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还我家公子来 - 重生女配合欢仙

107 还我家公子来

那青衣老儿正是三江道长的侍从青书,此刻三江道长正在闭关中,他是越来越着急了,飞升期的寿命虽然有千年,这些年他已经活过了大半,而且隐隐的他感觉到那些匪夷所思的传闻都是真的,最最主要的是,他想趁着魔界来袭之前飞升仙界,以期避开一难,否则等到魔界入侵,仙界将飞升之门暂闭,不晓得要等多少年呢。 青书哎呦一声,没想到被束缚住的青龙敢突然不顾死活的跟自己一拼,它虽是被困,但是那一下子却的力量却也是不小的。 “哥!”青画手中弹出一道淡青色的鞭子狠狠的抽在青龙的身上,“孽畜,看我不杀了你。” 但是却被青书拽住了手腕,“小惩大诫便可,它对主子还有重用!” 青画不悦的哼了一声,那鞭子却是毫不留情的落在青龙的身上,带着勾刺的鞭子落下,青龙虽是铜皮铁骨,奈何这鞭子是三江道长亲自祭炼过的,就是防止青龙逃生用的,那一鞭子狠狠地落下,倒是在青龙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划痕,金色的血液顺着青色的肌肤流在碧龙潭里,那青画冷冷一笑,却是伸手将一个玉瓶接在了她的身下。 凌月逍自是见过各种杀罚的大场面,更有流仙阁内的浴血之战,却还是忍不住有些不忍,甚至心疼,她甚至感觉到这个大青龙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友好。 显然凌月逍这方向的异常引起了青书青画的注意,青龙扭动着身子却是动的越发剧烈了起来,直直的将青画震飞了出去。 青书大惊,这青龙百年来虽有抗争,但是近日明显的是受了什么刺激。青画被摔的七晕八素,青龙一遍遍的往上冲击,勾着它身子的巨大的铁链处涌出一股股金色的血液。 青书吹了一个哨子。不知道从哪儿四面八方的飞来一群金丹修士,俱是拿着本命法器对着那青龙。 “别伤了它!将它打回潭底即可!”青书命令道,他的脸色铁青,是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耍阴谋。 凌月逍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凌月逍挣扎着扭过头,“是你?” 凤庭表情微冷的站在她的身后,“这是蓬莱岛的禁地,你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 “你知道我要找什么东西?”凌月逍挑眉,她还记得他给自己安排的那两个杀手。 凤庭不说话,凌月逍只好跟上了去。心中却是摸不清楚为何凤庭要帮自己。 蓬莱岛似乎十分喜欢设迷阵,凌月逍跟着凤庭进了一个小花园,心中有些微微诧异。这小花园她在蓬莱岛一年都未曾见到过。 而这方向却是通向了后山,根本就和那碧龙潭离着背道而驰,凌月逍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接受自己曾经刺探来的关于玉琼血的消息是假的。 凌月逍原本以为还要爬一座山,却没想到。凤庭只是在山下的石像下叩了三叩,又将一滴血抹在安石像的眼珠子上,那石像转动了两下,红彤彤的眼珠子,十分的渗人。 “还不快进来!”凤庭皱眉拉了一下凌月逍,凌月逍环视那狭小的空间。几乎能听到对方的喘息声,心中暗想这等鬼地方,是个人都不容易找到。 墙壁的浮雕在不断的移动。凌月逍的眼睛微微一眨,一道绿光闪过,这浮雕上竟是一些张牙舞爪的鬼魂石像,不断的从石像内探出身子,想要去摸凤庭。但是还未碰到便发出了一声惨叫,转而去攻击凌月逍。凌月逍神识微动,身上迷茫出一股淡淡的绿雾,那些鬼魂一碰到凌月逍的身子,竟是来不及尖叫瞬间便化成了黑色的灰烬。 凤庭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跟着我,不要动这些东西否则会被发现的。” 这隧道里只有蓬莱岛的精英弟子才能来,而这些浮雕上的鬼魂多数是被用来防御外人入侵的,如果这些鬼魂消失的太多,势必会惊动蓬莱岛的上层。 凌月逍本以为是在这山中,谁晓得两人走了一段距离竟是缓缓的进入一个水底世界,凤庭施展避水诀将两个人包裹在一个巨型大大泡泡当中,这个气泡不知道在水底滚了多久,才停下来,又顺着上坡,渐渐出了水面,凌月逍有些不适,连周遭的海景也没有心思欣赏。 两人走过一段昏暗的路程,耳边似乎有些动静,凤庭下意识的将凌月逍护在了身后。 “谁?”凤庭大喝一声,里面走出来的两个身影一踉跄,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师兄……” 竟是邱长月,她的身后还跟着她的妹妹邱长蓉。 “你怎么会在这儿?”凤庭冷冰冰的道。 洞中昏暗,邱长月撅撅嘴道,“人家听说你在看守玉琼血,便前来看看,谁知道你竟不在。放心,我不会跟师父说的。”邱长月笑嘻嘻的就将手往凤庭身上搭去,但是却被凤庭躲开了,落了个空。 “你在怕什么!我们都是哥们!”邱长月再次伸出爪子,男款的服装穿在她的身上有些不伦不类,凤庭再一次的躲开,邱长月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邱长蓉扯了扯她的衣角,“姐姐……”又密音道,“他后面有人!” 