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穿越前世 - 重生女配合欢仙

001 穿越前世

痛!唔…… 细碎的呻吟缓缓的从口中溢出,凌月逍竟然感觉到了一种飘飘欲仙的快感,仿若仙境。纤细的腰肢被一双好看的手捉住,上下起伏。酥麻的感觉带着一股热流窜入身体,凌月逍感觉身上一软,竟不控制的颤抖着虚软了下来。 对于这种感觉凌月逍不陌生,就好像做了一场春梦。 凌月逍虚弱的从床上爬起来,揉着朦胧的双眼,伸手将眼前讨厌的幔一扯。 刺眼的阳光照进来,凌月逍下意识的用胳膊挡了一下眼,余光瞥见倒在地上的古装女子,环过四周古典的家具,心中大骇。 急忙抓过屏风上的衣服,却发现已经破碎不堪了,该死的凌月逍暗咒一声,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在说。 一种不好的预感侵来,凌月逍急中生智将地上的女子扒了一个一干二净,将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看了看床上,又好心的将那女子丢在了大床之上。 揉了揉鼻子,凌月逍这才急匆匆的向门外走去,鼻尖滑过若有若无的香气。 是媚香,凌月逍很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判断这种香气,似乎还很熟悉。 门外嘈杂的脚步声相继而来,凌月逍本能施展了独门的隐息技能,躲在远处的柱子后面,静静的盯着地面上来回行动那群人,那群人中突然有一人猛的回过头,与凌月逍看了个正着。 微挑的桃花眼里泛着丝丝的精光,薄唇勾起,似乎一切都在他的眼下都无处遁形。 扑通!扑通! 凌月逍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强烈的危机感告诉她离这个人远些。 下身微微的刺痛,凌月逍趁着那群人不注意纵身一跃,后背竟张开一双彩翼,迅速的消失了。 凭借着彩翼,凌月逍一下子飞了几千里,才靠着一棵大树缓了下心神,整理这大脑里杂乱的信息。 无数的白光在她的脑海中冲击着,她竟然又穿越回来了。在那场较量中,她失去了所有,最后凭借着家族至宝去了另一个时空,忘掉了修仙界的一切。但是天意弄人,老天竟然又把她送回来了,还停留在她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上。 司徒流云,元昭雪,半莲……这次,我再也不会放过你们。娘,逍逍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有事。 动了动身子,下身一阵疼痛,凌月逍冷笑一声,前世她那般的爱他,将自己的初贞献给他,他竟然觉得是耻辱。 既然已经注定画上女色魔的称号,何不做实了? “逍儿!你在哪儿?” 一阵急切的呼喊声,由远及近,凌月逍飞快的念了个隐身咒,跃上一侧的苍天大树。 半莲那张清秀的正太脸顿时映入眼帘,凌月逍心中竟生出十分的恼怒,捉着树干的手,几乎将树干穿透。 上一次,亦是这个场景。 她傻乎乎的等待桐城派给自己一个交代,并差遣最信任的半莲去请救兵。谁知道他竟然联合元昭雪冤枉自己给司徒流云下了媚药。让一向爱慕元昭雪的司徒流云狂性大发废掉了自己的金丹,修为更是一落千丈,受尽嘲讽。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半莲后来竟意外激活血脉,成为魔教的一方尊主,最后在元昭雪的后宫占有一席地位。 的确,合欢宫养半莲就是当做自己的鼎炉,但自己却从未碰过他。 一抹冷笑滑过凌月逍的唇角,走着瞧吧。 半莲焦急的环视四周,不得不说半莲修炼道法虽不行,但是却有一个特异功能,那边是追踪,多么隐蔽的隐匿都有可能被他发现。 但是凌月逍早早就已是金丹修士,比祁蒙天才司徒流云修为还要高上一层。倘若不是为不压过司徒流云第一天才的名号,强行将修为压制在筑基期,哪里还有他的美名。 半莲的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绝色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凌月逍暗忖,自己是金丹修士,半莲竟然能够很快的跟踪到此地,看来他的血脉觉醒提前了不少。 凌月逍摸摸脖子上的鸿蒙珠,上次就是鸿蒙珠将自己带到了异世,倘若能够掌握着鸿蒙珠的秘密,或许能与元昭雪的阴阳镯有一拼。 在凌月逍沉浸在个人世界之时,树下不知道何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凌月逍的乾坤袋里的传讯玉符闪了几下,“逍逍勿回!三大长老勾结外贼造反。” 凌月逍忖了一下眉,难道剧情因为自己的重生提前了? 娘亲! 凌月逍张开透明的彩翼,彩翼虽然消耗体力不大,但是飞行速度却很慢,最要命的是会发出五彩光,很容易被人发现。凌月逍不由得暗恨,自己为了隐藏修为,耍酷,竟然选了这个这么中看不中用的飞行器具。 “小魔女,凌月逍!” 五彩斑斓的光芒在天空中闪烁着,凌月逍斜睨着晴空下的人,嘴角噙着不屑。这群落井下石的东西,稍后定不会饶了他们。 发现凌月逍,半莲脸上露出一抹惊喜,这次本是想将凌月逍带回去给元昭雪洗清‘冤屈’。却不妨竟然有人相中了自己的一件宝物。 