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白姑

那小丫鬟原本是极其不愿意伺候苍雪衣的,但没想到家主的男人长的如斯俊美,竟痴痴的看呆了,苍雪衣皱皱眉,对月伯十分恭敬,“我平日无事,只要一个小厮便好了。” 月伯自知此事考虑欠妥当,又嘱咐了那小厮几句才下去了,眼中丝毫没有因为苍雪衣是个凡人而看轻他。 但是雪衣却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凌月逍的缘故,他自是不能给她拖后腿。 只是每日关在这宅院里,生活难免有些枯燥。 …… 凌月逍靠在书房的长木椅上,她这几日不是入定就是处理一些杂事。月府中的一切已经开始上了正常的轨道。月花和青梅轮流值班伺候着凌月逍,却也感觉到似乎有危机的来临,闲暇的时间十分的注重修炼。 已经七日了,凌月逍看着桌子上三大家族,甚至还有沉家等一些略有名气的家族递进来的帖子,似是对她这月家主十分的好奇,又想试探什么。 凌月逍叩了叩桌面,“月沧!” 月沧应声而出,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还是凌月逍的暗卫。 “主子!”月沧恭敬的站在凌月逍的下首,这个主子,他实在是看不透。 青梅乖巧的退了出去,书房内是用的上等隔绝阵,普通人的神识根本无法渗入。 “月家暗卫有多少人?”“回主子一共一千三百四十一人。”月沧的声音严肃有力。 凌月逍点了点头,“平日里这一千多人是如何生存的。” 月沧微愣,这个问题是个十分尖锐而现实的问题,“月家还有部分家产,都被陆老交给了月洺,平日也都是由月洺打理着。暗卫们除了保护主子便是修炼,闲暇的时也会接一些暗杀的任务。” “可有明线?”凌月逍峨眉微蹙。 “有!唐城的织锦阁、言城的御茶园、安城的宝月斋、凤城的典当行、云城的庆泰号。再就是几个祖宗留下的两个晶矿和一个仙草园,至于百宝阁只有历代家主才能进去,如今钥匙还在月洺手上。等他任务完了,我便让他把钥匙交过来。”月沧丝毫不敢隐瞒,这些他本早就想告诉凌月逍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每个大家族几乎都有几座晶矿,只是近年来晶矿越来越少,倘若能找到晶心的话,恐怕会再次产生晶矿。 凌月逍眯了眯眼睛,今世和前世已经幡然不同。虽然还有前世熟悉的面孔出现,却也不是前世的情景。 凌月逍颔首,“回头让月洺来一下吧。即是月家的产业,我该关心下。” “是!”月沧回道,想了想又道,“主子,这些暗卫我派了百人来保护月府。剩下的均是照常,这暗杀的任务是否还接?” 凌月逍笼着袖袍,“任务照常接吧,只是规则改一下,万不可暴露了月家暗卫的身份,至于暗杀的人。你负责筛选,如是重要人物,必要来我这儿报备下才可。这几日你也想想如何换个接任务的方式。你们以前的方法实在是太冒险。” 月沧点头,又有些犹疑。凌月逍柳眉轻挑,“还有什么事,你只管说来。” 月沧顿了一下,又似乎鼓足了勇气。“月家一年一度的荐贤会就要开始了,属下斗胆请主子前去观礼。” “荐贤会?”凌月逍白皙的玉手转动了一下红色的御风耳。 “是!荐贤会本来是月家历届为选拔人才举办的。但是月家没落,却是在暗卫内传承了下来,那些兄弟们守着月家都是想要一点希望,请主子成全他们。”月沧又行了一个大礼。 凌月逍袖袍微动,“你不必如此,即是月家的功臣,到那日我会去的。”月沧十分激动的退下了,只是凌月逍不知道此次大比却是让她终身难忘。 凌月逍在休憩了一会,才唤青梅进来,“这几日的帖子整理的如何了?” “回主子,三大家族均送来了请帖,还有一个唐城的沉家,再就是一些小宗派,譬如那个什么逍遥宗。奴婢打听了逍遥宗,当真是个不要脸的小门派,那群女的竟全是魅惑之色,近日不知道多少道友死在他们门下。”青梅素来耿直,对这等事情看得十分不屑。 凌月逍淡看了她一眼,“逍遥宗不过是靠媚惑来吸收他人功力,虽不齿,但是那些被逍遥宗的女子迷幻住的未尝就是无暇。” 青梅语结,细想之下自家主子说的十分有道理。 “你下去安排下吧,启程去凤家。叫上雪衣,他这些日子也恐怕是憋坏了。”凌月逍脸上带着一抹淡笑,手一动竟是将那七彩祥云宝车交给了青梅。 接受了如此大任,青梅先是一愣,不由暗想到,“主子这算是要和凤家结盟吗?所以这些日子才一直拖着各家的帖子?” 青梅的动作还算快,凌月逍搀着雪衣上了七彩祥云宝车,月花和青梅并肩坐在宝车的前面,将私人的空间留给了凌月逍和苍雪衣。白色的玉马,四蹄下浮着蓝色的云朵,见别人投来艳羡的目光,两人心中亦是十分的得意。 雪衣是第一次坐这等高阶飞行器,竟不似他平日见到的飞行器,反倒是有点像皇家的玉撵,不,比那玉撵更加的奢华舒适。 车厢内笼罩淡淡的果盘香气,有宝车走的十分稳妥,就连茶茗都没有洒出一点。 “这真真是个宝物。”苍雪衣十分的兴奋,又对对面的苍月道,“今个你也不用伺候了,跟青梅他们看看景吧。” 