邱长月这才将高度关注凤庭的目光移向他的背后,凤庭下意识的挡了挡,自己这个师妹,虽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是狠起心肠却是任何人都不能比的。 邱长月冷笑一声,“你怕什么,我还吃了她,倒是哪家的美人儿啊,出来也让小爷看看。” 戏谑的神色,令凤庭有些不悦,“你够了!” 罡风刮过,邱长月手里已经亮出了武器向凌月逍袭去,凌月逍刚想施展法力,却是被凤庭死死的护在了身后,被凤庭掩护的死死的,凌月逍有些无语。说实在她倒是能打过这个邱长月,只不过却又不想惊动外面的人。 “闪开!”邱长月的声音如裂帛般撕裂,凌月逍蹙蹙眉,从凤庭的身后走了出来,“既然那么想看,便看个够吧!” 光线虽暗但这对修仙者来说却不是什么大事。 “你,你……师兄,你怎么可以带这个女人来?”邱长月颤颤巍巍的指着凌月逍,她确实很气愤,守了那么多年。连个小蜜蜂都无法靠近她的宝贝师兄,竟被人钻了空子。 “你不也是带人来了吗?”凤庭眉头微皱,他很不喜欢这样歇斯底里的邱长月。 邱长月一愣。声音也拔高了几分,“那怎么一样,她是我妹妹。” “她也是我女人!”凤庭的声音铿锵有力,“邱长月,我从来都是把你当妹妹。请你不要擅自、过多的参与我的私人生活好不好!”凤庭的眉间带着几分戾气,他早就该跟她说清楚了,本是因着同门的友谊不忍心伤害她,她却是越发的过分了。 邱长月气的跳脚,“那怎么可以,一定是她要你偷玉琼血的吧。我告诉你没门,我会告诉师父的。” 寒光一闪,一缕青丝从邱长月的鬓角处缓缓滑落。邱长月一愣,“你怎么可以。”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邱长蓉狠狠的瞪凌月逍一眼,也跟着跑了出去。 “她……”凌月逍捅了捅凤庭,她其实也蛮尴尬的。两个有过肌肤之亲的,本以为再会没什么交集。竟在这等情况下相遇了。 凌月逍叹了一口气,这个情她得承,心中有点担心邱长月那个人,她那么的喜欢凤庭,如今被凤庭在情敌面前没了脸面,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温热的呼吸在耳畔传来,整个空间内寂静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凌月逍的身子一僵。凤庭却是往深处走去了,“你不必担心,长月虽是任性,应该不会去师父那告状的。她也蛮可怜的,注定是鼎炉的命运。” 凌月逍不知道为何注定是鼎炉的命运,但邱长月如何,着实跟自己无关。 灼热的气息迎面扑来,一片火海之中,高高耸起了一个小山丘,而这小山丘的正上方却是一个倒挂的山峰,山峰的峰顶却十分的尖细,一滴一滴的血红色的液体,从那倒挂的山峰内滴落到下面的小山丘的凹槽里。 这速度!也太慢了吧。 凌月逍暗忖着如何能够接满一瓶,却是凤庭却是踏着火海径直站在了玉琼血的凹槽之处,眉头皱了皱,很明显的这凹槽内的玉琼血已经被人取过一次了,而那个人只可能邱长月。若是再取肯定会被发现的。 凤庭在胸前结了一个印记,烈焰在脚下扑腾出一股股热气,似乎要将他冰冷的一面融化掉。 凌月逍站在岸边,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刚想凑近那火焰,却是被热浪给打了回来,只得乖乖的站在岸边。 玉琼血顺着凤庭的结印一滴滴的流入白色金纹的瓷瓶内,不过也只是小小的一瓶,凤庭便折了回来,他素来冰冷的面孔上带着淡淡的细汗,看的出他已经撑到极致了,“够了吗?”他的声音不同于以往的冰冷,有些沙哑。 凌月逍看了看那一瓶,本来半瓶就够了,遂点了点头。 “这物品,不到用时千万不要离开这琉璃玉瓶,这效果也不过是能够保存三个月,越早用,越好。”凤庭的声线有些不稳,“我送你出去。” 凌月逍跟在他的身后,有些莫名,今日发生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先是那青龙,再是凤庭,她一直以为和凤庭都是互看不顺眼的,不知道为何他今日会帮自己。 这一路还算是顺畅,凤庭只把凌月逍送到蓬莱岛人群鼎沸的一角,便悄悄离去了,他如今被师父罚看守玉琼血,今日之事难免会被发现,他得早早的回去部署。 凌月逍将玉琼血收好,静静的站在人声鼎沸的一角,“这位道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那被问的道友一愣,好半晌才从对方容颜绝艳中回过神来,“咳,这次小丹王可是亏大发了,听说他用自己的血炼丹。结果丹药是练好了,人却是不行了。” 凌月逍身子一颤,一直以来都知道生骨丹难炼,但是为何人会不行了呢。 “这炼丹本就要费精气神,这小丹王竟为了药效,还将自己的鲜血放进去了大半,就算是有补血丹,在炼丹的过程中也不敢轻易服用,错过了一个小步骤整炉丹便毁了。”那人犹自嘀嘀咕咕,“竟还没见过这般卖命的。为了个丹药连命都不要了。” “那蓬莱岛的人呢?”凌月逍出声问了一句。 那人嘿嘿一笑,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刚才从里面出来的。