本是丑事,桐城派自是不会到处宣扬,自己的弟子被一个女魔头强暴了。当然现在还扑朔迷离的涉及到了本派弟子的贞节。 凌月逍本是不想理睬半莲,但是心中却又想到了别的计策,便在空中稍作停留,吼道,“竟然敢打本姑奶奶的人主意!” 全身的气势放开,带着金丹修士的威压向四周辐射,就连半莲也被压的喷出了一口气血,凌月逍这绝对是故意的。 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跪地告饶,没想到天才少女凌月逍竟然也已经修到了金丹期,压根不是传闻中的筑基初期。 修仙本来就是每隔一层就是大的鸿沟,那些筑基期修士在凌月逍的威压下愣是毫无反抗之力。 凌月逍提起精神不振的半莲,加大了注入彩翼的灵气,迅速的向合欢宫的方向掠去。 此时的半莲对合欢宫多少有些感情的,毕竟这里是生长自己的地方,如果不是师傅收留自己,恐怕早已是地狱亡魂。 合欢宫与逍遥宗不同,逍遥宗多是魔修,而合欢宫是有独门内法的双修,介于正与魔之间,在整个祁蒙大陆占有一席地位,却又身份颇为尴尬。 彩光琉璃,凌月逍不客气的将半莲丢在了一旁,如今就是要让他置身其中,在给他一个恩情。 玉箫剑长鸣,轰隆一声,剑光飞快的将牵制住凌秋思的阵型破坏了。 少了一员战将,三大长老的处境分外的被动,凌秋思眉头微蹙,心中顾不得焦急女儿为何又回来了,匆忙祭出一柄玉如意,这是她的本命法宝。 玉如意在她的手中不断变化着外形,玉如意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意不断的改换成同等的法器。 见状,三大长老的眼里不仅露出贪婪之色,那是修仙者看见高阶法宝想据为己有的之色。远处观战的几大门派,见凌秋思祭出了本命法宝,眼中也露出了渴望之心。 一个可以随着主人心意不断变幻的高阶法宝,对于法宝奇缺的祁蒙大陆来说已经了不得了。 凌秋思虽然是元婴五层,但是要一下子牵制三个元婴三层的对手和几个金丹修士也颇为吃力。 下方,半莲也已经和三大长老的人打成了一片,毕竟凌秋思是他的师傅,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众多门派人眼前,如果自己连自己的师傅都不帮,名声也不会很好。 凌月逍的剑本名为碧幽又名玉箫,主要由碧晶石炼制而成,这种剑在合欢宫中人手一把,却又各不相同。凌月逍转动碧幽,风穿过剑上细小的风孔,发出一阵刺耳的鸣声,震得一些低阶的弟子双耳出血。 几个回合,凌月逍便轻描淡写的就灭掉了三大长老一方的一个金丹修士。 “凌月逍,没想到你竟然是金丹修士,就让老夫会会你!”与凌秋思纠缠的大长老迅速的出现在凌月逍的面前。 “大道剑!” 半月形的翠绿剑光一片耀眼,早就知道凌月逍在剑术方面出色,但是这一击还是令大长老心有余悸,但是好在自己是元婴修士对付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还是绰绰有余的。在者这凌月逍一直自诩合欢宫中的名门正派,不屑合欢宫内门的高等修法和法宝,凭借着一些低级东西想要杀了自己简直是异想天开。 双唇一张,一枚黑色的针从大长老口中吐出,泛着丝丝黑气。 “尝尝老夫的乾元针!” 凌月逍急忙急中生智险险的避了过去,忽而感觉背后一阵发麻,侧首却见乾元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自己身后,分裂出了数万枝细针,每一根针都是闪耀着黑光,那是毒气。 凌月逍恍然这就是大长老的成名法器,此法器格外的阴毒,若是被一根针刺中,此生便不可在修炼。 凌月逍用力的凝结出一道水蓝的光幕,她本就是涉猎奇多,但是却很少有精通的,乾元针顶着水幕想要穿透,凌月逍的灵气越来越稀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难道这一次还要向上一次一样吗?什么都挽救不了。 不,不可以的! 下意识的长袖一卷,凌月逍竟将刚刚赶来报仇的元昭雪卷了过来,时间几乎瞬间的静止了! “不要!”司徒流云嘶喊响彻云霄,就连被包围着的半莲也看了过来,面带焦色。 这时候的元昭雪也仅仅是练气层,面对金丹修士只能是当沙包。 凌月逍眉头微蹙,又是元昭雪,虽然她很想找她报仇,但是也不会这么的急切。 大长老也是傻了眼,他虽然想要抢夺合欢宫宫主的宝座,但是却未曾想过得罪桐城派,尤其眼前这位可是桐城派新一辈第一人的新宠。 凌秋思飞快的解决掉了碍手碍脚的了两位谋反长老,向凌月逍这个方向飞来,见有个练气层的小弟子被凌月逍挡在了身前,心中竟莫名的一松,不过是个小弟子,死了便死了,等回头给桐城派再送些礼物便可。 “流云不可!” 桐城派掌门见司徒流云竟不管不顾的去救一个练气层的小丫头,心中不由得一急,急忙将手中阴阳盘丢了出去,挡住了袭向司徒流云大部分乾元针。司徒流云飞快的从凌月逍的怀中夺过元昭雪,并迅速的向着凌月逍打出了一掌。 感觉到乾元针刺入体内的钻心疼痛,凌月逍唇角扯出了一抹笑意,还是不行吗? “逍逍!”凌秋思迅速的搂住了凌月逍,周身爆出了一抹华光,还在发愣的大长老迅速的化为了一滩脓水。 司徒擎天见状急忙掠了司徒流云两人飞快的离开了合欢宫,凌秋思看了看怀里的凌月逍,又望了望已经走远的司徒擎天,“倘若我逍儿有个好歹,我凌秋思就是拼上合欢宫也要向你桐城派讨个说法!”

下一篇   002 半莲