苍月本是月家的一名暗卫,后被选成了苍雪衣的小厮,对着服侍人上自是比不上一些天生的小厮和婢女们,但是好在脑袋灵活,这七彩祥云宝车也宽敞的很,便和青梅他们一起坐到了外面。 凌月逍斜靠在苍雪衣的怀里,把玩着他的一缕青丝,“怎么。小衣衣是想和我做坏事吗?竟把人都支了出去。” 苍雪衣握着书卷的手一抖,刚刚恢复的风轻云淡的神色又有些裂缝。 见他如此,凌月逍唇角勾出一抹坏笑,柔嫩的手穿过苍雪衣单薄的衣衫,沿着滑嫩的肌肤微微向上,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的吻上了他的菱唇。 凌月逍本就是闲来无事想要调戏调戏苍雪衣,谁知刚想撤下来,却是被苍雪衣死死的扣住,加深了这个吻。两个人虽未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但是衣服却也是松散了下来,露出晶莹的肌肤。 七彩祥云车突然晃了一下。紧接着一道劲风沿着宝车刮过。 哐当! 一具棺木落在了地上,直直溅起百丈烟尘,七彩祥云车险险的躲过,青梅月花等人亦是恼怒异常,刚想下去评评理。 却又听对面来了一个人。冷笑道,“僵煞,没想到你竟然躲到了这里来,可是让奶奶我好找呀。” 在突然那棺木突然又翻到了空中,抬着僵煞的众人都是呆呆愣愣的站立在那。 青梅向下望去,竟都是死人的尸首。只是竟能听那僵煞的话。 而僵煞的对面竟是站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女人,姿容艳丽,更是连一点皱纹都没有。但多年的经验。还是告诉青梅闲事莫管。 凌月逍早已经整理好坐直了身子,命令道,“你们三人速速进来。”那僵煞,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尸煞,只要有僵煞的地方。基本上所有的死人都可以成为他的下属,攻击力可是很强大的。 尸煞虽然没有生命和灵识。但是这僵煞却是只有活人才能炼成了,竟然对自己的身体如此的残忍,透过飘起的窗帘往下望去,明显的双方是老冤家,看那样子那白发女子也是个厉害角色。 当然这都不是凌月逍所关心的,她自是没有心情去管别人的闲事。 见青梅、月花和苍月三个人进来,凌月逍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那两个人大能所控制的小卒子竟都不受控制的给凌月逍让开路来。 凌月逍身上的灵力将整个七彩祥云宝车包裹的十分的紧密,否则以雪衣凡人的身子是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威压的。在凌月逍的控制下,七彩祥云宝车无视两位大能的斗法安然的从中间传过。 那白发女子瞬间已经和僵煞交战了百个回合,明显的开始处于弱势,那僵煞似乎十分的痛恨这女子,巨大的石棺,飞快围绕着那白发女子穿梭着。 两人似乎都感受到有强大的气息从旁经过俱是一愣,但却让那处于劣势的白发女子占据了先机。 “看我金弓!”那白发女子迎风而立,颇具仙气,只是这金箭竟是分成了两股,一股刺向那僵煞,另一股却是向着凌月逍的方向而去的,眼中还有隐隐的嘲讽,竟敢无视自己。 石棺剧烈的在空中翻滚了几下,那厚重的石棺盖子落地,里面竟落出来一个长相不凡的书生,这书生周身全是青气环绕,双眼乌青,薄唇却是绛紫色,生生破坏了那一分俊秀,如果细嗅的话,还有淡淡的腐蚀味。 眼看金箭要将他刺穿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千万具尸首挡在他面前,金箭一碰到他们,他们便都化成一道道的黑烟不见了。 那僵煞书生十分的心疼,却是阴狠的盯着那女子,“白姑,这么多年了,你竟还是纠缠不休!” 那白发女子手一伸便将要刺穿僵煞胸口的金箭吸了回来,眼里满是轻蔑,“当初你既敢拒绝我,就要想到有这么一天。”眉眼之间似乎已经看见那僵煞跪在自己的脚下祈求,“真是知道堂堂的僵煞王匍匐在我脚下是什么滋味。”眼睛微微向下,“莫青,你这僵煞的身体还能行吗?”那眼睛却是定格在僵煞的胯间,粉色的舌头魅惑的在唇角上轻轻一舔。 “无耻!”莫青周身强烈的气息散发开来,他修为倒是不错,只是惧怕着那金箭,那可是至阳之物。 那白发女子轻蔑的一笑,眼睛看向七彩祥云车的方向,“倒是个好法宝。”却见那七彩祥云车突然折身回来,迎着那金箭而去,不由得冷笑道,“不自量力。” 僵煞莫青也是眉间微蹙,他久居深林,便是不想有人在知道自己和这白姑的恩怨,自己虽是落入了下风,那白姑惦记着自己,自是不会将自己如何,一双眼却亦是狠厉的盯着那辆七彩祥云宝车。 只接下来的一幕却是令人两人都呆住了,一抹生命力旺盛的绿色火焰突然从七彩祥云宝车内窜了出来,包裹住了那金箭,一滴滴的金色液体坠落,竟是瞬间融化了一件高阶灵器。

上一篇   101 绽放

下一篇   103 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