“那些老道们,见那小丹王元气大损,恐怕没有再复原之日,出声安慰了几句,又给他吃了一些补血丹。便拿着丹药匆匆的散场了。哎。这小丹王真是的,上次是自废修为,现在又是把自己搞成个病秧子……” 那人还在唠唠叨叨,丹房附近的管事已经开始赶人了,一些修士见状已经跟着众长老像大殿方向去了,有的也是没趣的散开了。 凌月逍有些难以接受今日的事情。趁着人乱,溜进了颜子轩的丹房。 “大师兄,你还是把那些丹房交出来吧!” “是呀。你如今这样……以后咱们丹宗还是要传承下去的。” “大师兄,我看这次你那师父这次恐怕也顾不过来你来了,你也别死撑着了!” 又一人道,“这三江道长哪次闭关没个百年啊,有你这样的弟子。他定也是觉得丢人。” …… 颜子轩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传来,“颜新。给他们拿丹方。” “公子”颜新低低的叫了一声,颜子轩一急,“还不快去!” 那群人拿了丹方才念念叨叨的走开了,蓬莱岛的丹宗从来不是纯粹的丹宗,是有其他宗门喜欢炼丹的修士组成,虽有炼丹的师父,却不是真正的师父,他们多数是整日沉迷于炼丹,更是无暇管理弟子间的这等闲事的。 就像是炼器宗一般,凌月逍躲在角落里,有些叹息,听那些人的意思是颜子轩只是金丹期的修为就已经炼成了仙品丹药,可偏生他身体大损,那些人便打他丹方的主意。 凌月逍有些莫名的恼怒,手一推,便进了颜子轩的卧室,这样大方的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素来都是狡诈的狐狸,就算是落魄了,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去,但是此刻凌月逍有点搞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颜新还想开口说什么,却被颜子轩使唤了出去。 颜新走的一步三回头,十分的不愿,那样子似乎凌月逍下一秒就会把他们家公子给非礼了。 凌月逍咬咬牙,“为什么?” 颜子轩虚弱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仙丹本来就是守不住的,如果不这样,那些个老家伙们怎么会给我留一颗。” 他的笑十分的微弱,但是和雪衣却有些不一样。 凌月逍接过装着丹药的瓶子,“你有什么愿望。” “你这是帮我完成遗愿吗?”颜子轩扭过头看着凌月逍,那张脸却是十分开心,丝毫没有那种因为身子受损的不悦。 凌月逍皱皱眉,受虐狂。 “我是说,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凤卿,如果我可以……”可以从凤家给你要出来,让你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当然有个小包子你也不会嫌弃的吧,你那么爱她。这是凌月逍想说的话,可是她刚一出口便被颜子轩给打断了。 “你这是看我笑话吗?谁说我喜欢一个有夫之妇,你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的本事了吧。”颜子轩声音冷冷的,带着几分恼怒。他若是想,那个凤卿就是在谁的手里,他都可以抢得过来。这些年没有枪,更没有强迫凤卿,尽管现在凤卿向他示好,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并不是爱她那么深,但是这话从凌月逍的嘴里说出来还是令颜子轩有那么几分的伤感。 “我……”凌月逍有些语结,她实在是搞不清这个男人在想什么,她发现她在男女之事上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 颜子轩挥挥手,“算了,丹药你也拿到了,你先走吧。” “可是……”凌月逍有些不放心那些人,墙倒众人推的例子,她见到的不少。况且她又偷了蓬莱岛的玉琼血,今日和颜子轩的交集,恐怕会有有心人联系到他,到时候恐怕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甚至是性命堪忧,还有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凤庭的冰冷容颜。 凌月逍就是这样,别人给她一分,她便要还人一分。 “你怎么还不走!”颜子轩搞不清楚她到底想什么,但是看着她走神有些恼怒。 凌月逍低头看了他一眼,却是飞快的点住了他的穴位,令他一时不能说话和动弹,修仙者的穴位并不好点,但是凌月逍却是精通此术,早已经将凡间的此技能融入了修仙界的技能修炼,支撑个半个时辰是没问题的。 俯身扶起颜子轩,在他的惊诧之中径直御剑向蓬莱岛外飞去。眼下蓬莱岛正乱,也没有人注意颜子轩,等颜新回来的时候早已没了人,跑到门边一看,空中那抹熟悉的渐渐消失的黑影不由得气结,御剑追了上去,“你这个妖女,还我家公子来。”

上一篇   106 青龙

下一篇   108 再见千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