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青龙

碧绿色的光影在空中一闪,约莫一个时辰的光景,凌月逍才携着赤焰悠悠落地,正是月府的门前。 这云城不同于别的有主之城,凌月逍这等大胆在城中御剑飞行的行为,虽然大家都觉得不对,却是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 “主子!”惊喜的声音从门旁的石狮子后面传来,凌月逍耳朵一动,目光却是锁住了那道纤细的身影,竟是素因。 赤焰拽着凌月逍的长裙,显然很不喜欢对方的靠近,似乎只要对方在接近他们,便会放出毒气来。凌月逍伸手抚摸了下他的头顶,赤焰虽不喜却是安定了下来。 见凌月逍不语,似乎在等她说话,素因笑的十分开心,但这笑容里却是带着一分忧色,“主子,我已经把那两个人处理好了,那个女人还赏给了凡人街的乞丐。”说来她做这事可是花了不少钱给胭脂醉的。 凌月逍颔首,“随我进来吧!” 月府的大门瞬间从外面开了,里面的人一惊,刚现身却发现是自家主子带着一个红衣小童和花纤楼的老鸨,俱是摸不着头脑,却也有两个聪颖的便向后面报信去了。 素因去过不少大家族,但是像月府这样生机浓郁,朴实中带奢华,幽静中见繁荣的院落却是很少,心中细细的打量着整个月府,明明是看起来不起眼的东西,细究起来却是件件非凡品。 赤焰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凌月逍,对素因警惕的很,素因无奈。 “你如何知道我今日回来。”凌月逍优雅的落座,手里却是如凡人般用一把红泥小壶沏着茶,明明是极其简单的动作,却被她做的唯美至极。 素因张了张嘴,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将目光从凌月逍的那双玉手上挪开。却是不卑不亢,“我自是每日都在那里等候。希望月主不要食言,我花纤楼也不过是想找个依靠,大家到时候互惠互利。” 凌月逍莞尔,不多时青梅和月花两个人竟是从外面走来,青梅附耳在凌月逍的耳边低语了几句,月花则是低眉顺目的捧着一张水蓝色的薄纸。 素因有些诧异,却是觉得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凌月逍这才挥挥手让青梅退到了一边儿却是没有继续询问素因,“你我本就是平等的。这是深海的水蓝纱,万年不腐坏,我令人在上面绘了阵法。你我还须签个协议才行。” “但凭主子做主。”素因虽是口上称凌月逍为主子,眸子里却是没有丝毫的卑微,这让凌月逍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我即承诺保你的小小花楼,你也须付出些代价。原本你情我愿,公平交易,你也不必称我为主人。”又递了那张水蓝纱给素因,上面写得便是花纤楼与月府的公平协议,月府提供花纤楼灵石,帮助花纤楼运转。但是花纤楼却是要无偿的为月府提供消息,而楼主还是素因。 素因有些吃惊,这等协议明显的是自己占了便宜。她心中却又是不可抑制的激动,她小小的一个花楼,真的能够开遍整个修仙界,那样的梦想却是想都不敢想的,素因素来善于控制情感。却也难免有些惊喜。 凌月逍静静的看着素因,这个女人看起来纤纤弱弱。却是有股子狠劲,敢把自己逼到尽头,偏偏心思又极其细腻,更会察言观色洞察先机。 素因盈盈一拜,“此等机遇素因原本不敢想,但是既然月主给素因这个机会,素因便一定要试试,只是素因恳求,将来花纤楼的一半收入要归月府所有。” 这个素因当真是不肯吃一点亏,也不肯沾一点光,凌月逍拍了拍她的肩膀,“大难将至,我会给你两名暗卫,但是你也要悉心修炼才是,别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素因不明白,青梅却是已经将素因送至了门外,掏出一封凌月逍早已经写好的信,“这封信你且回去看看吧,是主子给你的做生意的一点建议,你与我们不同,主子却是希望你自成一器,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爆出和月府的关系,所以万事你还要靠自己,没有大事情主子是不会出面的。你也不要再来了。”刚要转身又想到了什么,“你好好修炼,主子应承你的礼物过几日自会送到。” 素因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是啊,凡事总想着依靠别人是不成事的。 解决完素因的事情,凌月逍才去了沁雪园,苍雪衣正闭目靠在软榻上,神色似是非常的痛苦,凌月逍伸出手想去抹平他眉心的那抹褶皱,却又担心将他吵醒,他瘦了不少,被闷在这里无事做一点很不快乐。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凌月逍进了书房,缓缓的入定,这一次她却是将月府从鸿蒙珠内移了出去,她已经可以掌控鸿蒙珠的里的天下了,就连月府也是顺着她的心意出现的,只不过她总不能将整个月府整日带在身上。 