,根本不用他说话,便会知晓。黑蛇余末的蛇毒最是凶猛,重则可是让人立刻化成脓水。轻则可以让人欲火焚身。 但是百里奕心中又有些赌气,加之那个女人本就是元婴修士和余末不相上下,他也有些期待她的表现。能否像那日雷劫那般。 余末似乎不打算一口咬死凌月逍,细长的蛇身猛的涨粗了不少,死死的将凌月逍缠绕住了,猩红的的蛇信子突然吐出,丝丝冷气扑面而来。凌月逍感觉脸上有些湿润,却是十分恶心的。 那余末本想看猎物挣扎。但是看到凌月逍的模样又不禁有些贪婪,他做事素来心狠,也跟不会顾忌百里奕,在他的眼里百里奕不过是个性情温和没什么脾气的妖王而已,自己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也不见他有什么处置。 忽得,余末黑色的蛇头变成了清秀的男人模样,眉眼间颇是勾魂动魄,笑嘻嘻的道,“美人儿,你不害怕吗?” 凌月逍闭着眼不想理会他,却是激起了余末的兴趣,他将头贴近凌月逍,温热的泛着凉意的气息扑在凌月逍的耳后。 “味道不错,不愧是妖王看中的!我去求妖王将你赏了我如何?放心,我这次会让你长长久久的做我余末堂堂正正的夫人。”戏谑的声音如鬼魅般的缠在月逍的耳畔,月逍只觉得聒噪,很想一下子将那余末……就地处置了,但是毕竟这是妖界的地盘,自己如若不小心就会给整个修真界带来麻烦。 百里奕在空中握紧了拳头,此刻他很想冲上去,他不明白为何这个女人不反抗,更是讨厌余末这副调戏人的姿态,从未有过的讨厌,为何他的头要离着月逍那般近。但是百里奕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凭什么他总是要输她一局。 “滚开!”凌月逍睁开眸子,对上余末那张略微熟悉的脸,这不就是百里奕房间那绿色雾气呈现的影像上的男主角吗?平生第一次凌月逍觉得有些恶心。 余末的神情变了变,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如此对自己,而且还是个自己想要成亲的女人,恼羞成怒那是必然的,顷刻间那颗人类的脑袋变成了一颗黑色大蛇头,“人类,你要认错,本少收回刚才的话。” 凌月逍却是不再理会它,余末被这番举动彻底了激怒了,他从未想到自己的魅力会有失灵的一天,周遭的一切生灵都对凌月逍抱有了同情的目光。 百里奕终是无法再当一个旁观者了,虽然凌月逍很厉害,但是他突然觉得自己冒不起这个险,这种感觉真是很奇怪,分明他们相识不久,却偏偏像是认识了好久一般。 然而比百里奕更快的是一道红光闪过,一条赤红色的小蛇狠狠的咬住了余末的皮肉,一团火顺着那小蛇的嘴向着余末全身蔓延去。 “啊——”余末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却是现了原形,如水桶般粗大的身躯拼命的扭动着。 “敢伤小爷的女人!”赤焰虽是小蛇的模样却是威风凛凛的咬在余末的身上,周身还泛着蛇王独有的气质。 这可是赤焰蛇啊,蛇足中最毒的蛇之一。 余末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一个自己的同类,而且这个同类还是先天就被上天眷顾的宠儿,赤焰蛇那可是千年难遇的。 “赤焰!”凌月逍缓缓起身,优雅大气,“饶它一命!”于情于理,这里都不是她该插手的事情,在不熟悉的地方激起众怒是十分不明智的,她凌月逍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赤焰冷哼了一声,缓缓落地,却是一个红衣童子的模样,个头却是比以前高了不少,显然凌月逍曾经修为低下也限制了他的修为提升,“小爷不过睡了一觉,就有人敢打小爷女人的主意,简直是岂有此理。” 赤焰十分的倨傲,那样子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凌月逍本是它的主人,可他偏偏讨厌主人这词,非要喊凌月逍女人,这会子又成了小爷的女人,凌月逍有些哭笑不得。 百里奕握了握拳,他终归是晚了一步,但是她竟然契约了赤焰蛇这让他十分的震惊,而且那赤焰蛇竟一口一个小爷的女人,这令百里奕十分的不爽。

上一篇   138 我比他强

下一篇   140 小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