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月逍撑着额头,有些疲劳。 也因着她这次的努力,月府才算是扎扎实实的在这云城落脚,可以正常的接待宾客,但也废了凌月逍的不少心血。 朦朦胧胧的有个影子,凌月逍以为是桃灼,但是意识却很清晰的那不是桃灼,桃灼竟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竟连个人影都寻不到,凌月逍用神识和桃灼的本体相连竟也是无法搜寻的道,但是它枝繁叶茂,却是只有一个可能,他已经不在此界中了。 “桃灼!”凌月逍的唇角轻溢一声,她似是在做梦,詹台云泽站在她身前,叹了一口气转身边走掉了,却是那只跟来的白毛狐狸,色眯眯的趴在了凌月逍的胸前,舌头舔弄着凌月逍白皙的锁骨。 凌月逍嘤咛着摸了一下脖子,触手一片黏糊,她这书房本就是一般人不能进来,所以她也并没有设防,只一睁眼对上那双宝蓝色的大眼睛,凌月逍感觉一股怒火从心底烧起。而也是这一刻让她感觉自己似乎有了生机。 修仙者本是断情绝欲,但是凌月逍却是偏要从红尘入道,可惜自己这些时日只是顾着大仇,竟是差点连自己的本心都忘了。 凌月逍想甩下那只,死狐狸,谁知道那只死狐狸却用尾巴勾住了她的脖子,将狐狸尾巴放在凌月逍的左肩上,脑袋瓜子却是担在凌月逍的右肩上,色眯眯的盯着凌月逍,倘若他此刻是个人形的话。凌月逍定会将她当做登徒子。 凌月逍用力扯了扯它的皮毛,一人一宠,竟是对峙上了。那狐狸伸出舌头舔了舔凌月逍伸过来的细指,还回味无穷的在砸吧下嘴。 凌月逍唇角微抽,月花和青梅听见动静进来的时候便看到的是这幅情景,都有些忍俊不禁。凌月逍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对那狐狸也越发的狠了。竟是起了杀心,那两个人看的俱是一愣,这狐狸在后面的空别院里呆了许久,也是通晓些人性了,不知道为何却惹的主子如此大怒。 “滚开!”凌月逍将它重重的向门外摔去,这几日她正是不快活。那小狐狸显然也被吓住了,却是没有动作,只是一双宝蓝色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受伤的情绪。 眼看就要落地了。青梅和月花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接,可是又碍于主子,脚下生根。 偏巧,这时候从外面走来一人,绣着红梅的长袍衬得他越发的晶莹如雪。玉手一伸竟是将那白色的小狐狸给抱住了,但是因为他身子虚弱。却是踉跄了好几步,摔在了地上,那只白色的狐狸静静的蹲在他的胸前,眼睛却是一眨一眨的,亮晶晶的。 苍雪衣吃力的将它放到一旁,咳嗽了几声,捂着嘴的手指间竟是滴落出了几滴血,落在那白色的长袍上,竟是衬得他整个人越发的妖艳。 那小狐狸呆呆的望着他,眸子满是自责和不忍,竟盘桓在他的脚下不肯离去。 苍雪衣淡笑着看了看脚下的小家伙,“不关你的事,且去吧!” 那方凌月逍已经急匆匆的从屋里出来了,那小狐狸见状,一咬牙便向着后院的方向奔去。 凌月逍眯了眯眼,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是谁的院子,伸手搀住了雪衣,“你怎么样,都怪我!” 雪衣却是笑了笑,“难得见你这么大的气性,那个小家伙倒真是有些本事。”又仔细看了凌月逍一眼,“现下倒是有些生机了,还是这等有血有肉的好。”雪衣这话一语成鉴,凌月逍日后可没少因那小狐狸动怒。 凌月逍笑了笑,她已经换了一身家装,不像是平日的大红正装,端得是贤惠的模样,可偏生她生的有几分的妖媚,一颦一笑竟是媚眼如丝的勾引了,苍雪衣看她讨好但笑不语,显然是十分的受用。 凌月逍霸道的将他搀扶着躺在床榻上,七彩流星针不断的在他身上飞舞着,细密的汗珠沁出她的额头,她才停了下来,只是苍雪衣的伤是恢复了,却是依旧的虚弱。 “难不成,我这辈子竟奈何这老天不得?”凌月逍有些气愤。 雪衣刮了刮她的鹅鼻,“古今两难全,能有你一世相伴,我亦心满意足。”又笑嘻嘻的要了凌月逍的一抹青丝,美名曰,独守空房时以解相思之苦。 看着他如花的病容,凌月逍的心莫名的像是针扎一般,她曾想无情最好了,不会受伤不会痛,可是现在她却是愿意时时刻刻的痛着,有些该得的,有些不该得的,只在拥有的时候好好的珍惜便是了。 凌月逍这般劝慰着自己,却是依旧难掩她突然起来的伤感。 雪衣很少见她小女儿模样,不由动情的吻住了她的眼,凌月逍本想挣脱开,他的身体本就不好,但是对上他那双倔强而炙热的眼,她竟是莫名其妙的投降了,她的衣衫和他的衣衫搅乱在一起,月花和青梅早已经有眼色的合门出去了。 如今的青梅和月花却也不单单只是个丫鬟了,她们一内一外的,仔细着这赤羽大陆的风吹草动,能不让主子出手的事情,便是自己解决,这也是凌月逍默认给他们的权利,两个人凭着令牌均是可以调集部分的暗卫的。 “叫我相公!”苍雪衣覆在凌月逍柔弱无骨的身上。他身子虽弱,有些事也不是不行的,只是身子多少损耗些精血的。 “相公!”凌月逍被他弄得雾眼朦胧,他们本就是夫妻,凌月逍身边也自不会是只有一个男人,但是雪衣却是固执的想要她叫自己一声相公,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不行了,他竟是私心的想要在她的身体内留下一颗种子。 他轻柔的扣着她的肩膀,一下一下的几乎想要将她凿穿,他是那么的用力。甚至想把自己的一切都揉入她的身体内。 月风和月霁兄弟俩越发的神秘了,凌月逍没有探查他们做什么,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她能操心的过来的。 雪衣的身子越发的虚弱了。凌月逍舍不得他一个孤单,又害怕自己一走开,他便不见了,索性都到哪儿都带到哪儿。 所以在月府成名,整个云城在几方势力的推动下欲要将云城更名为月城。推凌月逍为月主的时候,却也知晓了鼎鼎有名的月主有一绝色佳人,雪肌玉骨,风华绝代,飞雪一笑间,天下尽失色。 苍雪衣的名号丝毫是不亚于凌月逍的。随着苍雪衣和凌月逍的出双入对,倒也是羡煞一群春闺梦里人,男人羡慕苍雪衣的好运气。女人羡慕凌月逍的痴情相依。 但这期间三大家族也做了一件重大的事,便是将偷偷溜回赤羽大陆的慧智给擒住了。 接到几方会审的时候,凌月逍轻挑柳眉,她却是不认为名镇祁蒙大陆的千佛手慧智会那么的蠢,心中倒是感觉詹台家似乎要倒霉了。 凭着元昭雪那人的性格。这个慧智回来,恐怕她是不知道的。或者慧智有什么把柄在詹台家的手里,但是不论如何,詹台家得罪了慧智,元昭雪那性子定不会让詹台家好过,但是凌月逍却偏偏想要帮詹台家。 她本是不想和她挂多牵扯,但是虚空船那件事后,他们便是不死不休了。 千佛手慧智,你当真这赤羽大陆还是你想象的那个分裂不合的样子吗,甭管你这次来的是真身还是假身,都要让你脱层皮才能走。 凌月逍丝毫不怀疑慧智的逃跑能力,但也怀疑他的自大本领。 想想就有那么一群故人们要见面,凌月逍感觉血液都在沸腾,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捉老鼠的猫,喜欢看着猎物在自己足下挣扎,却又无可奈何。 关在詹台家地牢的慧智,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好似有什么东西在脱离他的掌控。 不过凌月逍此刻却是无暇审问他的,因为她收到了颜子轩的信息,还有三日生骨丹就要出世了,而且这次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天、两天、天空的云彩几乎都在向着蓬莱岛的方向凝结,凌月逍用鸿蒙珠隐匿了周身的气息,跟着这群人混进了蓬莱岛内,蓬莱岛的一众长老们都已经围绕在颜子轩的丹房附近,防止有人浑水摸鱼抢丹。 凌月逍看了看天边凝结的天象,逐渐的成形,看样子是要仙品丹药要出世了。凌月逍眉头微忖却是想的另外一件事,身子缓缓的退出人群,向着三江道长所在的方向摸去,这条路她已经探了十几次了,就是为的趁着混乱偷出一瓶玉琼血,据说三江道长也是为了玉琼血才将院落安排在这碧龙潭附近的。 关于玉琼血一直都有一个说法,便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凌月逍虽知道玉琼血的大概方位,若是找到地方也颇要费一番力气。 凌月逍摸摸脸颊,倒是想到曾经有个千面法器,当初毁了不妨如今想用,竟是没了,凌月逍越想越觉得自己傍身的宝贝太少,必须抽些时日锻造些宝贝出来。 碧龙潭的内一条青色的巨龙的猛的涌上岸,凌月逍被吓了一跳,眼睛环过四周这蓬莱岛的地势就好像是一个大大的阵,而这不明显的阵图其实要困住的就是眼前这条青龙。 “孽畜!”一声暴喝,那青龙竟是傻愣愣的,凌月逍感觉它似乎看到了自己,却是分不清敌我,虽然修仙者无畏,但是这等神兽与生俱来的威压,还是令她莫名的心慌。 那青衣人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一堆爆破符向那青龙丢去,又用百般法宝施暴,那青龙竟是未叫一声,那青衣人有些得意,顺着那青龙的视线望去,“今日怎地这反常,莫非还想着有人来救你不成。”又笑道,“莫不是你以为我蓬莱岛的人都去看守丹药了,这碧龙潭就没了人。” 这青龙的本领明显的就是被人制住的,凌月逍不敢想象究竟是谁能够将一个神兽捆缚在这碧龙潭之中。 那青衣人的目光猛地看向凌月逍的方向,那双狠辣的眼睛,看的凌月逍一惊,气息也有些不稳,那青衣有些迟疑的皱了皱眉,那青龙就在刹那猛的用头撞上了那青衣老儿。

上一篇   105 凤家禁地

下一篇   107 还我家公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